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站到老翁身前,手裡握著一柄長劍。

老翁定定地看著他。

看著他舞劍。

而他舞劍。

劍舞。

劍起如清秋晨初於太峰絕頂綻放的朝陽驚艷璀璨,劍勢如伴隨旭日勃發的流雲紛騰奔放,及至劍落,那又是飄落在悠悠古城裡的一場細雨滌塵,颯爽清新。

老翁眼中閃現一瞬光芒。

如遇瑰寶,喜不自勝的光芒。

「高手。」老翁道:「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年輕人抬頭望了老翁一眼,意興闌珊,眼神既是輕視又帶憐憫:「你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卻清楚你的過去。打我練劍起始我就崇拜你,你的劍出得比誰都快,刺得比誰都準,下手比誰都果決乾脆。當年在江湖上行走的,何人不知你的大名?你一向是我所追逐的那個背影,倘若我用劍的天份能有你的一半,那麼今天你根本不需要來問我的名字。」

老翁心頭一怵,怔怔地向後退開半步。

「你有才能,有機會看得比別人更遠,飛得比別人更高。但你卻要自甘墮落,浪費一身的才能,到老什麼也沒能辦到。
「我不像你,沒有那麼高的天賦。我揮出的每一劍,磨練過程都是別人十倍的辛苦。正因為辛苦,才更珍惜這身本事的得來不易。
「我來,就是想要看看你,看看這個曾經受我仰慕的過去。我已來,我已看過你,看過這個如今已不值一見的你。我不會告訴你我的名字,但總有一天你會知道。」
年輕人斜眼傲睨,語氣越發淡漠冷峻:「等我到達那個你從未去過的峰頂,自然有人會來告訴你。那時你就會知道我的名字,那時全天下都會記住我的名字。而你,便等著瞧吧。」話說完年輕人便轉身離去,頭也不回地朝日落方向離去。

老翁幾度出聲呼喚,年輕人置若罔聞,自顧自地離去。

老翁呆立當場,探向年輕背影的右手久久未能放下,只在風中感到一陣唏噓,目送著年輕人的腳步漸漸離去。離去,直到身影淹沒在那輪血紅夕照裡。

人已離去。

老翁看向自己的右手。

蒼老、乾枯、顫抖著不受控制的右手。

這不再是用劍的手。

這手老得留不住榮耀。

不再值得驕傲。

『這不是我……』一個聲音在他心底如此說。細弱、卑微,像一簇垂滅的餘燼。

『這不是我、這不是我……』他揮舞著右手,對著漸漸垂落的夕陽亂抓一氣。手底空然無物,景色一片模糊。淚眼滂沱。

「這怎麼可能會是我……」終於,心底的聲音轉為低切的嗚咽。五指收縮,拳頭抓滅夕陽消逝之前的最後一縷餘光。

而日已盡。


--

08年寫的,轉貼過來。
一部分後來被剪貼去用在麒麟塚上面(´・ω・`)
點解第四章會寫不出來呢...我要變成那個老翁了嗎orz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