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0790


今天早上接了個電話。

當時大覺未醒,好夢方酣。大臉貼著枕頭、四肢纏著棉被、身體粘著床鋪、腦海念著周公
、眼屎口水齊流、囈語鼾聲大作。
然後,電話來了。
就在人睡得正爽正舒服的時候,電話很不識相的來了。
熟悉的鈴聲音樂迴盪耳畔,我半睜著眼,伸出左手努力想碰觸這惱人的噪音來源。幾秒鐘
功夫在床頭櫃與電腦桌間來回探索,終於讓我摸到那吵鬧不停震動不斷白目不聽人話完全
不管別人需不需要睡眠的長形條狀附液晶螢幕高科技塑膠塊。多花半秒鐘時間遏制將之摔
向地板砸爛的衝動,然後把手機拿近眼前,要看清楚是哪個傢伙這麼沒公德心七早八早不
睡覺專門打電話擾人清夢這生兒子沒屁眼的……噢,是我媽。

「喂……」我有氣無力地接起電話,聲音有點模糊,腦袋不太清楚。大腦剛醒三分,另七
分還在與周公女兒甜甜蜜蜜難分難捨。

「喂?你還在睡覺嗎?」我媽。

「嗯……」

「我跟你說喔,媽媽早上出門的時候Melly也跟著跑出來,被關在鐵門外面。你先下樓開
鐵門讓Melly進去要睡再繼續睡。有沒有聽到?」

「喔……」

我胡亂答應了一聲便切斷電話,眼皮仍然闔緊、身體仍然賴在床上,用三分清醒七分沉睡
的腦袋整理方才從電話裡得到的資訊:

剛才我媽好像提到Melly還有鐵門什麼的?Melly,當然認得,我家養了五年多的母柴犬,
好吃懶作胖狗一枚,名字由來是海賊王裡的黃金梅利號。然後,嗯……媽說Melly怎麼了
?好像提到鐵門什麼的?對呀我家門口是裝了鐵門,進出都要靠遙控器開關,停電就很麻
煩了……停電了嗎?電風扇還在轉,應該是沒有停電……那Melly?Melly……睡醒再帶她
去散步大小便,噢好麻煩……呼嚕……。

強烈的睡意襲來,三兩下功夫我就將老媽電話裡交代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再度進入夢鄉
。等到全身流著大汗從床上被熱醒已經是十一點多的事情,離八點接到電話過了已有三小
時之久。

身為一個專業阿宅,睡醒起床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既不是刷牙也不是洗臉,不會是咖啡更不
是早餐。於是我面對電腦螢幕,抱膝蜷身窩在椅子上發楞。等待電腦開機的同時順便幫腦
袋也重新啟動,釐清思緒思考一下未來的方向、人生的目標、生命的意義、宇宙的起源、
世界的情勢、歷史的傳承、還有午餐的菜單。

好吧,主要是在想午餐的菜單。

拿起寶特瓶灌下一口水,乾了一晚的喉嚨稍獲滋潤。再輕啜兩口,咂咂嘴,略解唇角乾澀
,腦袋已清醒了七八分。就在此時眼角瞥見我的手機靜悄悄躺在床舖一角,蓋在零亂的被
褥底下,只露出螢幕上方一小角微弱地宣示著它的存在。我拉長身子將他拾過手中,刪了
兩封睡覺時收到的垃圾簡訊,看了一下日期、時間,注意力停留在幾個小時前的一通來電
顯示上。

來電人的名字寫著:MOTHER。來電顯示為已接通。由此看來稍早之前我曾經接過這麼一通
電話,麻煩的是電話內容講了什麼我一點也記不清楚。甩甩頭,讓腦細胞活化一些。腦海
裡依稀浮現幾個名詞:鐵門、Melly,嗯,還有什麼?鐵門、Melly……Melly……怎麼回
事,為什麼想到Melly內心會暗暗浮現一股不安?

「Melly……Melly……Melly……Melly?」噹的一聲,彷彿有人拿著銅鑼在我腦袋裡用力
一敲,令我頓時神志清醒,整個人從椅子上彈了起來:「糟糕!Melly!」

『Melly還關在鐵門外頭啊!』我倏然起身,幾乎要脫口大喊。但緊張的情緒也僅持續不
到一秒,轉念一想,關在鐵門外又有什麼了不得的?她以前也不是沒被關在鐵門外過。反
正我家門口就在小巷盡頭,根本就沒車子行人經過。屋外有簷有蔭,太陽再大也熱不著她
。緊張什麼?沒什麼可擔心的。

於是我套上褲頭,慢條斯理晃到樓下,等待鐵門開啟的同時心底還直抱怨天氣究竟是在熱
什麼意思的?

