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夜話─

「義父。」南宮恨一走進書房,便對著南宮楚雲跪拜下去。

「好好,快起來。」南宮楚雲說著走向南宮恨,將他自地上扶起,拍拍南宮恨的肩頭,道:「這幾年來,辛苦你了。」邊說這話,目光注視著南宮恨,滿是關懷之情。

南宮恨與南宮楚雲雖有義親之名,但實際相處的時日卻是短之又短,對於南宮楚雲親密的動作,南宮恨仍然不甚習慣,感到幾分受寵若驚。

南宮楚雲讓南宮恨在一旁的椅子坐下,自己坐回書案邊,開口道:「這些年你跟著七欠八缺兩位師父,過得如何?日子難熬嗎?」

「這五年我跟著兩位師尊學了不少東西,雖是苦了些,卻也不難熬。」

「呵呵,」南宮楚雲撫髯微笑,道:「七欠八缺兩位是為父多年好友,論武功才華勝出為父許多,所以將你交予他二人栽培,我很放心。而相信你在他二人的栽培之下,定能學有所成,成為出類拔萃的人才 。為父的用心,你可要知道。」

南宮恨不知作何回答,只得連連應是。

「嗯,」南宮楚雲突然沉默不語,看著南宮恨好一陣子,復又開口道:「飛雲堡和風寨十三鷹的事,我聽說了。如何?有什麼感想沒有?」

於是南宮恨按著他對七欠八缺的說法,把當日飛雲堡滅門的經過概略提講,又補充了幾句:「這百轉飛斧的武功無疑是好的,可惜使斧的人不能同斧子般靈活,這才使得孩兒有了可乘之機。」

「當年巍山七霸中的斧霸雷轟與鍊霸朱長崑,合力將本身所學的『破天斧』與『鑽雲飛鍊』揉合成百轉飛斧這種武技,本想藉此揚威武林。可惜兩人創下這飛斧的工夫不久,便雙雙死在你兩位師父的手下, 百轉飛斧這才落到了王雲甫手裡,不過如你所述,王雲甫這廝發揮不了百轉飛斧真正的威力,飛雲堡在此等庸才手底敗亡,倒也不算冤枉。」

「武功本身很好,是使斧的人配不上,可惜了。」

南宮楚雲臉泛笑意,開口道:「武學上講的,人兵需得匹配,若使武功的人本身太差,武功再好也沒用。就好比小孩玩大槍,在一般人看起來很兇很惡,但在高手面前,也不過就是小孩玩大槍。」南宮楚雲 輕撫長鬚,看著南宮恨,問道:「你可想知道百轉飛斧的破法?」

「孩兒洗耳恭聽。」

「最簡單,最直接的破法──『一刀兩斷』。」

「刀?」

「沒錯,刀,人間至銳之兵,可以砍破一切有形之物。若刀術練到斷石分金無往不利,區區斧網又怎會放在眼裡?」

「就這麼簡單?」

「簡單?呵呵。」南宮楚雲一笑,似在笑南宮恨的天真:「刀只是鐵器,只光靠刀怎能斬鐵?養刀以氣,御氣以刀,刀氣方有分金之能,但一般刀客要練到刀氣發放自如的境界又談何容易?」

「可是我並不用刀。」

「刀只是個媒介,無刀,那就練氣。氣,你兩位師父該是教過的。你七欠師父的天罡氣勁灌注拳腳,可不遜於任何寶刀利刃。」

「七師父的三十六重『天罡勁』,我只練到護身境界,怕是要令義父失望。」南宮恨說著有些尷尬起來。

「呵呵,這不急,來日方長,慢慢來吧。」

「是。」南宮恨這才知道,南宮楚雲是要提醒他,他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嗯,那麼說說風寨十三鷹吧,傳聞這十三鷹在朝風嶺一帶設寨為王,打家劫舍,手段凶狠毒辣,你以為如何?」

