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身呢,是一隻二十歲的馬,所以常常會有錢不夠用的困擾,這很合理吧?誠如我所言,當錢不夠用時會想趁暑假打工賺錢,應該也很合乎邏輯。所以我在翻過無數張報紙,打過無數通電話之後,終於找到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怪馬為此感到興奮不已,但也因為太過興奮,所以直到我去上班前,我還是沒搞清楚自己應徵到的到底是怎麼樣的一份工作。

第一天上工的時候,怪馬帶著滿肚子的興奮與一絲絲的不安到老闆家裡去報到,誰知道,這卻是一切悲劇的開端...

先說說我的工作環境,是一間很平凡的民宅,車庫的地方擺上幾台大型機器,跟我原先想像的工廠有頗大的出入。但是這些都不是問題,正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身為一個工學院的學生,我還是對一旁的機具感到躍躍欲試。

接著談到我的老闆。我的老闆他呢...是一個歐吉桑...我的老闆娘她呢...是一個歐巴桑...而我的工作夥伴呢...就我一個...bb

是的,就只有我一個人,和一對歐字輩的夫妻檔。更妙的是,我的老闆似乎忘記他請我來當工作的這件事實。我剛到他家時,抱著一顆忐忑的心情踏入屋內,還來不及開口打招呼,便聽到他老人家的吼聲:「衝啥!?」

我必須承認我被嚇了一跳,隨即看向聲音的源頭,見到一個面黃肌瘦的歐吉桑站在那,用一種雞看黃鼠狼的眼神看著我。我趕忙說:「我是來這裡工作的...我之前有打過電話來。」

「嗯...」他把我從頭看到腳,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說了一句:「我記得請的是個女的啊。」

怎麼我電話裡的聲音像個女的嗎?-_-"「不是啦...我真的是你請來的啦...」我確定這是他抄給我的地址沒錯。

我老闆不置可否的看著我,兩個人就這麼僵在那。此時,屋內的老闆娘開口了「志明,是誰啊?七早八早就這麼吵。」﹝為保護當事人,故使用匿名﹞

「春嬌啊,這個少年仔說要來工作啦。」﹝為保護當事人,故使用匿名﹞

「喔?」我老闆娘這時終於現身,她的外型...唔...已非筆墨所能形容,我只能說當她和我老闆站在一起時,不知不覺會讓人聯想到蠻牛夫妻...。

結果她也加入了觀察我的行列。四隻眼睛就這麼把我看了快五分鐘,兩個人又交頭接耳討論了一番,老闆娘才終於開口:「好啦好啦,那就你來幫忙好了。」

「不想用就不要用啊!幹嘛說得我好像是勉強被錄取的!」我本來想要這樣嗆回去的,但是為了錢,我還是忍了下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發現他們有養狗。

誰知道緊接著才是噩夢,接下來的六個多小時,我被發配到世界上最無趣的工作───裝馬桶沖水開關。

《分解動作》現場準備了四組零件─分別是鐵片A、鐵片B、鐵片C、和塑膠芯。

步驟一、將鐵片A穿入塑膠芯內,露出塑膠芯的兩端。

步驟二、將鐵片B穿入塑膠芯的右端。

步驟三、將鐵片C穿入塑膠芯的左端。恭喜您,一個馬桶的沖水開關做好了!

步驟四、重複步驟一到步驟三...

...我怒了!這是我這工學院的人才,未來國家棟樑該做的事嗎!?你擺一堆機器是擺好看的啊?要做這你不會乾脆請外勞喔!但是我敢怒不敢言,畢竟工作是我自找的,而且他們家的狗還趴在一旁盯著我。

更淒慘的還在後面...我想各位多少都知道,許多老一輩的人都有在工作時聽廣播的習慣,而且還一定要聽AM的賣藥電台。很不幸的,我親愛的老闆竟然笑著跟她老婆說:「把收音機開一下。」

你們知道何謂賣藥電台吧?就是會有著很神奇的主持人,講著很神奇的節目內容,放著很神奇的歌,賣很神奇的藥─我不會形容,總而言之很神奇就對了。

短短的六個多小時之內,我聽了約二十次的「寶島曼波」,快十次的「尋夢園」,還有一堆我連聽都沒聽過的歌。

最衝擊的一次,是當主持人說:「接下來為你們播放一首國語的流行歌曲...」我心中一聲歡呼,終於有「流行歌曲」可以聽了,萬歲!「...劉德華的『來生緣』。」我當場仆街了,這是民國幾年的流行歌啊?你為什麼不乾脆放小虎隊算了!?

「夠了啊!為什麼我非得受到這種聽覺的摧殘呢?死老頭,你給我關掉收音機啊!」我在心中吶喊著,但始終不敢說出來,因為剛聽老闆說他家的狗正在減肥,已經餓好幾餐了。

時間慢慢的爬過去,就當我幾乎開始要愛上青山和葉啟田的時候,我的老闆說了決定性的一句話:「好了,今天做的差不多了,你可以休息了。」

在那個摩門﹝moment﹞,我感動得哭了。我一步步走出大門,走向我的機車,聽到老闆在身後說道:「明天要早點來吶!」

我回頭給了老闆一個微笑,並且說:「好的。」同時,我在心中暗暗下了一個決定─明天,我要翹班T-T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