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內容由某友口述﹔本馬撰寫。

--

「嗚……呃啊……。」熱水真燙,但是好爽。我一邊讓身體泡進浴缸一邊發出一陣──欸,實在想講是清吟,但那聽起來卻著實像歐巴桑的怪叫。

不過,泡熱水還是很爽。

氤氳水氣飄蕩空中,盈滿浴缸外小小的空間,使我有種置身仙境的錯覺。

在這種時刻我完全可以體會到日本人喜歡泡溫泉的心態啊……那種洗淨一身疲憊,讓壓力溶到水裡的感覺,噢噢,這次第,只一個爽字了得啊!

熱水、霧氣,聯合共演合作無間的催眠曲,令人昏昏欲睡……

是啊,飄飄然,漫步雲端,如在仙境一般……

啊哈哈,我在飛耶,好幸福……

呼……我、我要睡著了……

啊!猛然想起,我不能睡!因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伸手往一旁的舊衣堆中一探,隨手挖出一本武俠小說。

「咯咯咯……。」我聽見我自己在笑啊,咯咯咯……對嘛,邊泡澡邊看小說,這才叫快樂天堂啊……。

(冷畫屏帶著憂心恐懼慌張焦急驚惶飛身閃入木屋內,映入眼簾卻是一幕他早料想得到卻絕不願意見到的景象
──一具屍體,俯臥在地的屍體──紀秋瑜的屍體!
一道長長的刀口自她左肩直至中腹,殘忍無情地將她背心撕裂開來。)

啊──紀秋瑜死了耶!冷畫屏的馬子死了耶!好可憐喔咯咯咯……。

「咯咯咯……。」雖然紀秋瑜死了好可憐可是我聽見自己在笑,可是、可是、可是我怎麼有辦法不笑?因為躲在浴室偷看小說實在是太快樂了啊!人生若此,夫復何求啊!

要知道,對一個受盡升學壓力逼迫的考生而言,這是多麼難得的解放啊!

(冷畫屏恍若捱了一道驚雷,頓時頭腦一片空白,呆愣當場。
當他再度回過神時,他發覺自己正抱緊紀秋瑜的身子慟哭失聲──並且是毫無節制的嚎泣。)

啊──冷畫屏好慘,好可憐喔,他們愛得那麼辛苦咯咯咯……。

「咯咯咯……。」怎麼辦?我的笑聲停不下來了啊!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為自己的幸福感到罪惡,然後我決定繼續幸福下去。「哦呵呵呵呵呵……。」

當兵燹式的詭笑轉變成白鳥麗子式的狂笑,那便意味著──天吶,我太幸福啦!!!

(冷畫屏感到胸口一股無可扼抑的悲痛源源不絕地湧現,讓他幾乎要被這股悲痛所吞噬。
所以他只好不斷將這股悲痛化作淚水、化作嚎泣。
他幾乎像個娃兒似地放聲大哭,全心全意地放聲大哭。
到他好不容易能鎮定下來留心四周環境時,才發現天色已暗,遠處也亮起數點漁火。)

這冷畫屏怎麼這麼愛哭啊哈哈哈……。

「哇哈哈哈哈……。」我怎麼這麼愛笑啊哈哈哈。

(冷畫屏抱起紀秋瑜的屍身,將她輕放到床上,然後自己緩緩倚床坐下。
「別怕,我在這陪妳。」他拉著紀秋瑜冰冷的手這麼說,也不知是在安慰已死的紀秋瑜還是在安慰自己。
然後他便開始想──是誰殺了紀秋瑜?
秋風蕭瑟,刮著陣陣悽涼慘寂,捲起重重惱人愁緒,一一送入屋內,襲上冷畫屏心頭。
「天涼,我去幫妳把門掩上。」冷畫屏深情款款地對著紀秋瑜說道,聲音放得極柔極輕,像是怕吵醒了這位陷入長眠的睡美人。
當他走向大門口正打算出手將門掩上時,卻看見門外立著一團黑色的巨大物體。)

當我轉向洗臉台正打算伸手拿洗髮精時,卻看見角落伏著一團黑色的小小物體。

那是啥!?

我一瞥見那東西後便第一時間將臉轉正,目光移回到手上的小說。

嗯……我整理一下思緒好了……剛剛……我正感到頭有點癢……想拿洗髮精洗頭……所以我就把臉轉向洗臉台想拿洗髮精……嗯……然後……嗯……等等,然後我看到了什麼?

