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講,打這頭一行字的時候,我還不清楚自己想說的是什麼。
可能會很長,也可能不會。

無意間到鮮網去晃了一趟,想到之前牛ㄍ問我為什麼不到鮮網去貼東西?
當時因為沒來由的自信肥大症再度發作,我的回答大概是這樣的:
鮮網介面很醜、出版的書也印得很醜、那些書的內容我翻過一些、我不想讓我的東西拿去跟那許多濫竽充數的文字擺著比爛。
這無疑是一次很欠揍很自大而又不知死活的發表,雖然我後來解釋過那其中仍然有許多創作者的程度是我迄今汲汲而未可及的,只單就爛的部分來講﹝喔喔,我發現自己的一個矛盾了,當我說著不想把我的東西拿去與人比爛的同時,自己卻已經無意識的拿起那些我看在眼中視為爛的部分來比較了──但當一個人的自信肥大症發作的時候,卻又怎麼可能去發現這點呢?別臭我,我也很無奈啊。﹞,但這始終仍然猶舊畢竟是一次既欠揍又自大且不知死活的發表。

但更不知死活的還在後面:

我後來告訴了他,我的目標是當我有朝一日寫到登峰造極然後突然有某某大出版社的大大大編輯跑來告訴我:「我們出版社對您的小說很有興趣,不知道您是不是願意能讓敝社出版您的大作?」
然後我就可以點起煙管翹著二郎腿告訴他:「這什麼鳥出版社?聽都沒聽過?你們打算出多少買我的版權?沒個千兒百萬的老子可還看不上眼。」﹝姆……為加強戲劇效果,這一段略有誇飾,我當初講的沒這麼誇張。﹞
總之後來我講得指輪飛顫﹝用msn所以不是口沫橫飛,但總不成來個血肉橫飛?﹞
後來當我再回頭去想,我這理想畢竟天真得夢幻,若真有達到的那一日,那除非是當我已成了金爺、溫公、熊老大那一輩的人物了。

所以牛ㄍ當時聽完﹝看完﹞之後的反應依稀記得好像就是:「T-T|||||」這樣。
那我所能給的回答當然無疑就只能是:「-///-a」如此。

然後,離題了,所以讓我們單刀直入地切入鮮網這主題好了。

到目前為止鮮網對我而言累積的印象是這樣的:

第一、鮮網介面很醜。
說實在的,是不怎麼雅觀。
我這人喜歡乾淨簡單,對五光華麗這類東西向來就不感興趣﹝好吧也許聽歌唱k是個例外,但除此之外我也實在無法將我自己和五色華麗等詞藻聯想在一起。﹞
然而,鮮網實在也不能算是華麗﹝若華麗,多少還得帶點典雅的雕琢﹞,因那礙人眼目的隨頁廣告充其量不過稱得上是騙小孩的七色糖果紙﹝創線開始出現廣告也有好一段時間了,不過那卻只在頁面頂端,把滑鼠往下一拉就不成問題了。這招若用在鮮網,恐怕還是廣告、廣告、廣告!﹞
總之鮮網的美術設計是叫我不敢恭維的一點,以前好像曾經和茶不太熱烈地討論過,結論是兩皆鄙棄。
但這也可能只是個人偏見,而且是雞蛋裡挑骨頭那種毫無意義的偏見,所以在我還沒來得及往骨頭裡塞牙籤之前,就頁面廣告這點且讓我們在此打住吧。

