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中的情形是這樣地:

這天,李逍遙、林月如二人連袂前往鎖妖塔,為的是解救被陷鎖妖塔孤獨無助的趙靈兒於
水深火熱﹝遊戲設定上是這樣地,但其實偷偷看過攻略是因為知道鎖妖塔底的龍有寶物可
以偷,很賺﹞

此時前方突然出現異種妖物一枚,長相其醜無比,渾身殺氣,面露凶狠之色。當牠一見到
李、林二人,瞬間目露凶光,口吐異息,雙掌渾圓成盾,一邊撲向李逍遙一邊放聲大叫:
「呱啦呱啦呱啦嘎!」﹝譯:段─正─淳─!納─命─來!﹞當李林二人正錯愕之際,無
匹掌力已襲到李逍遙胸前。當此生死交關之際,說時遲那時快,一道雪白劍光驟然飛起,
接著霹靂啪啦、轟隆嘩塌…(中略)…在歷經一場激烈的戰鬥之後,那異種妖物終於不敵正
義之力﹝即所謂的玩家之力,粗略分作練功狂人威能、遊戲修改威能、神器萬歲威能等等
。﹞,伏法就誅了。

接下來當然是跳出大大的訊息視窗,告訴你你得到了500經驗值,200金錢,還有藥草兩株
。於是在身為玩家的你一邊留心林月如還差1024就可以升級而感到雀躍不已,一邊幹譙為
什麼掉的不是補法力的道具之時,遊戲繼續進行了…

李林二人走著走著,李逍遙低頭沉思不語,彷彿有心事。林月如瞧出了他的異樣,便開口
問道:「怎麼了?在想什麼呢?」

李逍遙沉重地吐了口氣,答道:「我在想,我們剛才對那妖怪會不會太殘忍了些?」

林月如聽完李逍遙的話,嫣然一笑:「傻瓜,是那妖怪先向我們撲過來,並不是我們故意
找他晦氣。他的殺性那麼重,留著他只怕也是遺禍人間。咱們出手剷了他,也只是出於自
衛,況且又為人間除一大害,沒什麼好良心不安的。咱們這一路行來,也不知已剷了多少
妖怪,難道你還看不開嗎?」

李逍遙長長一歎,道:「正因為這一路我們不知殺了多少妖怪,我才會有此疑慮。我想著
靈兒被封進鎖妖塔的事。如果說靈兒當真也為非人,但她的心地那麼好,絕不像我們所認
識的妖魔鬼怪那般奸惡,那是不是代表說,妖怪之中也有可能有好心腸的妖怪?正如同人
類之中也存在著許多大奸大惡之徒一般啊。」

林月如聽聞此言,先是頷首沉吟,然後問道:「你的意思是…?」

李逍遙:「我的意思是,其實人和妖一樣,都是媽生的。只不過人是人他媽的,妖是妖他
媽的。所以說做妖就像做人一樣,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是人妖。


林月如聞言再度陷入沉思。久久她才終於抬起頭來,對李逍遙說道:「我懂你的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既然人類之中會有壞人的存在,那麼即使是妖怪,也有可能有像靈兒
妹妹那般心地純良的妖怪?」

李逍遙輕輕歎了口氣:「我正是這個意思。」

林月如點點頭:「好,既然這世上或許有人…有那個善妖的存在,那麼我們也不能濫傷了
無辜。從此刻開始,一路上我們所遇到的妖怪,如果不是主動來攻擊我們,那我們也絕不
輕易出手對付牠,這樣好嗎?」

李逍遙聞言大喜,一時竟忘形地牽起林月如的手,樂道:「好妹子,你真是我的知音,咱
們以後就這麼辦。」

林月如頓時面色飛紅,一把甩開李逍遙的手,嗔道:「你少不要臉,誰、誰是你的好妹子
來著?」

李逍遙自覺失態,窘道:「對、對不起,方才我失態了…」

「不理你了!」林月如雖然甜在心頭,但外表仍佯作嗔怨。也不顧李逍遙,一個回頭,轉
身就走。

「欸,月如妹…妳上哪兒去?等等我啊!」

於是二人就在一片春意盎然中再度踏上旅程。

行行復行行,在因為林月如轉身亂走回到迷宮起點而白走許多冤枉路之後﹝其實是因為玩
家是路癡所以卡關卡很久﹞,二人再度發覺路前方出現一團毛茸茸的異物擋道。

第一個發覺有異狀的是李逍遙:「看,那是什麼?」

林月如順著李逍遙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有一隻全身發抖,看起來又害怕又可憐的小毛球
妖擋住去路。