………………………………………………………………………………這,我想我應該是看錯了吧……要不然頭等一下再洗好了,反正也不趕嘛……。

(那團黑色物體不只是一團「物體」,他會動,而且不像是普通動物……
冷畫屏在黑暗中與那人狡詐險惡的目光交會,旋即感受到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濃厚殺氣。
沒錯,他是人!而且帶有很強的敵意,是敵人!)

沒錯!牠是小強!而且帶有很噁心的氣息!牠是小強!!!

我終究是耐不住好奇心想證實剛剛自己到底有沒有看錯,所以就再度看向洗臉台方向的角落。

我在浴室中看見那小強卑鄙無恥下流噁心傷眼禍國殃民的形體,旋即感受到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卑鄙無恥下流噁心傷眼禍國殃民的低俗氣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小強啊!活生生的蟑螂!小強啊!

即使現在讓我親眼目睹康康變帥哥王永慶破產跳樓海珊布希閃電結婚任秋瑜死而復生生而復死死死生生生生死死也不足以超越我此時此刻親眼見到小強的震憾恐慌惶怖驚懼天愁地慘天崩地裂世界末日彗星撞 地球酷斯拉六度空間大水怪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小強耶!活生生的蟑螂!小強耶!

是生命周期分為三個階段即卵若蟲和成蟲不論戶內戶外凡有食物的地方均可能找到喜歡黑暗溫暖而潮濕的環境並常躲在裂縫和罅隙裡在晚間最為活躍屬雜食性昆蟲但較喜歡吃含澱粉質的食物會排出難聞的分 泌物令食物變質身體表面帶有病原體可令人患病包括食物中毒噁心嘔吐和腹瀉體內帶有多種有害微生物排泄物和蛻下的外殼含有一些致敏原可令人出疹子流眼水和打噴嚏而且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 最最重要是有長翅膀會撲撲撲撲亂飛的蟑螂耶!!!

不、不行,一想到和這種宇宙級公害絕世噁心昆蟲待在同一個空間我就快瘋了。我、我不要,我不要想,我、我、我要逃避現實──對,小說,我要看小說。

(冷畫屏還來不及作任何反應,已聽見那人在開口說話:「我是唐笑石。」
「唐笑石?蜀中唐門第一用刀高手唐笑石?」冷畫屏驚呼。
「正是。」唐笑石依舊盯著冷畫屏,依舊目露凶光,卻沒有作任何動作的意思。
冷畫屏打量了一會,開口問道:「朋友?」
唐笑石搖頭道:「敵人。」
冷畫屏立即出劍──既是敵人,便沒有多話的餘地,那就乾脆來個先發制人!)

那就乾脆來個先發制強!

問都不必問,我跟小強怎麼可能當得成朋友?那種臭蟲?別想,想都不要想!

所以我決定採取主動攻擊。

我靜下心來,仔細端詳那死蟑螂的長相,估算這廝的戰鬥力。

大隻。很大隻。

噁心。很噁心。

很快地我便體會到我無法以肉搏戰與之一較高下的這個事實,所以我擬定出了一個戰略。

要遠攻,要將牠逼出死角然後一舉誅滅牠。

對了!用水!要用水攻!

於是我拿起塑膠瓢子舀起一瓢水瞄準小強所在位置,然後用力把水往牠一潑!

「嘩啦!」潑出的水如同白鍊破空疾向小強奔去,落地炸開一簇冷火銀焰。

沒中。

「嘩啦!」水柱灌注無窮內力化作一束利刃射向小強,觸牆濺成一抹驟雨驚虹。

又沒中。

「嘩啦!」只見一條白龍挾帶無窮鬼火怨氣必殺死念直撲小強,小強閃避不及,終給這股水波擊得暈頭轉向落荒而逃。

哈哈!中了吧,活該!