「這十三鷹嘛,除了為首的『梟鷹』使得一手鐵爪還似模似樣,其餘的只不過是烏合之眾,看來是武林中對他們評價過高了。」

「喔?絲毫不值一提嗎?」

「是,比之王雲甫,十三鷹實在遜色太多。」

「嗯,既是如此,便不用再提了。」南宮楚雲自書案起身,踱步到窗邊站著。南宮恨見他站起,也不好再繼續坐著,便跟著站起。

「你坐,別在意。」南宮楚雲要南宮恨再坐下,這才開口道:「你知道你兩位師父要你剿滅飛雲堡與十三鷹,用意為何?」

「孩兒並不清楚,但既是師命,定當戮力以赴。」

南宮楚雲頷首微笑,很滿意南宮恨的答覆:「其實就是說予你聽也無妨,老實講,滅飛雲堡與十三鷹是我的意思。」

這答案並不意外,南宮恨早在心裡猜過十七、八次,他只是默默聽著南宮楚雲繼續說下去。

「恨兒,你信神嗎?」

南宮楚雲這突如一來的一問,讓南宮恨愣住,他望著南宮楚雲,忘了該怎麼回話。

「你,相信世上有神嗎?」南宮楚雲問得很認真。

「這...」南宮恨慢慢的說道:「孩兒耳聞怪力亂神之事,多屬無稽,未曾親眼見過,不可、亦不願相信。」

「嘿,」南宮楚雲輕笑,道:「鬼神之說,我也不信。」他轉身望向窗外,背對著南宮恨繼續說道:「但你可知道這世上有神的存在?」

南宮恨疑惑,南宮楚雲原先說不信鬼神,現在又講世上有神,這豈不矛盾?「義父見過神?」

「恨兒,你以為...神為何物?」南宮楚雲身子不動,側過臉望著南宮恨。

「神?不就是天上的神仙,可以騰雲駕霧永生不死?」

「呵呵呵...傻小子,」南宮楚雲搖頭道:「我就是神。」

南宮恨愕然,心想義父莫非是犯了癲,怎會稱自己是神?

「你所舉的例子,是神仙,是鬼怪,是虛,是幻。而我,統領紅蓮會,數萬會眾生死貴賤操之我手。任何人,任憑他是何等武功高強智計過人,在我紅蓮會轄下也要看我臉色做事,要他生便生,要他死便死 。縱是水淹不死,雷劈不滅,我一個命令便要手起刀落,教他死無全屍。你說,我是不是神?」南宮楚雲越是說著越是神采飛揚,意氣風發,足顯年華雖老,雄心不減。

南宮恨被南宮楚雲的氣勢震懾住,不知是驚畏或是讚服,只呆愣愣地說不出話。

是,南宮楚雲是神!紅蓮會管轄之下,人人都對他唯命是從,不敢忤逆。更有不少深受他吸引,自願為他犧牲奉獻百死無悔,南宮恨就是一個!而他也確實作到讓群眾信服,讓手底下的人一個個對他馬首是 瞻,心甘情願。因為他們知道跟著南宮楚雲,可以得到他們所想要的,甚至更多。南宮楚雲的身上,有著太多令人難望項背的特質:他的才幹,他的氣勢,他的魅力。面對這樣的一個人,如此豪情激越的說 話,誰還會再有半點懷疑?沒錯,他是神!南宮楚雲,是神!

「咱紅蓮會在南武林向來是穩坐龍頭的位置,轄下統領的大小門派少說也有數百之眾,奉我紅蓮會為尊的人數更以萬計。然而人心岐異,有些人表面對我唯命是從,實則陽奉陰違。為了保住紅蓮會的江山, 為了你們,為了我自己,我不能倒!因為我是神!我不能倒,便勢必要阻礙我的人倒下,所以我不得不下狠手!那麼,」南宮楚雲放緩口氣,盯住南宮恨的雙眼:「你會覺得被我利用了,或者看不起我嗎? 」

南宮恨暗暗打了個冷顫,他不是蠢人,自然聽得出南宮楚雲的問話別有他意。只是對他來說,無論這義父是忠是奸甚或不懷好意,總是對自己恩重如山,他寧可說服自己相信南宮楚雲是情非得已,也絕不願 意去懷疑南宮楚雲半分。何況成大業者不拘小節,這點事情南宮恨本也不放在心上的。南宮恨突感心中一陣熱血沸騰,聲音也跟著激動起來:「孩兒感謝義父知遇之恩,今生今世無以為報,縱是要為義父捨 身就死亦毫無怨言,何況只是辦這點事,我自然在所不辭。」

