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在RM板的花痴文一篇XD

--

酷飛說叫我來寫天雷勾動地火心花怒放朵朵開口水亂噴花痴文。

我就在想,那我該寫哪一團?平常聽歌都是零零散散的聽,有一張專輯就聽一張專輯,沒
整張專輯就聽它個一兩首過癮。鮮少有衝著哪個樂團或歌手好讚好棒就瘋狂追到底的情形
,架上收藏的CD比較完整的也只有Radiohead和Muse的歷年專輯。可是這裡是RM板,來RM
板推這個應該會被噓到XX+劣退+無限水桶吧?

所以,要寫金屬團的話……

「難道要寫閃(ㄚ)靈(ㄊㄠˊ)嗎? U///U」我問。

「可以寫閃靈啊>\\\< 快點來表達你對桃姐的愛~~」酷飛說。

於是我就來了。阿桃好正。Freddy你這個好命鬼。

其實真的喜歡上閃靈只是這一兩個月的事情,但第一次聽閃靈的歌卻是在更早更早,早得
我也不記得確切年份的N年以前。

從前第一次聽閃靈的時候,只是覺得台灣難得有個團可以在國際大放異彩,自己人值得支
持一下,安捏恩加洗愛歹丸。加上被一堆歪果團體英文歌詞轟炸得頭昏腦脹,想說也該找
個本土團來平衡一下,好歹是聽得懂的國台語,用不著時時聽著主唱熱情激昂的吼上老半
天自己卻連一句歌詞也沒聽董。於是胡亂地在水管上看了幾支影片、無節操地從「嗶─」
上面「嗶─」了幾首歌。聽,然後覺得自己在愛歹丸的方面盡了一點人事。

必須說是盡了人事,因為當時只覺得這麼吵鬧的音樂怎麼可能聽得下去?倒不是嫌棄鼓聲
太重或者吉他聲的緊迫逼人,即便是徘徊於搖滾殿堂之外顧影徘徊近鄉情怯又遲遲不得其
門而入的萬年門外漢如我也還知道這是金屬樂之必備,而且也很能接受。女bass手Doris
時而神來一筆的合聲亦宛如天籟,更不用提在其他樂團裡罕能聞見的二胡能帶給人多大的
驚艷。

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可抱怨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世界是這麼的美妙,空氣如此清新,
Doris身材又辣又正到翻過去,我到底還在挑剔什麼?

那就要把一切歸咎於主唱Freddy的聲音了。

一如前言所述,想要聽閃靈除了心中那麼點無端的愛歹丸情懷作祟之外,希望找個不用邊
砸字典也能聽得懂他在唱什麼碗糕的語言也是重要因素之一。於是當時興沖沖的「嗶─」
了幾首閃靈的作品,試聽之後反應如下:

「(‧口‧)……幹!這蝦餃?挖ㄟ噴火龍勒?啊不對……這洗勒唱蝦餃!?這是國語?台
語?客語還日語?更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

我一面任由播放器放著音樂,一面查找網路上那首〈半氣 橫屍山林〉的歌詞。耳邊聽著
Freddy的黑腔嘶吼,絲毫不敢確定現在到底是唱到哪一段?唱到哪一句?明明是熟悉的語
言卻聽不懂歌詞這件事情,究竟該怪當年國文老師常常請假?還是我一不小跌入黑洞,來
到一個人類語言無法互相傳達溝通的妖鄉異地?

我的耐性大概只比鹹蛋超人變身後的能量多撐了幾秒鐘吧,然後默默的把播放歌單切回海
綿寶寶主題曲。從此閃靈打落冷宮、束之高閣,並暗想黑金死金這一類的玩意兒與我此生
註定無緣,而我畢竟比較適合海綿寶寶和派大星。

乃後光陰飛逝,歲月如梭。時移物易,冉冉盈虛。

時間來到約莫兩個月以前的一個夜晚,我心血來潮,在水管上搜尋著08年Diablo3製作消
息發表時的影片,想要重溫一下聽見吉他手彈出第一響Diablo經典配樂時內心的那份感動
,並希望將來後代子孫將D3燒給我的時候也能理解他曾曾曾曾曾阿公當時當刻的淚水是為
何而流。吶,就是底下這支影片了。



然而在搜尋關鍵字Diablo的途中,一不小心竟得了個意外之喜:



這個和經典遊戲大魔頭同名的團體,既沒有獠牙尖刺,也不會噴紫電紅火,打了大概也不
會掉寶,卻讓我在同一個晚上對同一首歌情不自禁重複按下十多次播放鍵。接著我便開始
搜尋他們家其他作品的影片,又一不小心讓我發現一個酗酒嗑藥過量的Dancing Queen:



不知是由於對這首歌曲旋律的熟識,還是因為歷經幾年下來熱血娘子酷飛大大瘋狂推歌丟
歌的鍛鍊,我居然覺得死腔其實還頗容易嗑,而且味道不錯。適逢是夜胃口奇佳,只上
Diablo這麼一兩道菜實在吃不飽,便想找人推薦些美味點心。然而看看時間,已屆三更末
尾,子丑交界。我所熟識的唯一金屬饕客酷飛大大早已下線睡美容覺,與周公甜甜蜜蜜約
會去也。於是我只能自力更生,想辦法幫自己弄點宵夜果腹。

就在這時候腦海裡閃過了一個名字─閃靈。

想起了閃靈。想著也許我該再試試閃靈。於是我在水管的搜尋列鍵入了兩個字:閃靈。
ENTER。

然後──



毛顫髮慄!毋是冰山地獄寒氣所逼!
是脫不開的阿桃!脫不開的阿桃!
脫不開,正姐阿桃!

