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在曠野之極,聳達白雲之巔,山傲然亙立。

其勢陡拔,形若插劍,四壁光禿無物,環山一空。

峰頂最高的岩石上,他就站在那。

在那頂峰,他足下偶有鷹雁矮迴,卻俱未敢自他頭上飛過。

這人蹙著眉,臉容俊而不秀,衣飾也未稱高雅,但抬眼斂瞼總有一股脫塵質氣,無華自芳。

著了一身白,是雲的顏色。衣袂浮動,風也不甘寂寞。

他佇立許久,幾與天地萬色溶成一體,若不細看絕不會注意到他就在那。但當發現到時,他的存在卻又顯得萬分突兀。

如此矛盾。

那身形踞傲,一動不動像是僵了。

--

而後來了個影,是他曾經熟悉的容貌。端視著他,對著他笑。

他卻淡定一如。

--

驀地怎會又想起那人?他問。

風卻不懂解。

生死蒼茫,願與不願早都過去了,想來作啥?

你卻不該忘,風答他。

他厲目瞪視著風,風怕了怯了,息了靜了。

─但我的問題還未解!

─誰來答我?

難得的亂。

雲住口不敢言。

一時間他真誤以為自己是暴君了。

--

越想遺忘,那影的輪廓就越顯鮮明。

以前他享受孤獨,不解寂寞。

如今有影伴隨,他並不孤獨,卻深感寂寞的可怕。

影笑得倍加開懷。

--

為什麼不該忘?

想不透。

他問風,風卻不再答他。

他在那頂上站了三天,影伴了他三天。

--

忽起大風。

風颳起的時候他轉過身去,再一回首,人已經不在了。




--




大風起兮,雲總高揚。
過往不可傷憶,亦不應忘。
很短,不知道算不算是《雲飛過》的補完,沒有費心去細寫,只是把腦裡的零碎片段剪剪貼貼。
風的答案是什麼就讓大家去猜吧,我也說不完滿。
主角可以隨便套,原案是風之痕。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