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門教父─

若提起紅蓮會,凡在武林中行走之人,怕是無一不曉,多半存著幾許敬畏。又若提起紅蓮會當家的南宮楚雲,更是連販夫走卒也要畏服的名字。

早在前代龍頭史通天當家之時,紅蓮會已是南武林威名赫赫的龐大組織,會下統轄七幫九派三十二姓,勢力堪與統領五教七門四十一姓的「玉染宮」比肩,是當時南武林同執牛耳的兩大組織。

有道是一山難容二虎,南武林當然不能同時有兩個第一。於是長久以來紅蓮會與玉染宮之間的爭鬥便持續不斷。今日抄了單刀胡家,明日不定就要給楊氏鐵劍滅門。無止盡的爭戰殺伐,使得整個南方武林長 期處在動盪不安的局勢裡,不單武林中人鎮日處於緊張狀態,就連一般市井小民也活得提心吊膽。

那是個狗活的比人快樂的時代。

在長期的爭鬥之後,無論是史通天,或是玉染宮主,其實誰都不想繼續再鬥下去,但又不得不鬥下去。因為既然已爭了這麼久,就沒有放棄的道理。

就好像那聽慣了的黑羊白羊過橋的故事:黑羊與白羊在獨木橋上相遇,誰都希望早點過橋去,卻又希望對方能先退開,好讓自己早一步過去。於是黑羊與白羊就這麼僵在橋上動彈不得,任憑風吹雨打烈日烤 曬,最後雙雙體力透支,墜下橋去。

如果紅蓮會與玉染宮對峙的僵局再不突破,早晚也會像黑羊白羊般雙雙墜落。這道理史通天清楚,玉染宮主也清楚。但這兩股勢力偏又旗鼓相當,誰也壓不下誰,若想突破僵局,必定先要有一方甘心退讓。 只是權力這種東西,一但到手了誰又肯輕易放棄?

淡泊?那是無緣品嚐權力美妙滋味之人所說的空話。

所以雖不願意,卻只能繼續對峙下去。這些種種看在局外人眼裡,不免愚蠢的可笑。但對當局者而言,卻有著不得不為的無奈。於是誰也不願意認輸,卻各自期待對方能先投降。局,便這麼僵著。

直到一日,紅蓮會的軍師向史通天獻了個計謀。局勢才終於起了變化。

軍師獻的計其實很簡單,甚至可以說很粗糙,算不上是個計謀的計謀。軍師建議史通天直接約戰玉染宮主一對一決鬥,勝者為王,將紅蓮會與玉染宮的恩怨一次清算。把這一戰的勝負,作為紅蓮會生死存亡 的賭注。

如此無謀的建議,看似兒戲般的計策,史通天卻欣然採納。

而玉染宮主竟也答應了。

也許是因為他們都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自信一但親自出手,結果只有勝,絕不會敗。也許是長久的對峙使他們身心皆感疲憊,於是當有突破僵局的可能性出現,他們便不顧一切地嘗試。

一個月後,史通天與玉染宮主雙雙戰死不歸路。

史通天無親無子,所以在其臨終之前,便將紅蓮會當家的位子,傳給了當時他身邊最親信的部署──當年紅蓮會的軍師,也就是現今紅蓮會當家的南宮楚雲。

南宮楚雲很有本事。

所有的人都感到奇怪,為何史通天當家十多年始終未能將玉染宮勢力壓倒,而南宮楚雲卻能在接手紅蓮會後的短短一年內便辦到?既然今日的「當家」能有這般的手段,為何當年的「軍師」辦不到?