可是沒想到這廝竟爾如此狡詐,竟一溜煙躲到了垃圾桶旁邊。

這下可麻煩了。

孫子兵法地形篇有云:「地形有通者、有掛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險者、有遠者。我可以往,彼可以來,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陽,利糧道,以戰則利。可以往,難以返,曰掛。掛形者,敵無備,出而勝 之,敵若有備,出而不勝,難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敵雖利我,我無出也,引而去之,令敵半出而擊之利。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敵;若敵先居之,盈而勿從,不 盈而從之。險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陽以待敵;若敵先居之,引而去之,勿從也。遠形者,勢均,難以挑戰,戰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將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支形者,敵雖利我,我無出也,引而去之,令敵半出而擊之利。」意指凡我出擊不方便,敵人出擊也不方便的地形,便是「支形」。這種地形可謂易守難攻,但不幸的是那隻該死的小強現在正處於這樣的 地形!

牠隱匿在垃圾桶的旁邊,與我之間更有著馬桶作為天然屏障,這一來要遠攻是不可能了,況且繼續用水攻也宰不了牠。

唯一的方法,就是我主動出擊!拿拖鞋直接跟他面對面決一死戰!

可是孫子也說了,「支形者,敵雖利我,我無出也」,意思是即使敵方誘攻也萬不可冒進。

這樣一來可說進也進不得,守也守不得。

可是……可是……可是……啊!不管了!為了匡扶武林正義,我今天就是拚了這條命也要除去這個江湖敗類!

於是我自浴缸中站了起來,隨手拾起剋蟑法寶──拖鞋!拖……拖鞋……?

啊!糟了!我把拖鞋丟在浴室外面!那怎麼辦?

就在我正心急間,一樣東西卻恰好在此時映入眼簾──洗髮精罐!

正確的說,是用剩的洗髮精空罐。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真慶幸我家都是買家庭號的超大瓶洗髮精。

隨著眼角凶光一閃,我撇過頭面向小強所在的垃圾桶,向牠步步逼近。

我這叫明知桶有蟑,偏向桶邊行啊!

小強,準備授首來吧!

誰知正當我接近牠周身僅僅三步的距離之時,小強竟然動了!

也許是感覺到殺氣逼近的緣故吧,牠竟在這時逃了!

但牠這一逃當真非同小可,只因牠逃跑的方向──牠向著我的方向直奔而來!

難道這就是我輕入險地的下場嗎?

難道這就是不聽孫子言的報應?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紅顏薄命?

不要啊!

千萬不要啊!

你千萬不要過來啊!

我當時整個人嚇住了,根本連閃躲都忘了要閃。

幸虧牠雖然是向我的腳邊直撲而來,卻在我身前半步之處轉了方向,向洗臉台逃去。

我驚愣半晌,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便看見牠又躲回洗臉台旁牆壁邊沿的角落,舞動那醜惡的長鬚向我耀武揚威。

我只感一股怒氣直竄上腦,右掌緊緊收攏,握得手中洗髮精空瓶吱吱作響。

「天生蟑螂死害蟲,人屠蟑螂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我口中默念蟑螂七殺碑,雙眼死瞪著小強。

蟑螂七殺碑吟畢。

然後,我向牠撲去──或者說,我手上的洗髮精罐向牠撲去!

我以罐代劍,向牠直刺而去!罐上灌注劍氣,勢要將牠刺成蟲串!

不過事情沒有預料中順利,小強感應劍氣逼近,一見勢頭不對,便沿著一旁浴缸邊壁飛身竄逃!

牠要逃?

哼,往哪逃?

我一擊未中,便緊接著連發七劍!

每一劍都覷準牠背門要害之處發去。

每一劍卻都在牠身後半公分處落空。

待發完第七劍,我收攏劍勢,見那小強已從浴缸左側逃奔到浴缸右側。

哪有這麼容易?

於是我再發七劍。

牠便又開始逃竄。

第一劍,牠逃得快,刺在牠身後半公分處。

第二劍,牠逃得更快,刺在牠身後六公厘處。

第三劍,牠越逃越快,只刺到牠身後七公厘處。

到第四劍我學聰明了,直接瞄準牠身前一公分落鋒,豈料這回牠竟絆了一絆,劍鋒倒先落在牠身前三公厘的地方。

我因此為之一愕,其餘三劍便追之不及了。

就這樣牠又躲回到浴缸左側,洗手台下方角落。

我發覺我對自己對手的實力需要重新評估,於是我收劍,將洗髮精罐重新捧回手裡。

我在等待。

我在等待牠露出破綻的一刻。

我在等待牠露出破綻讓我一招擊殺的一刻。

佇立許久。

對峙,殺氣在我和牠之間越聚越烈。

越發張狂!

