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偷吃了狗食的貓,在曬衣繩上躬著身子,和地上的發狠的大狗對立著。

貓本來是不吃狗食的。

這是貓對那隻狗的報復─誰讓牠總愛用高壯的身軀,堅硬的指爪欺侮牠。

於是食物被搶走的狗,心有不甘的對著躲到曬衣繩上的貓咆哮。

牠也只能咆哮。

大笨狗。貓低吟了一聲,神氣的笑著。狗也不過是件大玩物罷了。

這時一隻麻雀飛落在曬衣繩的一端停下,與貓遙對。

貓見獵心喜,難得遇上一隻不知死活的麻雀。於是貓緩緩的。緩緩緩緩的。緩緩緩緩緩緩的向麻雀靠近。等待撲殺獵物。

麻雀渾然不覺,兀自在曬衣繩上蹦著。

這貓一向是高竿的獵手,高竿的獵手一向知道該在什麼樣的時刻出手捕捉獵物─就是現在!

貓閃電般的向麻雀撲了過去,麻雀這才警覺的一飛而起。獵手隨著一躍躍離了曬衣繩,在半空捕到了牠的獵物。

然後牠又可以飽餐一頓,貓高興極了。高興的忘了潛伏的危機。

曬衣繩底下,發怒的狗紅了眼,張開大嘴露出滿口利牙等待著貓落下。

「咚!」而貓終於落到地上。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