「你們知不知道為何當年老當家竭盡心力也滅不了的玉染宮,我卻能在短短的時日內將其剷除?」南宮楚雲常常這樣問他身邊的人。

聰明的人都嗅得出這裡頭有股子詭異的味道。夠聰明的人也都懂得什麼叫藏拙,伴君如伴虎,學會裝笨的人總是可以活久一點。而不夠聰明的人,那些自以為聰明膽敢提出質疑的人,往往下場都不大好看。

問題的答案也許有人可以猜到七八分,真相如何卻只有南宮楚雲自己最清楚。

因為也只有他才知道,想要利用紅蓮會與玉染宮間的爭鬥為自己剷除異己是多麼辛苦的一件事。

多半的時候,他以攻打玉染宮勢力為由,要求史通天撥出部分紅蓮會人手供自己調度,其中便摻雜著許多看他不順眼,或者他看不順眼的人在。然後他還得挖空心思,提供這些人許多關於玉染宮的假情報, 以及一條條看似萬無一失,實則漏洞百出的計謀,讓這些人心甘情願去玉染宮送死。

有些時候他也必須做出點成效來搏取史通天的信任。這些時候多半是他「御駕親征」,往往都是「大勝而歸」,只是更多時候他的副將都會「因公殉職」。

就為了要剷除異己,贏得史通天的信任,削弱紅蓮會中反對自己的力量,南宮楚雲足足讓玉染宮多存活了十年。

若非如此,憑著南宮楚雲的才幹和紅蓮會的武力,玉染宮根本就不足與之一鬥,史通天也早就做了南武林的霸主。

論武功,史通天稱得是武林中的絕頂高手。論起做人,史通天只怕就有點糊裡糊塗。他畢生醉心武學,於是他的武功堪可名列武林五強。他畢生醉心武學,於是他的師父「紅蓮老祖」便因他青出於藍的武功 而將紅蓮會交付予他。他畢生醉心武學,於是便將紅蓮會的一切交付於他最信任的軍師去打理。

若說糊塗之人也有一時的聰明,史通天恐怕是個例外。他這一生都糊裡糊塗,到死也糊裡糊塗。如果他在九泉之下知道他的好軍師讓他平白無故與玉染宮纏鬥了十年,只怕他會因為自己傳位給南宮楚雲而選 擇上吊自殺,再死一次。

雖說如此,要從史通天手上拿到紅蓮會龍頭的位子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首先是得想法子搏得史通天的信任。為了這點,南宮楚雲做了很大的犧牲──平常人無法想像的犧牲。所有的人都以為史通天之所以不近女色是因為他醉心武學之故,最初就連南宮楚雲也是這麼想。一直到 後來他與史通天同眠的那一夜,他才瞭解史通天之所以不近女色的真正原因──因為他本就不好女色。

一開始南宮楚雲也對這樣的事感到無法接受,甚至對他而言是莫大的屈辱。只是到後來他慢慢明白,能得到史通天的寵幸不啻也是一條發達的捷徑。然後他便開始學著以各樣的手法取悅史通天,藉著他和史 通天的這層特殊關係一步一步爬到軍師的位置。這時史通天對他的感情已不只是「信任」二字所能概括了。

只是這犧牲未免太大。這也就成了日後南宮楚雲殺史通天的理由之一。

南宮楚雲要當王,於是史通天必須要死,就算沒有那些曖昧的恩怨情仇,史通天仍是南宮楚雲必殺的對象。

但要殺史通天又豈是如此簡單?像史通天這樣的高手,怕是擺出千百人的陣仗也奈何不了他,況且在史通天的勢力影響範圍下,沒有人敢,也沒能力如此蠻幹。

刺殺?南宮楚雲有的是機會,但沒有百分百把握,沒有把握的情況下他是不肯輕易冒險的。況且就算他成功刺殺了史通天,也掌握不到紅蓮會的權,於是他沒有這樣做。

毒殺?南宮楚雲考慮過。但如果史通天是被毒死的,眾人勢必要猜到是內賊所為,難保別人不會懷疑到自己頭上來。況且若紅蓮會內部出了內賊,可能就是一陣內鬥猜忌,組織分裂的機會很大。南宮楚雲並 沒有興趣去接收一盤散沙的爛攤子。