第二、鮮網錢味很重。
這樣說當然不是指我自己多清高不愛財寧為藝術死不為銅臭生之類的。
事實上我也是個很愛錢可惜錢不愛我的人﹝然而誰又不愛錢呢?﹞
但當我一進到鮮網,劈頭先來的便是一堆天花亂墜的商業廣告,彷彿勢要令人也跟著天花亂墜起來。
但這還不算什麼,這只是第一關。
接下來光是註冊就得先分兩層,一是屬於只看文不發文的一般讀者層級﹝有個好像叫鮮鮮人的名堂,記不太清楚﹞,再來就是屬於駐站作者之類的等級﹝也有個名字,同樣記不得了。網頁已經關掉,懶得再開﹞,想註冊成為駐站作家先得註冊成為一般讀者,我倒是很久以前就註冊了一般讀者層的帳號。﹝啊,有一點小抱怨,他限定帳號在4個字元以上,害我不得不捨「馬」而就「怪馬」,再一次提醒我很怪的這個事實。﹞
當初註冊一般讀者帳號的時候過程如何,因歷時久遠已經記不清了,但好像跟一般網站註冊也差不了多少就是了,當然除了一堆公約條款巴拉之外啦。﹝這邊跳過,下面會講,而且馬上就會講﹞
可是這時當我一時興起,想起之前和牛ㄍ的那番對談﹝也就是開頭喇的那堆欠揍+自大+不知死活言論﹞,一時心癢手賤就想把《秋夕》也弄上鮮網騙騙錢。﹝是了,這邊我又發現自己的一個矛盾,我說鮮網錢味很重,但我卻是因為知道那裡可以拐錢而進一步發現他錢味太重的事實,那豈不是自打嘴巴?那是不是就此停住不要再喇下去比較好呢?……我已經打一堆字了,雖然是因為三更半夜一個人在網咖沒事幹所以打一堆字,可我畢竟打了這麼多字,所以……自打嘴巴就自打嘴巴,要停止喇賽?免談!﹞
接著,當我點入註冊程序的時候,首先彈出來的是一小篇創作公約之類的文字:我必須說他是一小篇,因為他很好心地只講了一些註冊的「開始程序」,我們俗稱叫做「使用手冊」之類的東西,這跟後來我要講的那些可說是小巫見大巫。從那使用手冊上頭告訴我,我必須要先註冊成為讀者層級的會員才能再進一步註冊,所幸我這萬年﹝廢棄﹞睿智﹝缺乏﹞﹝外表鑲﹞金頭腦還依稀記得那末一丁點我有在這站註冊過的印象,接著我只簡單試了兩個帳號就這麼輕鬆地登入了,達成註冊第一個步驟,甚至連首關頭目都沒看到他長什麼樣子。

然後是第二關,一大頁基本資料,包括姓名住址之類的雜項。我本想,要填這些倒也應該,但若讓我看到其中有一項是身分證字號的東西我就拍拍屁股走人。沒辦法,治安太差了,詐騙集團猖獗,你們想知道我這個月又被通知中了幾次二十萬了嗎?
結果沒有這一項,所幸沒有。
於是我又簡單地填了幾個格子,繼續朝第三關邁進。
﹝打到這一行我又不禁在想,眼看網咖的餘下時間只剩10分鐘不到了,我是該就此打住收拾包袱回家睡覺呢?還是繼續完成這篇偉大的喇賽?我想你在看了這麼多字之後也不希望他就這麼虎頭蛇尾的結束吧?……好吧,你贏了,打這行字之前我已經跑去加了一個小時了。明早十點有課啊我的媽呀。﹞
﹝可是我又開始發現,我實在應該必要簡單扼要地把這件事情講完讓他做個段落,要不然按這種動輒離題顧盼萬里的喇賽方法再寫下去,恐怕我明天十點的歷代文學得請老師移駕網咖上課。這可不怎麼妙,我跟他老人家明天才第一次見面,總是希望能留下個好印象的。﹞
﹝好吧,那下頭我就盡量簡明扼要地帶過去好了。﹞

其實到了這第三關我就真的是一片眼花目光模糊了。
怎麼說?
一大排一大列的創作公約作家守則使用手冊﹝隨你怎麼說他﹞告訴我,當我註冊成為鮮網的作家之後,我必須如何如何遵守哪些我該守的規範,再怎樣怎樣注意我發表創作之後應作的動作。天啊,讓我屎了吧,舉目望去淨是逐條逐列的法律相關或不相關規範,光是要看完他說不定就要個把小時,再弄懂他搞不好就已經天亮了。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我最初在第一關看到的那篇「使用手冊」根本就只能叫他作「目錄」!
我在網咖昏黃的燈光下,用我那老是點不著但我又不捨得丟掉的zippo打火機﹝霧面款,售價新台幣柒佰元整﹞燃起一支菸。再趁著嬝人的白煙,對那亮得扎眼的螢幕細細端詳。
但我必需說,這情境絕對沒有任何一絲的詩意。
一個叼把菸管衝著螢幕光看兩行就想吐血的胖子又怎麼會讓你覺得這有什麼詩意?

他其中有一條是這樣列的:

「本站作家均需遵守每個月起碼發表一篇文章的規定」﹝大意是這麼說的,細目有興趣的自己查去吧,我實在懶得再開一次網頁了﹞
其實認識我的人都知道,要一個前一章發在去年四月後一章發在今年三月懶病一發就不可收拾寫文一拖就經年別月的傢伙每個月寫一篇文,那怎麼可能辦得到?
雖然說這是我個人的問題,不是每個創作者都像我一樣患有「後天養成不全習慣性因為老子就是屌所以不爽寫懶人症候群」,但是光看這條我就已經不爽了,你卻要怎麼來要求一個明知是自己不對卻依舊不爽的人來檢討自己,告訴自己這不是他們的錯?
﹝事實上這條卻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對我來說卻已經高不可及,所以有關這一段無理取鬧,你若覺得不同意就請贈與一聲深沉的嘆息罷!﹞

