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晚上在收攤的時候一邊刷著炸豆腐的油鍋,
心中無由泛起一種「啊啊啊啊好想吃草莓蛋糕啊」的情緒。
不過那時已經快將十二點,收完起碼也要12點半了,這時間一般蛋糕店是不營業的。
那怎麼辦呢?

啊~那就去家樂福吧,這時間應該還有賣剩的麵包吧。

其實我沒有仔細研究過家樂福是不是有賣草莓蛋糕,但想到我就決定去了。
「草莓瑞士捲也好啊..」懷抱著這樣的心情我就去了。

去的路上經過林森路,成大光復校區的旁邊有一台小卡車在路邊賣黑輪。
騎過的時候匆匆瞥了一眼,真的是倉促不經意的一眼。
這一眼看到車上掛了一個小扛棒,上面寫著──米蘭關東煮。

我想大概是我眼花吧,不然就是老闆腦殘,否則怎麼會取米蘭關東煮這種莫名其妙的名字

發覺有異的時候車子已經騎了過去,我也沒有回頭再確認上面到底寫的是什麼。
但是:
米蘭關東煮、巴黎蚵仔煎、布拉格碗粿、雅典燒肉粽這一類的菜單仍不斷在腦海裡面湧現

所以假使有人剛才看到台南市區有個詭異但帥氣的胖子一邊騎車一邊ku~kuku地笑著...
...哪有那麼巧的事,那不是我啦。

然後我就到了家樂福。

到家樂福的時候我一邊盤算著:除了草莓蛋糕還可以順便買雙新拖鞋、買個小茶几、買個
CD架、買幾顆新電池..blabla

單身男人的生活,完美。

算一算,要買的東西還不算少,我也不想空手搬茶几逛遍整間大賣場,看來是輪到推車出
場的時候。
走到入口,手往口袋裡一掏──槓,零錢只剩下一個五元。
這樣我要怎麼推推車?

轉頭往旁邊一望,年輕的警衛帥哥笑容燦爛得像是冬日裡的小太陽。
燦爛得我直想說──你以為你林志穎啊?傻笑給誰看?
老師勒,我總不能要他換零錢吧。罷了,沒有推車就沒有推車,茶几和CD架下次再買。

我把手機拿出來按了按,看看時間,假裝剛才不是在找零錢,接著大步朝賣場裡面走去。

我花了半秒鐘左右的時間讚嘆家樂福商品陳列之雄偉壯觀。
又花了比半秒多一點的時間幹譙家樂福商品分區的標示不良。
接著用足以將以上動作重複千次的時間終於讓我找到了本次購物的第一個目標──拖鞋。

身為一個窮人,縱有數十款不同樣式的拖鞋放在架上供人選購,但決定的過程卻一點也
不麻煩。
──反正找最便宜的買就對了。

於是「啪!啪!啪!」三、四雙價位逼近底層的平民拖鞋被甩到地上。
「唰!唰!唰!」一穿一脫地便試到了符合SIZE的鞋子。

買好了鞋,在尋找通往上層階梯的時候順道發現了要買給mp3用的電池,來到二樓經過一
陣搜索我終於要邁向今日特地前往家樂福的終極目標──麵、包、區。

時間已經過了凌晨一點,麵包架後燈火黯淡,離最後一次出爐已不知是幾個小時之前的事
情。遠遠便可看見架上空空蕩蕩,幾乎已被搶購一空,只餘下零星糕點疏疏落落地躺在架
緣角落。無聲,但以酥黃外殼及其香氣控訴這世間待它們的冷落與不公。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

我的心頭先是縮了一縮。
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知道我的草莓蛋糕小可愛是不是已忍受不住孤獨寂寞,先一步與某個
不知名人士攜手去了它方遨遊;或者不離不棄,懷抱著「我將至此」的冀盼猶自在架上苦
苦等待著與我來一場美麗的邂逅?

我朝著麵包架步步逼進,每一步踩出都是不安。
我對著麵包架秋水望穿,每一眼看去都是徬徨。
只不是那是逢晤佳人時的不安,亦或大夢將滅前的徬徨?

我的不安在麵包架的最邊緣一側停下,徬徨也隨這一步軋然而止。
然後,我笑。
那一笑不甜,那一笑不苦,那一笑只怒。
怒笑!

「槓!連草莓蛋糕都發我卡!」
哪裡還有什麼草莓蛋糕啊?早就被搶光了。
不要說瑞士卷,就連草莓夾心麵包都沒看到啊啊啊啊啊!

真不知道我三更半夜大老遠騎車到市中心來是為了什麼。
回頭再看一眼麵包架,幾條法國麵包橫七豎八地插成一束酥黃脆亮的花栽像在對我微笑。
一條標價42元。
「真貴!」我順手搶下一條。
底下,一包標籤寫著6入卻起碼裝了有一打的日式麻薯麵包怯生生地向我招手。
一包要價69元。
「真他老師的貴!」我隨手抓起一包。

算了、罷了、隨便了、那就這樣了吧。
沒有草梅蛋糕我吃個麻薯嗑個法國麵包配個草莓牛奶總可以吧?
滿腔怨忿不知該對誰生氣的我於是轉移陣地,將目標放到了冷藏櫃裡的草莓牛奶上。

片刻之後。

「槓!我怒了啊!這世間馬上就要大變了啊!為什麼一整排果汁牛奶、蘋果牛奶、咖啡牛
奶、巧克力牛奶、甚至綠豆牛奶都有,偏偏就是沒有草莓牛奶啊!為什麼隔壁一排草莓優
格、草莓優酪乳、草莓果醬,偏偏就是沒有草莓牛奶啊!光泉、味全、統一你們是怎麼回
事啊?你們難道不知道草莓牛奶是多麼偉大的東西,撫慰過多少獨身男性的心靈,怎麼可
以因為她現在退休你們就不賣草莓牛奶啊?統一!叫OPEN醬給我跪下來解釋清楚啊!」

我從無助到茫然、由茫然至憤怒、因憤怒而嘶吼,這嘶吼卻囿於時間地點限制,只能吼在
心底,大庭廣眾之下滿腔悲愴無從喧洩。縱使身體因忍耐而顫抖、縱使五官因悲痛而扭曲
,但這一刻沒有人能體會到我的心情,這一刻,沒有人懂!

有!

有人懂!

猛一抬頭,映入眼眶裡一張熟悉的面容。

這個人懂!他懂!

「啊...就多喝鮮奶啊...」老王,他懂!

印在光泉鮮乳瓶身的王建民,此刻笑容看來如煦溫暖,比之那名門口傻笑的警衛更加陽光
百倍。

「老王,你一定懂的對不對...」我輕輕地將那瓶鮮乳自架上取下:「是蘋果口味啊...」
但無妨,因為是老王。

結帳!

走出家樂福門口的時候剛好碰到外面在噴除蟲藥,露在袋子外的半截法國麵包害我擔心地
看了一下。

應該吃不死人吧?




打這篇的過程光泉老王蘋果鮮奶已經喝完,在此對著老王的圖像發誓
明天一定要吃到草莓蛋糕>口

寫那麼長幹什麼...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eimei
  • 果然是鉅細靡遺呀~

    我昨天去家樂福,他們好奇怪,收銀機不給換零錢耶!!沒有10塊怎麼推推車!!後來是好心的警衛先生給換的呢!!
  • 是..結帳出口不給換嗎?
    那這樣真的很怪,不太想做生意的感覺-.-

    投訴他!

    saturnshu 於 2009/06/18 13: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