於是他終於想了一條借刀殺人之計。

一天晚上,他向史通天提報玉染宮近日收買人心的動作頻頻,武林中許多派門都紛紛投入其麾下,聲勢已隱隱超越紅蓮會。史通天不以為意,他只一心向武,對所謂南武林龍頭之爭毫不在乎。然而南宮楚雲 卻對他「曉以大義」,說是紅蓮會自前代老當家紅蓮老祖開始,一向位居南武林領導地位,希望史通天不可辜負老當家當初傳位予他對他的期望,讓紅蓮會聲勢敗了下去。

那時史通天對南宮楚雲已經很「信任」,會務也多半是交由他去處理,再經得南宮楚雲先以義曉之,又枕邊細語一番後,便答應讓南宮楚雲放手對付玉染宮。

只是沒想到,這一鬥便是十幾年。

看到自己的下屬一個個的犧牲,親信一個個的敗亡,好幾次史通天都想要終止這場鬧劇般的爭鬥。只是每次當他提出要和談的想法之時,卻一次次的被南宮楚雲所阻止。南宮楚雲的理由,不外乎是若提出和 談,會辱沒了紅蓮會的威名,或是會對不起已經犧牲的同志一類。其實是南宮楚雲還在等待,在等待紅蓮會中能威脅到他地位的人被消滅殆盡,在等待史通天沉不住氣的那天。

於是當最後一次史通天對他說:「以往和我一路走過來的部將老友們,幾乎都犧牲殆盡了,再這麼與玉染宮爭下去,我怕會連你也失去了。」這時,南宮楚雲知道時機成熟了。

然後南宮楚雲就提了那個看似無謀,其實是精心部署多年的計策。史通天自然沒有不答應的道理,只要能結束這場彷似無止盡的爭鬥,什麼他也願意做的。其實史通天最大的煩惱,還是擔心再鬥下去他會失 去他的摯愛。

這份在其他人眼裡看似扭曲的愛,其實很堅貞。史通天清楚,南宮楚雲清楚。但是南宮楚雲沒有對這份愛做出回應,因為史通天的愛只讓他感到嘔心,而一開始他便打定主意要背叛史通天了。

按例,像史通天與玉染宮主這樣的人物在生死鬥之前都會立下生死狀與遺囑,將死後的身家去留交代清楚。

史通天無親無子,身旁的老部屬又都已紛紛「因公殉職」,所以理所當然的南宮楚雲成了他遺囑上的接棒人。而在史通天立好遺囑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他非死不可命運──既然南宮楚雲多年來等待的東西的 已經到手了,自然沒有再讓他活下去的道理。

論武功,玉染宮主的劍法在江湖頗享盛名,別號「玉劍不染塵」,算得是高手之中的高手。而史通天畢生醉心武學,憑其配刀「幽靈魔刀」與其絕世刀法,武功名列武林五強之林,更是高手之上的高手。

就實力上來看史通天還是大佔上風的,單憑玉染宮主要勝他怕還有些困難,然而南宮楚雲就有方法要史通天活不下去,而且並不太難辦到。他只需要一種藥,一種很神奇的藥,能夠讓用藥者的功力在瞬間爆 發,達到頂峰,只是這之後功力便如江河崩提般散去,最後難免力竭身亡。

這樣的藥,江湖中人給它起了個名字,叫「曇花枯」。好比曇花之美只在一現,將畢生精華綻放殆盡,但隨著便難逃枯死的命運。只是這樣的藥雖厲害,若要拿他來害人卻不大容易。因為曇花枯本身須萃取 三十三種奇花異草的草汁於高溫爐中提煉數日,煉製的方法相當複雜,所以取得不易。而欲用此藥,必須要用藥者直接服用,或是由人身孔竅將藥氣灌入體內才能發揮效果。但曇花枯本身帶有強烈的苦味及 酸味,若摻在食物中下藥害人,怕是沒人肯上當。若要經由人身孔竅將藥氣灌入,除非先將那人五花大綁,否則他又怎肯就範?

