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是從日本網站翻譯過來的,花了一兩個小時時間在看這篇,日文讀起來好辛苦(艸)
說是恐怖故事,其實靈異的部分並不太可怕,本來有點意興闌珊想說又被欺騙感情了。

但是讀到最後結尾幾章,某些人的行為讓我決定把它翻上來。
我只能說人類的自私真是令人髮指,地球好可怕,媽媽──。・°・(ノД`)・°・。


貼原文大概也沒人看,就不附了,有興趣自己點網址進去:

http://horror.8.tool.ms/812/



夢鬼(1)

「吶──,你們知道夢鬼嗎?」

全部的故事都是從這句話開始的。

那時候我還是小學五年級生。充滿活力,普通的男孩子。

像往常一般,在放學後的教室和感情好的朋友們聊天。
朋友的名稱就叫A、B、C、D、E、F。

A、B、C和我四個人是男生。
D、E、F三個人是女生。
我們七個人總是玩在一起。

說著言不及義的廢話,D突然間開口說:「吶──,你們知道夢鬼嗎?」

那一瞬間,眾人的笑容都消失了。

「夢鬼……是指那個恐怖故事對吧?」

「大家都知道喔。小時候作了壞事的時候,媽媽常常生氣地說夢鬼要來了喔來嚇我。」

「嗯嗯,我家也是這樣。」

夢鬼……所謂的夢鬼是在我們家鄉流傳的恐怖故事。不過實際情形什麼也不知道。

只是聽說在夢裡會有恐怖的鬼跑出來的這件事情。
就算只有這樣,小時候還是覺得很可怕。

「夢鬼怎麼了嗎?」

E詢問D。
不,就算E不問的話我大概也會問。
要問為什麼的話,因為夢鬼對我們小孩來說只有恐怖而已。

就算在說恐怖故事的時候,也不會把夢鬼這個詞說出來。

光是說出夢鬼兩個字父母親就會生氣。
像是小孩子不准說的話一樣。

所以對於D為何突然提到夢鬼的事情感到很在意。

「我知道夢鬼的真面目是什麼了。」

D得意地說,在眾人面前拿出一張紙和一張照片。
那張紙和照片非常的破舊,一眼就能看出不是最近的東西。

「那張紙怎麼了嗎?」A理所當然地向D詢問。

「這是記載關於夢鬼事跡的紙。之前去圖書館的時候,看到它夾在書裡面,和這張照片一起。」

D是在圖書館找到那張紙和照片的樣子。
我們家鄉的區域大抵可以分成三個區塊。

在三個區塊的中心地帶就有那麼一間圖書館。
也只有那麼一間圖書館。
所以,大家都是在這裡借書。

D因為喜歡讀書所以時常會上那間圖書館去。

然後D指著那張紙,開始說明。

「首先,所謂的夢鬼就是指在夢中玩捉迷藏。(鬼抓人,日文:鬼ごっこ)
鬼一開始就在夢裡頭了,大家努力逃跑不要讓鬼抓到。
被抓到的人接下來就要當鬼。
直到剩下最後一個人為止。」

大家不期然地噴笑。

「在夢裡面大家玩捉迷藏?」

「隨便想也知道不可能啊。」

「夢境只有一個人能看得見嘛。」

和預想實在差得太遠,大家忍不住哄堂大笑。

夢鬼的真相居然只是捉迷藏啊。
為什麼至今為止要對那種東西心懷恐懼呢……
總覺得像是笨蛋一樣啊。

「既然這樣說那就實際玩玩看啊。」D有點生氣地說著。

「就算想玩,要怎麼玩啊?大家又不可能夢到同一個夢。」B插話道。

擺出一副閒話休提的模樣,D繼續說明:「好好把話聽到最後嘛。好好按照規則來的話就可以作得到啊。你看,這紙上不是也寫了嗎?」

邊說邊開始讀起紙上記述的規則……

1.決定想要進行捉迷藏的地點。

2.準備能夠標示捉迷藏地點的東西。(比方寫上地址的東西,照片也沒有關係,可以具體表示出地點就可以了。)

3.將那個標示物發給所有參加者。

4.在裏側寫上自己的名字。(用不會簡單被擦掉的東西來寫。自己的名字一定要自己來寫才行。)

