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1 Sun 2006 03:31
  • 黑手

《黑手》

明月當空。

萬里星夜之下無一絲雜雲,月光照在太合鎮東的青石板路上,映出一片皎潔。

隱約之中,馬蹄聲遠遠而來。兩匹駿馬拉著一頂紅漆顏色的車轎,漸漸朝太合鎮接近,馬蹄濺起的沙塵於馬車後邊,於月光照射下好似滾動的白綢一般,拉了好長一段。

他正在這車上。

太合鎮算不上什麼大城,往來的旅客並不多,也正因此鎮郊的山林景色一直得保完全,稱不得是人間絕景,但也自存有一番自然韻味。

可惜好山好水他無暇欣賞,因為眼前他正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去做;良辰美景他無心留戀,因為他在車上的原因並非為了遊歷山水。他來此是為了執行他的任務。他縮身匿藏在馬車底下,為的是等待一個機會,一個取下馬車中人性命的機會。

他,是刺客。

沒有人記得清他的長相,一個稱職的刺客要是長相太過容易辨認,他便很難再當個稱職的刺客。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一個出色的刺客如果因此變得太有名,他便算不太上是個出色的刺客。

他待在這行裡的時間也不太久,不過兩年有餘,但卻已算得上刺客中的老手。並不是因為他有什麼驚人之處,他的武功雖然不差,但比他本事高強的同樣大有人在。之所以說他是個老手,實在是因為這行當的風險太高,幾乎每次任務都有死亡伴隨左右。與他同時出道的一班刺客中只剩下他還有辦法繼續這份工作,其他的人如果不是死了,就是重傷殘廢。他看過太多因為一時大意而賠掉一生的例子,所以每一次的任務,他都提醒自己要小心注意每一個細節的變化,謹慎應對每一個可能的突發狀況。但即使如此,還是有幾次他幾乎要在任務中喪身,之所以到今天他還能夠安然活著,除了執行任務時的這份謹慎之外,恐怕還帶有一些幸運吧。

像今晚他所要執行的任務就著實需要一些幸運。

他的目標是個女人,紅蓮會當家龍頭南宮楚雲的掌上明珠──南宮盈。要殺一個女人不難,難在他要殺的這個女人是近年勢力雄起,短時間內襲捲南方武林的堂堂大幫會紅蓮會龍頭南宮楚雲的愛女。能夠在短短數年內佔去南方武林的大半勢力,紅蓮會內高手如雲自是不在話下,南宮盈近身護衛的程度高低當然也不用多說。但他連皇帝的小兒子也暗殺過,這點勢力對他來說還不算是個麻煩,麻煩的是他的雇主指定要他在馬車抵達紅蓮會太合鎮分舵的時候,在眾目睽睽之下下手,越殘忍越好。這就有點不好處理了。

他是刺客,不是戰神。挑選獵物落單的時機暗殺容易,但答應在太合鎮分舵殺人,意味著必須面臨與眾多高手對壘的局面,即使刺殺成功了,他能夠全身而退嗎?況且,殺人就是殺人,特意挑選地點在太合鎮分舵有什麼意義?無論如何,他已經騎虎難下。越想,他越對接下這個任務的自己感到不可思議。

馬蹄聲由急漸緩,馬車慢慢停下,紅蓮會太合鎮分舵終於到了。

他縮身於底盤,仔細觀察左右,右邊一幢大宅的正門緩緩推開,走出四五個人。這四五個人佩刀帶劍,個個腳步沉穩,看來都不是弱手,他們一見到馬車就滿懷暢快地迎上前去。

時候到了。

他知道誰若敢在這四五名高手的圍觀之下當眾殺人,那麼誰就是呆子。

但他沒有猶疑的餘地,因為時候到了。而他,是一名刺客。

他伸出左掌攀上車輪,左臂使勁一拉,側身一翻,人已經站在馬車之上。

在場眾人因他突如其來的出現為之一愕,車上的女子一聲驚呼,而他終於第一次與他的獵物正面相對。

「好美。」這是他對南宮盈的第一眼印象。而當他再看第二眼的時候,她已經是具死屍了。

銀白的刀光在月色之下一閃即逝,輕巧而殘忍地劃過南宮盈的脖子。刺客左手一探,迅速摘下女子的頭顱,接著轉身就跑。

任務已經達成,剩下的就是自保。

他跑,奮不顧身的跑。身後傳來紅蓮會一干高手的呼喝怒罵聲,他沒有回頭,左手拎著南宮盈的頭顱,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逃!