突然間,牠有了動作──啊牠,牠要幹什麼?

牠抒展背翼,輕輕拍動──牠要飛?

一時間我好不容易重組的鬥志幾乎要完全崩潰──牠要飛!

要是牠飛到我身上那怎麼辦?

要是牠撲上我的臉那怎麼辦?

要是牠撞上了我的眼、耳、口、鼻……。

不要飛!不准飛啊你這豬生狗養貓帶大的傢伙!

不對,你不如豬,豬還可以吃!

不對,你不像狗,狗很可愛!

不對,你不比貓,貓很柔順!

所以反正你……啊牠要飛了!不准飛啊你這豬生狗養貓帶大的死噁爛昆蟲!!!

然後我就看到牠飛起來了。

撲撲撲撲地飛起來了。

向上飛了約莫三十公分,然後掉回地上。

牠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還沒來得及尖叫之前向上飛了約莫三十公分,然後掉回地上。

「嘿嘿嘿嘿……。」我又聽見我在笑,而且這一次是奸險的獰笑嘿嘿嘿……。

看來是第一次的潑水攻勢已使牠受了內傷,致使真氣運轉不順施展不出牠最險惡卑鄙下流無恥骯髒的輕功了嘿嘿嘿……。

於是我再度重施故技,左手一擺一收一放飛速抄起一瓢水直向牠潑去。

「嘩啦!」成功了!而且非常之成功!只見水勢鋪天蓋地向牠罩下,那死蟑螂猝不及防給正面擊中,更被宏大的水勢撞了個六腳朝天!

眼看牠無助的六隻腳在空中抖啊抖顫的,我知道機會來了!

我苦候已久能將牠一舉擊殺的機會終於來了!

於是我舉起洗髮精空罐,趁牠肚腹間空門大開之際一舉壓下!

我制住了牠!

透過洗髮精的罐子我可以感覺到牠就在洗髮精罐的下面,而且只要我手上略一施力便隨時可以殺了牠!一了百了!

現在我手握生殺大權,這小強的性命要存要歿一切操之在我!

然後我突然感到殺生是一件殘酷的事。

很奇怪,當我對牠死追窮打卻苦苦拿不下牠時,我恨不得牠立時給我斃了。

可是當我已經握有牠生殺予奪的權力之時,我卻突然不太想殺牠了。

我當然不會對一隻蟑螂產生重英雄惜英雄的感情,也不會是什麼知己易尋對手難覓之類的狗屁話。

只不過虛竹和尚在喝水前尚且要為那些隱於水中其實是害人吃了腹瀉的細菌念經超渡,相較之下我因為一時看了不爽就對這隻小強苦苦逼殺,會否顯得太過霸道?

基於一時突來莫名的慈悲,我低下頭去仔細端詳那小強的面容。

牠蠕動著牠幼嫩無依看來骯髒噁心的身軀想要在夾縫中掙脫。

牠撥動著牠弱小無助觀之卑鄙無恥的短腳想要從地板下爬出。

牠揮動著牠徬徨無力感覺奸險狡詐的觸鬚想要求我放牠生路。

看到牠在鬼門關前如此奮力逃生的模樣,完完全全堅定鞏固了我想宰掉牠的意志。

剛剛突發的一絲慈悲一掃而空,我還是決定了要為民除害。

我在心中默唸一、二、三。

然後內力灌注雙掌傳到洗髮精空罐上,接著奮力下擊!

「啪嘰!」我聽見殘忍的一聲清響。

清脆的一響。

生命終結的一響。

同時透過洗髮精罐手上感覺到一陣難以言喻地噁心感覺。

牠死了。

我也沒去動那罐子,就任牠這麼擺著。

我望向浴池那缸水,突然沒有心情繼續再泡了。

我隨便把頭洗了,穿上浴袍走出浴室去敲我爸的門。

「浴室裡面有一隻蟑螂。」我隨便丟下一句話便轉身回房,身後傳來我爸一聲咕噥,聽不清楚,也懶得多去注意。

回到房間關上房門,突感方才與惡蟑搏鬥的戰慄緊張感一股腦全湧了上來。

啊……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我幾乎要歇斯底里地叫嚷出來。

接著我奔到電腦前坐下,開啟msn火速送出一行文字……。

「阿馬QQ……

=完=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