所以武林中知道這曇花枯厲害之處的人不在少數,但真正能拿它來作祟害人的例子,卻是少之又少。

可這南宮楚雲偏生就有法子讓史通天身染曇花枯藥毒而不自知。或者說,也只有南宮楚雲才可能用上這樣的法子。就是到死,史通天也想不到南宮楚雲竟會將曇花枯塗抹於自身尻臀內側,趁著史通天與其歡 合之際,暗催內力將藥氣導入史通天體內。況且史通天從來也沒懷疑過南宮楚雲會去害他。

後來的一切都按著南宮楚雲的盤算進行。不歸路上,玉染宮主果然不敵史通天,被史通天一刀腰斬,落個死無全屍。最後史通天也因曇花枯的藥性發作,功力散盡而氣竭身亡。

史通天死的那天,南宮楚雲哭的很開心。

後來他很順利的接掌了紅蓮會,很順利的剿滅了玉染宮,很順利的當上了南武林的霸主。

由於他接掌紅蓮會後「整肅內部」雷厲風行的手段,以及短時間內剷除玉染宮的超凡成就。於是後來人們便給他一個稱號,叫「血門教父」。

幾年之後,血門教父收了三個義子。

第一個,是他在剛接掌紅蓮會,大力「整肅內部」時所收,當南宮楚雲親手扼死那孩子的雙親時,那孩子尚在強褓之中。南宮楚雲本欲斬草除根,卻發覺那孩子骨骼奇佳,是練武的良材美質,便決心收了他 做自己義子,給他起了個名字,叫「南宮殘」。現在南宮殘已是南宮楚雲身邊的頭號殺手。

第二個,是他在一次紅蓮會內競武大會所收。當時那孩子還只是紅蓮會裡的一個小雜役,卻憑著一股蠻勁獨力搏倒三名武功已略有根柢的紅蓮會武師,南宮楚雲喜歡那孩子的野性,以及眼中透露著那股對勝 利的執著,於是收了他作義子,更送他上眉陽峰同七欠八缺學藝,賜名「南宮恨」。

最後一個來歷最是奇妙。南宮楚雲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便在他面前殺了他的師父。那時他已年屆二十,南宮楚雲本想將他也殺了。誰知他竟當場向南宮楚雲跪了下去,求南宮楚雲收他為徒。南宮楚雲笑了 一笑,問道:「你不恨我?」他回答:「我恨你,所以我一定會殺你,但你的武功實在太高,所以我要先學會你的武功,知道你的破綻,這樣我才有可能殺你。」南宮楚雲又是一笑,再道:「你說這樣的話 ,不怕我立時便將你殺了?」少年答道:「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你也還是要殺我的。」結果南宮楚雲便收了他作義子,賜名「南宮仇」。這還只是三天前的事情。

所有的人都很想不透,為什麼他要將這樣一號危險人物留在自己的身邊?甚至收他作義子?

南宮楚雲坐在他的書房裡,想的也是這事。

南宮楚雲從來不信任任何人,卻希望別人能對他信任,對他忠心。他收義子的目的,其實也只是要培養幾顆較忠心的棋子供他驅使,收南宮殘的目的在此,收南宮恨的目的也在此。

那麼為何他要收南宮仇作義子呢?將這樣一個危險人物放在自己身邊增加自己的危機,這實在不像老謀深算的南宮楚雲所會做的事情。

會這樣想的人,表示他還不夠了解南宮楚雲的老謀深算。

對南宮楚雲來說,他需要的只是人材,能夠供他驅使,為他穩固霸業的人材。至於是不是值得他信任或什麼的,並不重要,反正他從不相信任何人。而他有他自己一套的相人之術,他看得出南宮仇是塊好材 料。因為南宮仇對他有仇,而這仇恨正好是驅使南宮仇成長的最佳動力。所以他知道南宮仇將會是一枚很好用的棋子,至於會否對他構成威脅,最少短期內他並不用擔心,而且他也已經決定要在這枚棋子足 以威脅到自己以前將他盡情利用,然後處理掉。

義子或親信等字眼,向來只是他收買人心的藉口。必要時將之毀棄,他決不手軟。

想到這裡,南宮楚雲不禁微微一笑。

「叩叩!」書房大門響起兩響叩門聲,跟著是顧門老奴的聲音:「老爺,二少爺回來了,正在門外候著。」

「請他進來。」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