--

月色悄悄走進石窟,意味著月亮正漸西沉。刺客蜷坐石窟內不起眼的一角,正為自己塗抹傷藥。

太容易了。

相較於稍早逃命時的驚心動魄,此刻他的內心出奇平靜,足以審思這一次任務的遭遇。

這實在太容易了。

雖然身上也受了幾處刀傷,但能在眾多高手的包圍之下逃出生天,這點代價實在容易得過了份,容易得讓他自己也不禁起疑,懷疑他們根本就是有心放過自己。

南宮盈的頭顱安然放置在他眼前的石板上,靜靜地沉睡著。他看著女人的頭顱,竟暗暗希望自己不曾殺過這個女人,好讓有個人能夠來解答他心中的疑惑。

倏地一條人影閃入石窟之中,在女子的頭顱前停步,愣愣地注視那頭顱。

刺客只抬頭望著,並沒有起身,他知道是他的雇主來了。

來人作黑衣蒙面打扮,看不清是何等模樣。

身為一個刺客,他只曉得收銀取命,調查雇主的身分不是他的工作,故他也不曾多問。

但這回不一樣。

這回的任務實在讓他留下太多懷疑,懷疑令他產生好奇,而好奇終於使他作了件刺客不該做的事情。

黑衣人自衣中掏出一袋錢,隨手扔在地上,接著小心翼翼地捧起南宮盈的人頭,轉身欲走。

「且慢。」他出聲叫住黑衣人。

黑衣人的身影停了一停,但並未回頭,應道:「有什麼事情嗎?」

「我……」他的聲音有些遲疑,他是個刺客,只懂奉命行事,一生中極少提問,所以縱使心中有許多疑點希望釐清,一時間也不曉得該從何問起。

「有什麼話,快說。」黑衣人催促著。

「我……我能夠看看你的真面目嗎?」

黑衣人緩緩轉身,面罩底下露出訝異的眼神。他遲疑半响,答道:「你是個刺客,刺客是不該知道太多事情的。」

「我知道。但我真的十分好奇。」他左手撐著石壁,緩緩站起。

「……我相信保持我身份的隱密對你我雙方都好。」

「我不後悔。我只想弄清楚你要我去殺這名女子的原因。」

望著他堅定的神情,黑衣人遲疑了一會兒,突然發出兩聲乾笑:「哈哈,你會後悔的。」

他緩緩放下南宮盈的頭顱,動手揭開自己臉上的面罩,露出底下蒼老的面孔。

刺客一聲驚呼:「你!是你!你是──南宮楚雲!」

南宮楚雲臉上閃現一絲殘酷的陰鬱:「正是。」

刺客不自覺向後退了一步:「你……你為什麼要找人殺自己的女兒?」

「……你知道劍盟嗎?」

刺客點了點頭:「中原武林數一數二的大幫會,也是你們紅蓮會的勁敵。」

「那麼你就應該知道,紅蓮會一直有心要吞併劍盟的勢力。」

刺客又點點頭:「但聽說劍盟的現任盟主有心於維繫和平,對紅蓮會處處忍讓。所以這場大戰一直未能爆發……啊!」他終於想到些什麼,忍不住又退後半步。

「那麼,你就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會找人殺我自己的女兒了。」

「你、你是想栽贓給劍盟,好有理由對劍盟宣戰!你怎麼忍心……」為了成就霸業居然連親生女兒也害得下手,這人好狠的心腸!

「是啊,我怎麼忍心……」南宮楚雲低頭看看自己女兒的頭顱,眼神中充滿傷痛與矛盾,又看看不住向後退縮的刺客,目光忽轉寒慄:「我怎麼能夠忍心看見殺了自己女兒的兇手苟活於世上呢?」

刺客渾身一凜,迅速拔刀在手:「你要殺人滅口?」

「我本來不想殺你,日後還有很多地方用得著你,可惜你實在太好奇,知道了太多秘密,才會斷送自己的生命。」

看見南宮楚雲眼中的殺意,刺客再沒有猶疑,持刀飛身就向南宮楚雲殺了過去。他是刺客,最知道該如何掌握先機,縱然只有一線希望他也要殺出生路。

可惜他再快,南宮楚雲卻也早有警戒,一個側身避過刀鋒,左掌跟著攀上刺客的右腕,一使勁捏碎他右腕腕骨。

刺客才剛感覺右腕的痛楚,忽爾眼前一黑,南宮楚雲的右掌已經罩上他的面門,奮力一抓。

「我說過你會後悔的。」

這是他在人世間聽見的最後一句話。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0922222222
  • 我們可以(或者說應該)把它視為小灰第<br />
    十二章嗎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