5.深夜12點的時候把它放在枕頭底下墊著。
一邊唸「夢鬼先生、夢鬼先生,請和我玩捉迷藏。」一邊把眼睛閉上。

上頭寫的就只有這些。

「嘿──意外地簡單呢,我還以為會更困難一點的說。」C興致盎然地插嘴。

「對呀,很簡單吧?這樣看來我們也可以作得到啊,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大家玩玩看嘛!」D笑著說。

「不過啊,大家都要玩對吧?不是會有中途覺得太可怕而不玩的人嗎?睡覺時大家都在自己的家裡,如果要玩的話大家不一起玩就不有趣了啊。」A作出一副「我才不怕勒」的語氣說著。

「所以我就想到了。」D回答道:「下禮拜學校不是有合宿的活動嗎?就在那天一起玩吧。大家都在,也就不會有人臨陣脫逃了。這樣就沒有意見了吧?」

是的,我們的小學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有舉辦合宿的活動。
大家一起做飯、一起玩耍、晚上在操場舉辦營火晚會。
是升上五年級後最期待的活動之一。

「這樣的話就沒有意見了。好吧,大家一起來玩,很有趣的樣子。」

大家初次一起度過的夜晚,在那一夜進行夢鬼,光這樣就令人期待不已。

「那就決定了喔。地點的話在這間學校就可以了吧,反正這張照片上拍的也是學校。等我拍完照片再分別洗給大家喔。」D笑著,自願擔當事前準備。

這時迄今為止都沒說話的F突然開口:「這張照片拍的是隔壁鎮的中學對吧?因為我有看過。」

對啊,確實是隔壁鎮的中學。我也看過那間中學好幾次,所以錯不了。翻到那張照片的背面一看……

「啊,有寫名字。」

那張照片的背面確實寫上了名字。
這麼說這張紙和照片的主人,以前也玩過夢鬼啊。

「這真是讓人期待啊,當天大家都要來喔!然後D,不要讓父母發現照片的事情喔。」A微笑著對D說。

「我知道啦,搞不好我父母也知道夢鬼的真面目是什麼呢。安啦,我會小心不被發現的。」D自信滿滿地回答。

那之後,我們就殷殷期盼合宿的那天能早點到來。

因為大家都在同一個班級,睡覺的地方也都一起。
或許有人覺得男生和女生一起睡不太妥當,那都還是小學生,不會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啦。

然後到了就寢時間,12點前我們大家都乖乖躺著,靜靜聚集在D的被子旁邊。

我們七個人按照D所說的,將自己的名字用油性麥克筆寫在照片背面。然後放在自己的枕頭下墊著。

接著到了12點。

這時我還對即將發生的真正的恐怖一點也不知情,懷抱著單純的好奇心。

眾人一起唸出了那句話。

「夢鬼先生、夢鬼先生,請和我玩捉迷藏。」

大家唸著,闔上了眼。

終於夢鬼就要開始了。



夢鬼(2)

「這是哪裡?又冷又暗……啊!」

噗嘰……

我不小心一腳踩進了什麼東西裡。
那是個日式的馬桶。

「嗚哇──好髒──倒楣透了。總之先從這裡出去吧。」

我打開廁所的門,走到外頭。眼前看見一條走廊。
廁所的門板上寫著男生廁所。
我見過這景色,這是我們的學校。
看來我們的夢鬼遊戲成功了。
不過怎麼回事?燈未免也太暗,而且也太過安靜。
夜晚的學校有這麼黑、這麼安靜嗎……
話說回來大家都到哪去了?
我一邊想著,一邊在夜晚的學校中前進。

