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九點多被我媽挖起來幫她到四樓搬東西下去,
想到昨天發薪水,她交代要上繳五千到國庫,那就順便拿給她好了
一邊say goodbye to timberland一邊怨嘆著被連剝兩層皮的薪水
我不情不願地掏著昨天換下來的工作褲口袋尋找薪水袋......沒摸著
那大概在外套裡吧......也沒有
該不會掉地上了......冇

我想我大概放在機車後座了吧。
隨手拉了條褲子穿上,以類BH的殭屍步伐緩緩踱步下樓。
在這頗有涼意的早晨,剛脫離溫暖被窩的我,心理和生理都有點不甘願清醒,猶自恍惚。

......但當我插入鑰匙打開機車後座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驚醒了。

幹,啊拎盃的薪水袋勒!

從外衣到褲子,我鉅細靡遺地將所有可能塞入薪水袋的空間都翻過了一遍。

沒有!

從樓上到樓下,我展開地毯式搜索將所有可能掉落薪水袋的地點搜查了一次。

沒有就是沒有!

賣鬧啊,大佬,那裡面有一萬六啊!

我想到唯一的可能,就是它在我昨天騎車回家的途中掉路上了。

突然之間我不曉得該為我那逝去的一萬六感到憂傷還是該對我媽讓老闆娘先扣起一萬的先見之明感到佩服。

不對不對,未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放棄!

我的思慮亂到不知道那個距離有幾公分,連香都不用點,我當下跨上機車,在記憶中回想昨日回家的路線,沿途搜索回去。

記憶中,昨天我在全家買了菸,便首先直奔全家,希望能被好心店員撿到。
果然那廣告詞沒有騙人,全家就是你家,全家有的,你家多半也有。你家找沒有的,到了全家一樣找沒有!
小姐回答沒有撿到什麼信封,面對我快將奪眶而出的淚水,只靦腆地笑了笑,臉上堆滿歉意。
可惜我當時的心情亂到沒能及時回應,現在請容我補述一句:

小姐,不怪妳,真的!給我妳的電話好嗎?

再度跨上機車,我安慰著自己:

不怕,今天是星期日,清潔隊不上班,所以薪水袋未必會被撿走!

不怕,今天不上班,才九點多大家都還在補眠,薪水袋不會被發現的!

不怕,我們這算邊疆地帶,野狗散步都不打這經過,不會被晨跑的人拿去的!

一面懷著忐忑的心情,我的時速一直在20~40間搖擺不定。
一來生怕騎得太快會遺漏了可愛薪水袋躺在路旁的寂寞身影。
二來又怕騎得慢了會讓閒來無事出門蹓狗的歐吉桑捷足先登。

淚眼朦朧,我幾乎看不清楚眼前的景況。

隨後,在拐過幾個路口之後,赫然發現我可愛的它,正躺在路中央,身上有十幾條車胎輾過的痕跡!

寶貝,我終於找到你了啊T口T

天可憐見,沒讓清晨賣豆漿的阿桑擄走你啊T口T

我於路邊抱著那被壓得不成信封狀的薪水袋,情緒激動久久不能自己,回家跟我媽提了這件事情還被她唸一頓。

但有找回來就好,有回來就好T-T

總之事情的始末大概就是這樣,阿不就還好有找回來,不然我真的要去找統一布丁撞死給你們看了T-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