「Melly,進來──」門開到一半,先對著門外窮嚷嚷一陣,看看那隻笨狗反應如何。

──毫無動靜。

「Me──lly──」顫抖的聲線加上上揚的尾音,這次總該吸引到笨狗的注意了吧?

──沒有反應。

好吧也許她真的年紀大了,耳朵重聽超乎想像的嚴重,不拿個大聲公來喊恐怕請不動她老
人家,還是直接動用物理力量把她抓進門比較乾脆一點。

出了門口拐個彎往車庫一看,黃土飛砂,落葉隨風轉了兩轉,不見笨狗蹤影。

搔搔頭,走到巷口左右探看,依舊未得柴犬蹤跡。

怪哉。這狗生來有頭有腳有尾有毛還有特別多的肉,偏偏就是無膽。平日出門若是沒有人
跟著,絕對不敢遠離家門超過兩百公尺。即便偶爾鼓起勇氣獨自出外轉悠,也斷無離家三
十分鐘以上的紀錄。自早上收到阿娘電話的時間推斷,他離家起碼已有三、四小時以上,
不應該還在外頭遊蕩才對。除非……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突然想起她最近越來越嚴重的白內障,右眼已經近乎全盲,左眼也未必靈光;突然想起她
日益退化的聽力,時常站在她身後呼喊她也不見得理會;想起她行動遲緩的身軀,想起她
不再春風年少,已是出入需人看顧的老狗,想著想著,想他該不會傻傻地跑到馬路上出了
什麼意外吧?

前兩天老爹才在交代,Melly現在視覺聽覺退化很多,出門記得要帶牽繩,免得跑到路上
被車撞著。

我隱約感到一絲不安,抽出鑰匙發動機車,朝周圍幾條巷弄開始展開搜索。

時近正午,氣溫逾三十度,天氣正晴,天氣……太晴。藍天萬里綴飾幾縷若有似無的白雲
,毒辣辣的太陽毫無遮攔的綻放熱力,強度爆表的紫外線感覺多曬個兩分鐘就要皮膚癌上
身。車胎輾過燙熱的柏油路面,穿梭大巷小弄。汗如雨、沫如織,我於平日熟悉的街景中
苦尋笨狗身影。

來到早餐店騎樓時看了兩眼,早餐店養的大狗悠哉的待在狗籠裡,不像最近有被Melly騷
擾過的模樣;路過幼稚園門口停了片刻,大門整潔乾淨,沒發覺任何疑似Melly隨地大小
便的殘跡;行經某戶鄰居門口,空氣中飄著一股熟悉的芳香,大概是他家狗剛洗完澡,跟
Melly用的是同一個牌子。而我找了附近的停車場、工地、公園、便利商店,所有以前帶
她走過及她可能獨力前往的地方,遍尋不著。

「這笨狗到底跑哪玩去了……」我嘟嚷著,有點熱、有點累、有點煩燥有點急,對她的安
危卻不太擔心。猜想她早晚要回家,只不過一時半會兒不曉得上哪野去了。我決定先回去
看看,興許當我流著大汗滿世界找狗的時候她已經回家納涼去了也不一定。

……嗯,直覺不差,回家了。不過回家的不是狗,是我爸和我媽。

媽看我騎著機車回去,以為我載狗散步去了,便問:「Melly勒?」

我於是大略敘述了一下。

媽聽完臉色一沉,二話不說跨上另一台機車,直奔門外找狗去也。

我本來想阻止她『再等一等說不定狗馬上就會回來了而且我睡醒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我肚
子好餓妳有買便當回來嗎啊我的便當勒啊啊啊你把便當給我再走啊!』可她油門一施轉眼
間便不見蹤影,壓根沒留半點開口的餘地給我。我抓抓屁股,心想老爹老娘愛狗如命,擔
心狗女兒安危也是人之常情。而現在太陽這麼大,讓老人家在外頭奔波找狗,當兒子的犯
懶偷閒似乎不太像話,於是我也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再度發動機車跟著找狗去了。天殺的,
你知道現在油價有多貴嗎?