嘎吱、嘎吱。

這時候,樓梯上傳來有人的腳步聲。

「誰、是誰!」

我害怕地叫出聲。

「太好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原來是E啊。

我:「有碰到其他的人嗎?」

E:「沒有,第一個遇到的是○○(我的名字)。這真的是在夢裡頭嗎……感覺好恐怖啊……」

我:「說是作夢,不過感覺好真實呢……是說這和平常的學校氣氛也太不一樣了。對了,你一開始是在哪裡?我是從那邊的男生廁所出現的。」

E:「我是從二樓的走廊開始的。然後走下樓梯就看見○○你了。」

看來大家開始的時候都是四處分散的。
這麼說其他人應該也在別的地方才對。

我:「首先先去找大家吧。然後說不定會有鬼在,安靜一點喔。」

E:「嗯,我知道了。不過○○,你剛剛發出好大的聲音呢。」

我:「……」

算了,從現在開始保持安靜。
說不定有誰會注意到剛才的聲音呢。

我和E安靜地前進。
內心惶惶不安,沒想到我們真的在玩那個夢鬼遊戲。

老實講,好可怕……現在說也遲了,但真的好後悔。
不過一旁的E應該比我更害怕,身為男生的我不振作點不行……

「吶,現在是誰在當鬼啊?他們說鬼一開始就在了,所以不是我們其中任何人對吧?」E在我耳朵旁邊小聲地說。

我:「是啊,大概吧。一開始的鬼不是我們的人當的……真不想被一開始的鬼抓到呢……不認識的人,總覺得有點……」

E:「我也是!絕對不要當第一個被抓到的。」

兩人下了決心,在幽暗的學校裡前進。
走了一會兒,便看見玄關。
『可以到外頭去嗎……』我一邊想,一邊試著去開門。

我:「不行,打不開……這裡也不行……那窗戶呢?」

玄關的大門,走廊的窗戶,試了一遍全都打不開。

鏘!鏘!

試著用旁邊的滅火器敲打,也是紋風不動……
想說反正是作夢敲破了也無所謂,但還是打不破……

我:「不行,打不開,敲不破……我們……好像被關在這裡頭了……」

聽我這樣講,E突然就哭了。
E好像一開始就沒有什麼興趣,硬是被逼著要參加的。

我:「放心啦,捉迷藏結束後就可以出去了,所以要堅持到最後喔。」

E:「說得也是呢,只不過捉迷藏而已呢。反正只是在作夢,哭個什麼勁啊我。」

太好了,停止哭泣了。對呀,這不過是夢而已。
就算捉迷藏沒有結果,一睡醒就會自然結束的夢,一點也沒什麼值得害怕的。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聽見遠處的走廊傳來的腳步聲。

漸漸朝這裡接近……

而且是用跑步的……

誰?來的傢伙是誰?
不過,也有可能來的人是鬼啊……

糟了,剛剛試著打破玻璃時,發出了好大的聲音。
到現在才警覺到自己的失策。

我:「E,總之先躲起來吧。來的說不定是其他夥伴的其中之一,但也有可能是鬼,看清樣貌以後再出聲搭話吧。」

E:「嗯,知道了。」

我和E一起躲進玄關放清掃用具的櫃子裡頭。
從櫃子的縫隙可以稍微看見玄關的狀況。
玄關因為有月光的關係,比其他地方明亮許多。
也容易看到來者的樣貌。

嘎吱、嘎吱。

這附近有人在。
而且馬上就要來到這個地方。

嘎吱、嘎吱。

看見人影了!

!!!!!

莫名有種想喊叫出聲的衝動,我用手拚命捂住自己的嘴巴。
E也和我做了相同的動作。

嘎吱、嘎吱。

來到附近了。
那傢伙不是我們夥伴的任何一人。
不,那甚至不能稱之為人……
輪廓雖然是人的姿態,但全身一片漆黑。
假使是在走廊搞不好就看不見了……
因為有月光的關係才能看得清楚姿態。

嘎吱、嘎吱。

那傢伙又更靠近了一些。
然後在我們躲藏的櫃子前停下。
雖然看到了它的眼睛,但那傢伙的眼睛真的可以稱為眼睛嗎……
眼睛的部分只有一片空洞。
簡單來講就像是影子。不過這黑影只有眼睛的部分照不出影子。
換言之只有眼睛的部分不是黑的,空蕩蕩什麼也不存在。
大小大概是一個拳頭左右。
那樣子的東西,現在就在我的眼前。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我已經害怕得不得了。
就在這時……

「喂──有誰在嗎?」

遠方傳來不知是誰的聲音。
那傢伙便朝著聲音的方向跑去。
短短時間裡發生的事,我卻感到十分漫長。
不但滿身大汗,還尿失禁了……

因為還是小學生的關係嘛。不,就算不是小學生,也還是很恐怖啊。

我:「E,先不要出去喔!說不定它還在附近,再等等!」

E:「……」太概是太害怕連話也說不了了吧。

沒有錯。
那傢伙是鬼!
夢鬼!