林月如:「牠看起來好像很害怕呢。」

李逍遙:「是啊,而且看牠長得這麼可愛,不像是有害的樣子。」

當此際,二人不約而同想起了早先的那番對話。

月如:「我看他應該不是什麼奸惡的妖怪…」

逍遙:「我也這麼覺得…」

林:「不如我們放過牠,你說好不好?」

李:「嗯,我也正有此意呢。」

兩人說完,彼此相視一眼,發出會心的微笑。

「那麼,我們就悄悄地從他身邊走過去…咦?逍遙哥哥,你怎麼了?你為什麼要切換成戰
鬥模式?」

「我哪有…咦?真的,我怎麼會擺出這個出劍架式?…月如!妳快看看妳自己!」

林月如低頭朝自己看了一眼,赫然發現她自己竟也長鞭在手,擺出她林家鞭法的起手式。
她又驚又疑,連忙出聲詢問李逍遙:「怎麼回事?我們怎、怎麼會這樣?」

「我也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兩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時候,突然自天上發出一陣宏亮的聲音:「既然你誠心誠
意的發問了發問了問了問了了了…我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告訴你訴你訴你你你…」

「是誰?」

「何方妖孽?還不速速現形!」

二人乍聞謎之天音,先後出聲喝叱。此二聲喝叱雖然看似廢話,但其實卻十分重要,此乃
因兵法有云,正所謂…好吧,因為篇幅的關係,這一段讓我們先忘掉它,同時為了節省時
間與篇幅,以下直接將謎之天音的回音功能關閉。

那天音又答:「就算我現了形你們也看不見的,其實我一直都陪伴在你們的左右,掌控著
你們的命運。你們是生是死,武功的強弱,等級的高低,金錢的多寡,甚至只要我想,連
你們所說的每一句話我都可以自由操控﹝仙劍DOS版的所有文字內容都儲存在某個文字檔

,只要打開該檔玩家就可以自由更改遊戲中所有的對話,甚至人物名及道具名稱都可修改
。95版保留此功能,新仙劍不清楚﹞,實在說,我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這個遊戲的老大
,你們還敢問我是什麼人?我就是我,我就是這個遊戲的最高統領──玩家。」

「什麼!?玩家!?」兩人聞言大驚失色。

天音:「怎麼樣?怕了吧?」

李逍遙:「這麼說,你主宰我們的一切行動,那麼現在讓我們切換成戰鬥模式的也是你囉
?」

天音:「答對一半。雖然是我故意讓你們碰到怪物的,但是強迫你們進入戰鬥模式的並不
是我,而是系統。」

「系統?」李逍遙疑道:「那又是什麼玩意兒?可以吃嗎?」想起來這陣子盡是吃些什麼
仙丹藥草,頂多嗑嗑鼠兒果之類的東西,李逍遙倒真的有些嚵了。

「開玩笑,那可不能吃。這系統嘛就是…算了,反正說了你也不會懂的,總之你只要記得
它是掌控你們命運的另一個主宰就行了。」

「好,」這回輪到林月如搭腔。她自小生在武林世家,最恨是被人限制住自由。她沒好聲
氣地衝著那天音來源方向就叱道:「雖然我們的命運是你掌控的,那麼你應該也知道我們
方才已經說過不對人…那個善妖出手,你為什麼又要讓我們和牠戰鬥?」

那天音聞言沉默許久,才緩緩答道:「余豈好戰哉,余不得已也。殊不知你等若不打怪,
就沒經驗值沒錢沒道具,沒經驗值就沒得升級沒得升體力法力沒得學新招式,沒錢就沒得
買武器防具沒武器防具就打人不痛被打就唉唉叫,沒道具就沒得補血補法力,那我很容易
就會GAME OVER,你們也很容易就死在雜魚手上,這樣對大家都不好嘛。」

「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要我們殺那隻善妖是為了讓我們能夠賺那什麼經驗值的狗屁東西
?」林月如。

「如果是為了這種事情就逼我殘害無辜生命,那我寧可不要賺什麼經驗值,我、我寧可…
」李逍遙本來想好一番大義凜然的說辭,但突然想到自己出道以來,常常莫名其妙地在打
敗怪物後感覺生命與法力上升了一些,荷包裡的銀兩也常常莫名其妙多了一些,還有身上
背的行李也常常因此多出許多臨急救命的好用道具。若不是因為這些緣故,恐怕他自己還
停留在最初肉薄血少敵人一摸就死的廢柴狀態,如何能夠來到這危機四伏的鎖妖塔之中?
更甭提前方不知還有多少艱難等著他渡過了。想到此節,那之後許多義正辭嚴的說話,竟
硬生生又吞了回去。