相同的路線相同的街景再晃過一遍,除了多流幾百cc的汗水之外,這一趟還是沒有什麼新
鮮發現。十多分後我再度回到家中,老媽坐在御本尊佛壇前唱啼禱告,另一台機車不在,
換老爹出門去找。老人家擔憂的神情讓人不忍多看,我奔回房間,上網查找打早至今有無
拾獲失蹤柴犬的消息。

一無所獲。

樓下傳來機車引擎聲由遠馳近,老爹在門外扯著喉嚨大嚷:「還沒回來?……有沒有可能
跑到永康市場那?我再去找找看……」呼的一聲機車飛嘯而去。

唉!這麻煩人的傢伙。拎起鑰匙,我不抱太大希望再度出門,目光急切搜尋黃狗蹤跡,腦
海想的卻是待會兒要寫的尋狗啟示該如何落筆。





--

這大概就是緣分吧。五年前妳毫無預警的來,五年後又匆匆沒了身影。記得當妳第一晚來
到我家的時候,老爹抗議的說:「這狗好醜,不要養啦,我們買隻漂亮一點的巴哥回來養
。」誰也沒想到五年後全家公認最溺愛妳、萬一妳有個三長兩短會哭最大聲的就是我家老
爹。五年來妳不知道用那假可愛裝無辜的外表欺騙了多少人的疼惜憐愛,每次媽帶你上市
場贏得一堆左鄰右舍的讚美回來時總會拿來當笑話講,但我知道媽媽心裡充滿了驕傲得意
──即便骨子裡你只是隻鬱悶又懶惰的蠢狗。但我也真的要感謝妳替代我那遠在北都異鄉
的妹妹還有我這不太孝順的兒子時常陪伴兩老身邊,給了他們不少歡笑與撫慰,這是我們
砸下大把飼料錢換來妳對家裡最重要的貢獻。

可是分離的時間還沒有到,我沒有批准,你還不許走。

這感覺說來很奇妙,即便在找她的同時我內心充滿各種無端冒出頭來的感性對白,心裡還
是沒有Melly要離我們遠去的感覺。只覺得──這蠢狗究竟上哪勾客兄去了?還不趕快回
家!

機車在家門前熄火,我小心把車遷入車庫停好,側身看妳抖著妳的肥屁股大搖大擺爬上階
梯,回頭投給我一臉無辜的傻笑。

──妳說我該上前抱抱妳好?還是該用力踹妳兩腳?

「Melly回來了啦……」我有氣無力地打開門,將妳趕進客廳。媽匆忙從佛龕前起身,著
急的臉孔瞬間轉化成笑容,連忙為妳倒上一大盆水和食物,生怕妳在外頭晃蕩太久渴著餓
著。看妳迫不及待將頭塞進盆裡大吃大喝的模樣,對照桌上擱置許久尚未開封的三個便當
,我真的有舉腳把妳踹出家門的衝動。

老爹也回來了,進門第一件事就是帶著滿臉笑容衝妳怒罵一頓。妳默默抬頭看了一眼,作
個無辜的表情,又低頭繼續吃喝。妳到底搞懂我們在氣妳什麼了沒有啊妳這大笨狗?

「下次妳再亂跑,我就把妳直接丟掉。」待你吃飽喝足,我抓著你的耳朵放聲威脅。

妳一副不想理會的態度,不耐煩地打了個呵欠,走到電風扇的正前方趴成一攤肥肉,緩緩
沉入夢鄉。

--
後記:

其實這是昨天發生的事情,本來想隨便紀錄一下,沒想到寫得那麼長,更沒想到寫得那麼
久,最沒想到寫得那麼亂無章法,全然沒頭沒尾,後半段不曉得自己在喇洨什麼,客倌您
要不嫌棄就湊合著看吧。

其實這事情說起來是我的過失,要是早上接到電話就認命下樓開門的話,也不至於鬧出這
麼大風波。據俺娘敘述,一早她要出門時Melly就待在車庫蓄勢待發,等到鐵門一開自己
就跑了出去,叫也叫不回來。我媽當時趕著出門,只能先把鐵門放下。這種事情以前也發
生過一兩次,但每次他自己散步完都會乖乖回到家門口等著,出去幾個小時不見蹤影還是
頭一遭,我們到現在還摸不清她這幾個小時到底是躲到哪去。加上狗的年紀也真的大了,
家人反應不免緊張一些。

唉,寵物,這讓人又愛又恨的東西。

有了這次經驗,往後應該會更加倍注意她的出入安危……嘛,養她的時候就決定要好好照
顧她一輩子了,發生這種狀況只能說飼主失職,在這邊要好好跟Melly道個歉──對不起
啦Melly,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了,反省))))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