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來找我去聯誼時,我毫不考慮就一口答應了。
而當我們驅車前往四草大橋時,我心裡更不停幻想著美麗的愛情故事將會降臨在我身上。
果然,到了目的地,女孩們並沒有讓我失望。一個個充滿了年輕的朝氣,最差的也有七十五分。
我想,就是今晚了吧!今晚將發生一段驚天動地的懈逅,上天必將賜予我一段刻骨銘心的浪漫戀情。

然而我的真愛並沒有和我擦出一絲火花。
唯一迸出火花的,是我那一個十塊錢的便宜打火機。

煙霧瀰漫,空氣中飄著一股令人發暈的尼古丁香味。
這是一個難得可以見到星星的夜晚,配合夜間漲潮時的海浪聲,實在是令人心曠神怡的美景。而我,何其有幸能夠觀賞到這樣的景色?
這完全要歸功於女孩們對我的不理不睬。
不然誰吃飽沒事跑來這數星星?

她們現在正忙著做天燈,而他們除了坐天燈外,更忙著吃豆腐。
多麼令人愉快的一幅景象啊!
而我卻只能躲在一旁抽煙,槓在心裡口難開。

原本我也和他們一起忙著做天燈的。只是我實在不任新看到當我伸手向女孩們拿膠水及剪刀時,她們那種如臨大敵,驚懼交加的神情。
於是我只好忍痛退出。
唉!長相失敗也不是我的錯啊!

黑夜裡,火光一閃即滅,我點起了第二根菸。

一個女孩自我面前掩鼻而過,臉上滿是厭惡的神情。
我是一個壞學生,她一定是這麼想的。
老實說,我有點難過。
被人討厭並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尤其是被漂亮女生討厭。
而她絕對是一百分的漂亮女生。
知道會被人討厭我幹麻還要抽煙?
............。
再點一枝菸,也許我會得到答案的。

看來天燈即將完成,他們興奮的拿筆在天燈上簽名。
所以我顯得更加的寂寞了。
下意識的,我走向一旁不遠處的攤販,向老闆買了幾罐啤酒。

酒精混合尼古丁發出一股令人墮落的味道。而現在的我樂在其中。
一百分女孩再度打我面前走過。
這次她並沒有掩鼻,更沒有厭惡的表情。僅僅是神色漠然的走過,連正眼都不屑瞧我一眼。
「真是個大爛人。」我完全猜得出她在想什麼。
我就像是被時光機載到現代的侏儸紀暴龍一班,無法和人類和平共處。
小叮噹,我恨你!

天燈終於準備要點火了,顯然他們已經忘記還有一隻恐龍沒在上頭簽名的事實,但那並不重要。
煤油燃燒起來,不斷上升的熱氣漸漸將天燈撐開。我拉著天燈的一角,可以感受到一股浮力,直把天燈向上拱。
而終於:「三、二、一,放!」
眾人的手在同一時間放開,期待的心情也同時達到最高點。而天燈也果然不負眾望,綻放出最燦爛的光芒,燒得一乾二淨。
「燃燒吧,火鳥!」在眾人此起彼落的歎息聲中,我聽見自己內心深處的歡呼。
銬!我真病態!

到了該離去的時候。雖然天燈沒放成留下了些許的遺憾,但大伙兒總算都能盡興而歸──當然,某些人除外。

回程要再抽一次車鑰匙,於是,我坐在我心愛的NSR上,等著抽到我鑰匙的幸運兒來認領。
突然間,我看見一百分提著我的鑰匙,帶著一種極度複雜的表情向我慢慢走來。
難道說...不會吧?

這該算我們有緣,還是上天捉弄呢?
其實我蠻喜歡這個女孩子的,雖然她對我的印象已經爛得像放了半個月的香蕉,我還是決定在回程的這段路稍微搶救一下我的形象。
「妳叫什麼名字啊?」我盡可能的使我的聲音聽起來附有磁性,雖然那聽起來仍然像是忘記插電的電磁鐵。
「唔...」她稍微遲疑了一下,然後說:「...秀君。」
彷彿有一到電流鑽進我心理,多麼動聽的聲音啊!就在這一克,我才驚覺一見鍾情是絕對可能的事。
於是我決定把她。
「今天好玩嗎?」希望我的聲音不至於太亢奮。
「專心點騎車,你的嘴巴都是酒味,我不想和你說話。」別了,我的愛。

回程的路十分的艱辛。我一方面捨不得太快將她送回去,一方面又忍受不住這種尷尬的氣氛。而且又必須小心翼翼的騎車,因位淚眼婆娑,使我幾乎看不清路況。

終於,她要下車了。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悲哀,只能目送她慢慢的走回宿舍。
突然,她停下腳步,回頭對我說了一聲:「再見。」
我知道她的意思是永遠別在讓我見到你,我還能說什麼呢?
「嗯,如果有緣。」我說。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