那天音見李逍遙良久沒有反應,於他心中所想也猜到了個七八分,他語重心長地說道:「
我知道你們心裡頭矛盾,但這是你們身為遊戲人物的天命。在你們所見不到的我們這個世
界,其實把你們這樣的主角、勇者,歸類作虐殺奇珍異獸的屠夫、洗劫村民財物的盜匪。
但你們無須為此感到自責,因為這是你們的天命,你們的存在意義,若不這麼做的話,你
們來到這世上就顯得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天音說著,李、林二人內心同時感到萬分沉痛:「難道我們的存在,就只是為了屠殺眼前
所見的一切妖物?難道真的沒有其他方法可想?」

那天音繼續說道:「其實你們也不必想太多。因為老實講,如果把程式碼拆開,你們與那
些怪物也不過是一堆0與1的結合,所以你們殺這些怪物實質上也算不得是什麼殺生行為。
況且只要走出這迷宮再重新進來一次,那些怪物就全都重新復活了,你們實在不必為此而
感到罪過。」

「夠了!不要再說了!」李逍遙縱聲嘶吼:「你說這些話可有想到我們的感受?對你們而
言我們或許只是幾張圖片幾個程式檔,但於我們的內心,那份掙扎痛苦,你們可曾經想過
?」

「李大哥,你別…」

「不要攔我!」對於林月如的勸阻,李逍遙毫不領情:「好!就算我們殺生與否無關緊要
,那麼現在算我求你,可以放過眼前這無害的小妖怪嗎?」他悲痛萬分地指著那全身發抖
的小毛球怪說道。

那天音又長歎一口氣:「無害嗎…老實講,除了劇情設定上有名有姓的幾個主要角色之外
,你真的認為這世上會有所謂完全無害的妖怪嗎?好吧,那我就讓你看看,眼前所謂的無
害妖怪會產生什麼樣的傷害。」

在這仙劍世界的另一端,玩家輕敲鍵盤,下達了幾個指令。

--李逍遙呈現防衛狀態--

--林月如呈現防衛狀態--

--玩家動作回合結束--

「吼…!!!」就在李林二人放棄攻擊的瞬間,那毛茸茸的毛球怪,突然體型暴漲數倍,
變成巨大野獸的型態張牙舞爪朝李逍遙衝過去。牠使勁全身力量奮力一撞,正好撞在李逍
遙胸前。幸虧李逍遙一早已用雙手護住要害,否則以這一撞之力他就是不死恐怕也剩下不
到半條命。饒是如此,這一撞之力,依舊撞得李逍遙頭昏眼花直冒金星。

「怎、怎麼會這樣…明明看來是這麼和善的小生物…」李逍遙看著一撞之後又變回原樣的
可愛毛球,心裡頭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眼神中充滿無盡的悲哀:「難道這世上,真的都是
可惡該殺的妖怪嗎?難道所謂善良純真的妖怪,都只是我一個人的幻想嗎?」他悲!他怨
!他不信!他不服!他疑惑!他要問個清楚明白!他問!問天!他問天!天!

天便答他:「這也很難講,但通常有好妖怪出現的時候都會出現特殊對話,這時候就會有
分支選項可以選擇殺或不殺…不過仙劍一代好像沒有分支劇情…」

「……」

「嗯…我的意思是,就算那些妖怪本性是善良的,他們不想殺你們,但因為系統設定的關
係,他們還是會竭盡全力把你們幹掉為止。老實說我也想找看看有沒有讓怪物不會攻擊的
密技,但很可惜,那是在我能力範圍之外的事,幫不了你們。」那天音頓了頓,復道:「
其實還有一個解決方法,就是我現在馬上關掉遊戲,然後把遊戲移除,永不再玩。但是這
樣子做的話,不單是我沒遊戲可玩,而且也注定你們永遠得卡關在鎖妖塔裡,永遠救不到
趙靈兒了…你們覺得這樣真的好嗎?」

李林二人一陣沉默,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天音也沉寂下來,不再開口。

一時之間最搶鏡頭的似乎只剩下那蜷成一團發著抖的小毛球怪。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逍遙與林月如二人幾乎在同一時間下好了決定。他倆交換一眼無奈
的眼神,異口同聲地開口:「那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什麼都不必再說了。」

………

……



「霹靂啪啦轟隆嘩塌!」

…乃後,李林二人收拾了張牙舞爪的小毛球,在玩家的操控下,面無表情地向前方邁進了


--
生於今年二月,偶然翻到就貼上來這樣T-T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