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10 Sun 2005 04:48
  • 牢騷

若那草真能感受陽光,我又何必急著為它呼喚白晝?
若那草真能汲取水分,我又何必急著為它灌溉朝露?
若那草真能吸收氧氣,我又何必急著為它迎來晨風?

若我早些明白有些猴子是寧可喝糖水也不肯吃蕉的,我何必浪費大把生命與大
好資源作那多餘無用的建設?

我沒有那麼大的本事遮掩陽光,若那植物是有心生長的。
我沒有那麼大的能耐截斷水源,若那植物是有心向上的。

由始至終,我只是個誤入它境,灌溉錯田地的農人。
由始至終,只因我忘記了某些植物的營養源本來就只是些糞肥。

耕鋤想來只得失敗,荒田畢竟只是荒田,荒年依舊只能荒年。

枯草們可以安心回歸你們的荒田,
因為這個農人離去的時間,不會遠。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狂蹄驊騮
  • 其實我在關於我那篇忘記提到……我還是個貫徹說說而已主義的人T-T+<br />
    而且什麼話說過都只有三分鐘熱度就燃燒完了喔T-T+<br />
    <br />
    要走?哪有那容易T-T+
  • 龍蹄驊騮
  • 龍蹄比較歡樂一點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