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午後一場急雨,驚散了西街市集的攤販與人潮。

這雨來時無徵無兆,卻又快又急,大太陽底下像是突然有人拿了裝滿水的盆子往下倒。盧秀才字畫攤上耗了整個上午寫的字帖全遭了殃;謝大嬸端給客人的一碗碗紅油抄手全成了餛飩湯;花二姑剛滿心歡喜從吉興布莊挑了件大紅布疋,誰知一沾雨水便掉了色,正氣沖沖回頭去找店家理論;王麻子燙熱的油鍋裡炸著臭豆腐,熱油遇水就像往鍋裡扔了炮仗,嗆辣辣的油水濺得攤前等待的客人呼天搶地,差點沒仰天摔倒;一黃花閨女急著避雨,匆忙間遺落手巾,給蹲在牆邊的老乞丐順手撿去擤了個鼻涕,氣得那閨女直跺腳;幾名年輕人聯手拉著說書的孔先生不讓躲雨,像是還要聽下去。便是這麼一場教人手忙腳亂的秋日陣雨,沖散了西市起早至今的熱鬧喧闐。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氣喘吁吁。

他感覺血液沸騰著,心臟彷彿要爆裂一般。四肢疲累痠麻,腦袋嗡嗡作響。冷風襲身,凍得人不斷骨簌。掌心有血,早已凝結,皮膚沾黏上鐵鑄的劍柄,彷彿已生了根,每一震動都是一陣撕裂的痛。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將臨,暮漸深,夕紅如血,霞雲染艷。

雁啼、雁返、雁臨秋山。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