要看透南宮恨這人並不困難,只幾句說話南宮楚雲便辦到了。他當然也清楚南宮恨看出了一些什麼,只是佯作不知,不過裝傻的功夫太差勁了些,他太年輕。可其實南宮楚雲並沒有看透南宮恨的全部,就算 看透,他也不會相信南宮恨的忠誠是真心的。從來他就認為人與人之間只在互相利用,一切行為建築在一個利字上頭,所以他從不真心待人。一個不真心的人,怎麼能了解別人的真心?

況且對有些人來說,真心與否,並不重要。

南宮楚雲的內心在竊笑,笑南宮恨,笑他賤,一輩子奴才命,注定要被他南宮楚雲所利用。但表面上卻裝作感動莫名,走向南宮恨去握住他的手,道:「好、好,義父也不要你為我犧牲,只是希望你不要因 此瞧不起義父的所作所為。要知道,縱使義父權傾當世,但我終究是老了,拚死拚活可不是為了自己。這片江山,早晚是要留給你們三兄弟的。」他說這話的時候,眼中噙著淚水。

話一說完,南宮恨更是大為感動,甚至為自己方才對義父起疑一事感到自責。「義父...。」南宮恨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來,但在他心裡已暗暗立誓,今後要竭盡心力報答他義父的恩情。

南宮楚雲想得沒錯,南宮恨的確是很單純。

「你剛回來,還沒見過你其他兩位兄弟吧?」南宮楚雲對南宮恨問道。

「孩兒剛回紅蓮會,就趕著來見義父了。」

「嗯,你大哥南宮殘,從前你應該是見過的?」

「是,當年我還是個雜役,便常見到殘少...見到大哥在會裡走動。」南宮恨本想說殘少爺,這是從前他當雜役時叫習慣了的稱呼,但「殘少」二字出口,才突然想到現在他與南宮殘的身分已是兄弟,便改?f為大哥。

「呵,你與殘兒現在已是兄弟,便不該再稱他為殘少爺,需得改改口了。」

「是。」南宮恨有些不好意思,臉上微微一紅。

「不過...哎呀,這事兒倒有些麻煩。」南宮楚雲皺了皺眉頭,神色間透著幾分憂惱。

南宮恨看到南宮楚雲面帶憂色,忙道:「不知義父為何事惱苦?不妨告知孩兒,孩兒願為義父分憂解勞。」

「呵呵,」南宮楚雲看到南宮恨如此認真的模樣,不禁莞爾,他邊笑邊搖頭,說道:「也不是什麼值得憂慮的事情,你知道義父前幾日又收了個義子?」

「嗯,略有耳聞。」

「若按著認義的時間先後,他無疑是你的三弟,可若要按年紀大小來分,他還比殘兒大上三歲。那麼你說,你們三兄弟的輩分,孰大孰小?」南宮楚雲苦笑道。

「這...。」南宮恨這下也糊塗了,原先他以為義父煩惱的是武林事,誰知南宮楚雲想著的竟是家務事。輩份大小的事,南宮恨其實不很在意,但南宮楚雲這麼一問,他也還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恨兒,咱們是一家人。」南宮楚雲右掌輕輕搭上南宮恨的左肩,面容轉為慈祥和藹,放輕了聲音說道:「既是一家人,所謂長幼有序,倫常可不能亂了。我的意思是要你們兄弟按著年紀的大小來排。可如 此一來,你便成了最小的一個,你心裡頭可介意嗎?」

「不,孩兒毫不介懷,一切按義父心意即可。」

「好、好,果然是我的好孩子。」南宮楚雲大笑,對著南宮恨點了點頭以示嘉許:「夜深了,你還是多休息。我讓阿福帶你到房裡歇著,明天一早帶你見你兩位兄弟去。」說完出聲將門外的老奴阿福召入, 吩咐了些瑣碎事,便讓阿福領著南宮恨離去。

望著兩人走出書房的背影,南宮楚雲又笑了。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