所以現在是怎樣?真的玩我嗎?我突然嗅到這其中有股子陰謀的味道。

對,這是陰謀,他們刻意將註冊手續弄得複雜不堪,就是為了先把註冊者弄得頭昏腦脹。他們刻意將第三關的條目一口氣全列出來兼且寫得既官方又不清不楚,就是為了把已經被弄得頭昏腦脹的註冊者進一步搞到糊裡糊塗。而當註冊者已經頭昏腦脹兼且糊裡糊塗的同時,他們再堂而皇之地搬出一堆法律條文給註冊者作最後一記瀕死追擊!這就是他們的陰謀!這些頭昏腦脹兼且糊裡糊塗的註冊者到了這關已經不會想去看清楚﹝許多恐怕也同我一般看不懂﹞那些條目上所列舉的是什麼。他們要註冊者按著人性最簡單而愚笨的自然反應,依照他們列出的遵守規章一個一個勾選同意、同意、我同意、是的我同意!就是你要我簽賣身契我也同意!
然後我們就真的連自己是不是剛簽完賣身契也不清楚的就這麼完成了註冊程序。﹝當然我最終還是沒有註冊,於第三關大魔王面前我就自動放棄了破台的權利。﹞
是的!我以我爺爺的名字發誓,犯人就在鮮網工作人員之中!真相通常只有一個!

好了,離題真的很遠了,看看標題,這段落要講的不是所謂「錢味」嗎?﹝看看時間,難道我還要為了喇賽去加另外那一個「一小時」嗎?﹞

回到錢味這主題上來。為什麼要講他錢味太重?
在他那一大列條目裡頭便大喇喇﹝喇賽?喇喇大便?﹞地告訴我們,讀者有投票的權利,每個讀者每日有兩票可以投給自己心目中所覺得的當日最佳文章。而這受了票的作家便可以按所得的票數來累積自己的點數﹝一票好像是五點﹞,再按這點數累積的程度,鮮網便會給予與點數等差成長的紅利﹝也就是錢﹞發給那些作家。
你一定要問,這樣有什麼不好?那就如鮮網自己所說的,是在鼓勵創作新銳。是啊,這樣有什麼不好?
好像是沒有什麼不好,鮮網提供作者發表創作的空間,提供作者和讀者交流的平台,甚至還提供你錢,那究竟有什麼不好?
那我究竟在不滿什麼?
實在說,這種不滿不是一個確切的事情或一個確切的點線面讓我可以侃侃而談地陳述。﹝偏一點來說,這也可能只是起於我心中或多或少存在幾許忌妒的念頭。是的,我善妒,任何方面,有輕有重,但一向如此,我不否認。所以我給人的噓聲永遠比掌聲多。﹞
反而我要自己先講,我對他的不滿其實相當矛盾、源自於一種清高的想法﹝但我其實墮落﹞,所以可能誰看了都會感覺:可笑。
於我而言,文學創作是一種滿足欲。或者不該這麼說,應該說是先有了這樣的欲望再經由文字寫作的方法來去滿足它。
我喜歡幻想,喜歡在腦裡羅織故事,喜歡在鍵盤上構築傳奇,只這喜歡二字,就可以滿足我寫作的動力乃至一切。
這而後的作者與讀者間的交流,雖然往往令人欣喜驚艷,但我把它當成是一種附加的收穫,類似贈品的收穫,而不是絕對,那畢竟不是初衷。﹝雖然我偶爾還是會忍不住羨慕或忌妒一下那些有文筆夠程度能擁獲數多讀者的作者啦﹞
所以我可以持續的寫著沒什麼人氣支持的小灰傳、秋夕、以及各篇短文至今。
但是講到錢,有時我又會矛盾。
去年的時候我曾經試過要寫幾篇言情小說去投稿坊間商業誌,說實在就是為了錢。
可是後來還是無疾而終,稿子沒完成,當然也就沒投出去。
沒完成的原因有很多:故事不合理、不合我意,文字不順暢、不順我心,目標太空泛、太空不可企,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當然就是懶。
但最近期我又開始寫另一篇言情小說,在完成後可能也會試著去投,管它成不成呢。
但這回的開始我有信心,原因是:故事架構已幾乎完成,即使芭樂但這故事我很喜歡,主角的名字我也喜歡。若最終我還是沒有完成它那大概就因為:文字上的障礙我猶未能突破﹝近日看了某些作者的文章之後頗受打擊﹞、然後就還是因為懶﹝這同時也因手上有小灰傳和秋夕未能完成,但遲早有一日我會再寫阿春的,而且應該就在近期,我保證﹞
於是到此為止,看出其中差異了嗎?兩篇未完的創作,同類型的言情小說,一篇已經斷頭並且我不會再寫,一篇尚未完成但我有信心寫完它,這差異在何處?
就為了前一篇創作是純粹為錢而寫,後一篇故事卻是先寫了再來談錢。
也許我內心的某個部分仍舊堅持創作必須是神聖而絕對,不當因為其他利益而有所動搖改變的吧。
很蠢、很笨、很清高、很天真、很令人笑掉大牙,但很真。