脫不開的阿桃!脫不開的阿桃!
脫不開,正姐阿桃!

百層大小阿桃一一衝破!
被逼吸回阿桃寺,人間也阿桃!

震盪,十殿地獄阿桃!
阿桃,七七四十九封!
無解的桃,無解的桃!
阿桃,七七四十九封!

Doris好正。初看這支MV就被BASS手忘情投入的凜凜英姿整個電到。

Doris超正。假使上帝已經把美麗與慧黠同時生給了一個女人,之後居然還渾不知足的賜
給她所向無敵的搖滾威能,教我們還能憑什麼相信造物主是公平的!?

Doris超正的啦!基本盤80分。拿起BASS加10分。化完屍妝再加10分。當音樂奏落、貝斯
彈落就突破天際一萬分!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的完美寫照!!肥迪你這個好命鬼!!!

(以上全錯)

好吧,正常一點,花痴狀態再不解除底下就只能不斷出現「阿桃好正」這類字眼了。但話
說回來,在一篇針對閃靈而發的花痴文裡面,又有什麼字眼能夠比「阿桃好正」四字更確
切的表達出我對這個樂團朝思夜念溢塞滿腔又無處宣洩的磅礡愛意呢?阿桃好正。

好,說閃靈。

通常要我們形容一首好聽的音樂,我們會說:被電到、被打到、被感動到、被震撼到。這
些形容詞都很準確,但又不夠完整,不能詳實的描述出我第一次接觸到鬼縛這首歌時的亢
奮情緒。那種感覺像是你在瞬間全身麻木,喇叭裡面卻有個人拿著消防水柱瘋狂朝你噴灑
,而你非但沒有抗拒,反而滿心雀躍迎向如浪似濤接連不斷的衝擊,期待著喇叭裡那個可
愛的渾球可以給你更多更有力道的咆哮衝撞。而你滿懷暢快的笑起,終於體悟到世上終究
只有一個字能夠形容這種感覺,那就是「爽」,台語讀作「頌」!

更專業的東西我講不出來,總之吉他+二胡+黑死腔=爽。小時候在電視上看溫金龍的時候
絕對不會想到二胡是這麼有殺傷力的樂器。就算是羽人非獍也拉不出這種威力。

「這感覺真是強而有力!強而有力呀!」

「哈哈哈哈!不要給他停!我要看看這匹被閃靈炸到的宅馬會否喜歡得興奮扯旗呀!」

師父!救我……咳。回歸正題。

這之後我就開始聽起了閃靈的音樂,用國中水準的殘破英語力看著水管上一篇篇國外媒體
訪談,然後覺得阿桃真是越看越正。不過截至目前為止我也只收了他們後三張專輯─《永
劫輪迴》、《賽德克巴萊》、《十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平常比較慣說台語的關係,三
張專輯比較起來,我自己比較喜歡十殿和永劫輪迴這兩張台語專輯……唔,好吧,拿這當
理由可能有點勉強啦,因為不看歌詞的話大部分時間我還是聽不懂Freddy在吼什麼碗糕
orz

喜歡十殿,除了裡頭收錄的鬼縛是第一首把我電得哀哀叫的閃靈歌曲之外,它的背景故事
也是一個吸引我的原因。一個少年由生到死由死入生,幾度出入地府冥獄,從一個滿腔熱
血的懵懂少年,見證獨裁統治者的殘暴酷行,眼看親友手足相繼慘亡,歷經地獄極刑的苦
痛折磨,被鎖於孽鏡台苦守億萬年,最終與天地同朽,散化虛無。無奈、悲悽,充滿戲劇
張力,(站在欣賞一部作品的角度而言)非常有趣。

永劫輪迴就比較可怕了,講林投姐的故事,沒種如我不太敢在半夜聽它,那天殺的女鬼音
實在是讓人從腳底涼到屁股又從屁股冷上頭頂啊XD如果把林投姐用冥紙買肉粽養兒子的經
典橋段加進去恐怖感應該會再大幅提升吧。嗯,還好他們沒有這麼作。

好啦,講完啦,所謂我心目中的愛團閃靈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感謝您費心勞力看完了
這麼一大篇沒有內容的花痴文,如果看倌您還滿意請給個推,如有欠噓之處還請手下留情
XD

最後來幫忙宣傳一下12月25、26號閃靈的演唱會好了

http://www.indievox.com/a/thewall/event-post/6047

哭哭,要工作沒有辦法參加。請到時候有去現場的鄉民用靈魂替我傳遞我對閃(ㄚ)靈(ㄊ
ㄠˊ)的愛意。



Hail Cthonic!小黑大帥哥!阿桃大正咩!!肥迪你這個好命鬼!!!






我不是閃靈迷,我只是個阿桃飯(≧<>≦)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