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秋夕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山洞裡已經沒有東西可吃了。

半具見骨的狼屍黏附在岩地上,血水早已流乾,取而代之的是汨汨滲透的黃油膿漿,隱約可見幼白如絲的蛆蟲蠕動。

陰濕幽暗的封閉空間,充塞著生肉腐敗的臊臭,兼有一份雨水新霉的氣味。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劍光閃電飛起,疾如驚風。血沫肉屑噴濺,勢若驟雨。

血雲奔竄,殺焰翻騰,死亡的拜訪遠比人們想像中來得更突然,更不可抗拒。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鳴徹響,龍吟不絕。

布包完全揭開之後,眾人終於能夠看清這掀起九天龍吟的東西究竟是何神物。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唐笑石?

那是縱橫江湖三十餘載,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天下第一殺手。

誰是唐笑石?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縷清風自門外吹進喜相逢店廳。

風輕輕拂過郭效敬的身子。沁冷入髓,人卻已經感受不到。

祁春風的手裡有劍、郭效敬的劍,劍在滴血、郭效敬的血。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風就這麼狂了起來。

夜沁如水,露溼羅衫。

銀星攬紗綴月華。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停了。

響過最後一陣巨雷之後,就那麼倉促而毫無預警地,乍然即止。

若不是簷上滴落的積水還不斷滴答響著,倒真要讓人懷疑起方才那陣暴雨只是一場幻覺。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早斜,夜漸深,明月幽幽高掛。攀越蒼山前往大理城的古徑人煙稀渺,兩側山壁夾道,奇岩突竦,樹影蔽空。山中夜鶯啼叫之聲隱隱可聞,彷若山鬼哭號,予人一種詭譎悽愴的恐怖感。這一帶地勢險峻孤高,極其荒僻,時傳山間有狼群出沒,加上入夜之後往往濃霧密佈視野極差,更與最鄰近的城鎮遙隔逾十數里,過客要想在夜晚趕路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故此對當地地理氣候略有了解的人往往都會趕在天色未暗之前通過,至於那些趕不及在日落前攀過山頭的人們為安全計,往往投宿在道旁一戶,也是這山間唯一一戶旅店。

「喜相逢」,乍聽是個賓來客往熱鬧非凡的名字,然則環屋四壁卻盡是奇形怪狀的樹藤纏繞,有部分更攀上窗檯掩去窗戶的半面視野,但絲毫不見有過任何修剪的跡象。旅店本身也極簡陋,二層架高卻佔地不大,屋頂是由散亂的乾枯篷草構成,一樓舖面簡單擺了四五張酒几,二樓以木板隔起六七間房。主體是木造骨幹,卻因年久失修,樑上滿布塵灰蛛絲,處處可見蟲蟻蛀蝕的痕跡。而店裡的客人又多半是因趕不上在天黑前過路而無奈被迫住下,故此往往面帶不忿,諸有抱怨。若此,相逢已垂眉,遑論喜從何處生,喜相逢三字倒顯得諷刺了。

這晚一同往常,喜相逢店內聚集了十多位趕不及過山的旅人,多是黑白兩道的江湖豪客,卻有的面帶愁容,有的則是滿目嗔忿。近門左首一桌,三名渾身酒氣的大漢,在那吹鬍子瞪眼,惡形惡狀地邊拍桌子邊嚷嚷:「媽的,這是什麼破爛旅店?釀的是什麼爛酒?呸!」那人朝地上唾了口痰,將手上半杯酒一傾而空,又繼續嚷道:「媽的,喝尿都比喝這強!要不是太晚來不及過山,鬼才願意住這種爛地方,喝這種爛酒,媽的!」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