話題又回到鮮網身上。是的,鮮網的一堆公約,美其名是在鼓勵新銳創作,但它在註冊時用了一堆公約條款來限制住創作者的腳步﹝一月一文,一文不得多餘一萬字的限制﹞、空間﹝作家註冊時有兩種,一種是將電子版權全數交給鮮網,日後若發行電子書時可以抽40%版權,但是往後文章限定只能貼在鮮網;一種是可以到任何網站張貼自己的創作,但是若鮮網幫作家發行電子書時只剩下20%版權可以抽﹞,以及一堆對作者日後﹝若﹞出版書籍時的優先出版權宣告,這樣子的做法究竟真的是在鼓勵創作?還是在發展商人的野心?
當然今天擁護鮮網的人可以說:他們本來就是商業出版的公司,在鼓勵創作的同時也幫自己的荷包掙錢,這樣有什麼不對?
當然沒有什麼不對,我絕對舉雙手雙腳同意,同意他們是奸商……呃,是間商業出版公司。
但商業就商業,又為什麼要拿「鼓勵創作新銳」這樣的名頭來掩飾?甚至還用了一堆讓人感覺很滿意其實可能很有些古怪的條例來對作者群綁手縛腳?
我想對任何作者,尤其是有實力卻缺乏機會正期待能在文壇中冒出頭的新銳作者來說,他們所喊的口號絕對是一種美好的願景,滿足多數人心目中美麗的想望。可是當我想到這些商人正躲在這樣一個美麗願景的背後貪婪地數著鈔票的時候,你卻叫我怎能不為此噁心作嘔?﹝唷,我是不是太偏激了?﹞
可能許多坊間商業誌出版社所喊出的口號也都和鮮網差不多,但起碼他們是公開徵稿,肯承認自己就是商人,而不是像鮮網如此給了作者一個希望,再從這些綿羊群中獵逐肉鮮味美的幾隻加以捕食。太噁心了。
我在網路上看過的文學站並不多,但像鮮網這樣表現得如此商業而又這般自譽清高的,對我而言絕對是前無來者。

創作一但跟利益搭上了線,那就不再純粹了。
我自承這一大篇發言內容絕對有偏頗之處,於鮮網的諸多批評也可能肇因於我始終沒能清楚讀完他們條舉的守則名目,甚至我自己同我所言諸行矛盾之處也所在多有,所以不妨就將它當作一篇一個因為上網咖忘記拿磁片而不得不在半夜花幾十塊到網咖去拿回磁片的無聊人士所發的無聊牢騷吧。

儼然這又是一次欠揍自大不知死活且讓人看完之後會將我舞刀亂鍘分屍當堂的發表。

ps.對內容有任何意見者,歡迎指教,但不歡迎筆戰,我畢竟已經是伏櫪老驥,不再是那個吹風彈劍嗜血好戰的血劍飄零大大了。
ps2.我這邊看到我這篇的人大概也不多,但若真的有人討厭善意指教,真的手指癢到想要筆戰的話……那我也不介意變回血劍飄零大大大大大大就是了……。
ps3.其實ps1和ps2可以略過,好無聊。也好無奈。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金魚
  • Hi!我又來了,看完這篇我確定了幾件事,我比馬老,我是上班族XD,<br />
    馬會抽煙及馬有作家的理想,<br />
    <br />
    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我曾留過怪怪留言<br />
    (<=自己做過處理不好的事會一直記得的怪習慣,<br />
    沒再次處理前會一直記得>_<),<br />
    我想我把您在新聞台的文章認為是事實了,<br />
    那是事實或是虛構,不可考也不必查證,<br />
    總之造成困擾,說聲對不起了m(_ _)m(呃~拖太久了吧)<br />
    就這醬子^^<br />
    <br />
    以上都是附帶提及,正文開始,<br />
    最近才開始看溫瑞安的小說,在找網路版時,查到有趣的東西,<br />
    溫的小說一開始是在萬盛出的,想成名都要一步一步來吧,<br />
    金爺小說也在報上連載出了名,所以,請馬加油^^<br />
    會喜歡你文筆的原因,有些是因為覺得你的文風有種江湖味,<br />
    跟古龍先生有點像XD,而這種文風在布袋戲衍生文裡是少數,<br />
    所以...<br />
    總之,加油
  • 馬
  • 啊,我只記得你去過我的星光,留什麼內容就忘了-///-a<br />
    然後現在這麼一看...我還是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麼樣的留言XDDDDDDDD<br />
    <br />
    嘩啦嘩啦...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