我們似乎玩了一個非常不得了的遊戲。
快點從夢裡醒來吧……
現在只能這樣希望了。

那樣的傢伙居然是鬼?
光想著要從那傢伙手上逃命就夠恐怖了。
就算是在夢裡,也太恐怖了……
我在櫃子裡這樣想著。

「嗚哇!你是什麼東西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

遠處傳來某人的驚叫聲。

是誰呢?
有誰被那傢伙抓到了嗎?
不過只要不是那傢伙當鬼的話就沒有關係了。
反正其他人都是認識的人嘛……

那時候,我是這麼想的。

 



夢鬼(3)


我:「好了,我看差不多了,出去吧。」

我和E忐忑不安地從櫃子中走出。
太好了……沒有人在。櫃子裡的密室實在是熱死人了。

況且,因為我失禁的關係,那味道實在讓人難以忍受。
兩個人都覺得不太舒服,坐在地上休息。

不,正確來說,是兩腳發軟站不起來才對。

我:「怎麼回事啊,那傢伙……比想像中的鬼可怕太多了吧……幸好這只是在作夢啊,真是的……」

E:「嗯,是啊……不過我已經受不了了。想趕快醒過來!捉迷藏什麼的我一點都不想玩了!」E淚眼迷濛,靠在我身上哭了起來。
我因為尿失禁搞得髒兮兮的說……

比起我而言,E更覺得害怕……我不振作點不行!

我:「放心啦,反正我們隨時都會醒過來。而且大概已經有人被那傢伙抓住了,所以已經不是那傢伙當鬼了。吶,這樣就沒那麼害怕了吧。」

我能說出口的安慰也只有這種程度,不過對這時的我來講已經算表現不錯了。

兩人抬起沉重的屁股,繼續摸索前進。
再來輪到誰當鬼還不知道。不,只要能碰上認識的人,不管是誰都好。
就這樣邊想邊走。

隨便進入教室裡頭是很危險的,萬一發生什麼說不定會來不及逃跑。
我走在前面,安靜地,小心翼翼地,走上樓梯,往二樓邁進。

「那傢伙……被抓到了嗎?他發出好可怕的慘叫聲說……」

「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啊,真是……」

「……」

?????

好像聽見誰的聲音……小心地接近,確認對方的樣貌。
是B和D。

我:「喂……你們兩個,沒怎麼樣吧?」

B:「嗚哇!……什麼啊,是〇〇和E啊,你們兩個沒事吧?怎麼搞的啊你?褲子都濕了。」

我:「不……老實講不能算沒事。褲子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拜託。比起這個,你們兩個一開始是在哪裡?」

B:「我一開始是在音樂教室喔,然後走了幾步就碰上了D。」

D:「我是從理科教室開始,在走廊上走著想要去找大家,首先遇到了A君,然後遇到了B君。接著A君說要去找大家,一個人大聲嚷嚷著走了。之後聽到A君的慘叫,我們兩個很害怕,就拋下A君不管逃到這裡來了……」

說完D便陷入沉默,輪到B開口。

B:「你說不能算沒事……發生了什麼事嗎?你的褲子是因為碰上什麼事情才會變這樣的吧?到底是怎麼了?」

我和E拚命說明剛剛發生的事情。
包括鬼的模樣、出不了外頭的事、還有鬼聽到慘叫之後就跑掉這種種的話都說了。

B:「真的假的……那A現在,不就被那怪傢伙給抓了。啊啊,我討厭玩這種恐怖的捉迷藏啦,我從一開始就不想幹這種事情的啊。D,你要負起責任喔!」B對著D怒罵起來。

D:「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啊!大家不是都興高采烈地贊成嗎!?我也覺得很恐怖,想早點結束這種捉迷藏啊!」

B和D開始吵架了,不妙……發出這麼大的聲音會被發現的……

我:「喂,你們兩個別吵了,在這裡吵架也沒有什麼意義。而且發出這麼大的聲音,會被鬼發現的喔。還不確定A是不是已經被抓住,我可不想要再遇到那個奇怪的傢伙了……況且這只是夢,醒過來就什麼都結束了啊。」

聽我這麼講,B和D都說了「抱歉」,然後沉默下來。

太好了,總算是恢復了冷靜。不過這冷靜能持續多久呢……
我們還是小學生啊,當然會覺得害怕。大家都覺得害怕啊。

E:「謝謝你,〇〇。」

這句感謝實在令人欣慰。
我們現在有四個人在,況且就算是A當了鬼,也比那個怪傢伙要好得多。
這麼想著,我們四個人安靜地前進……

就在這時。

噠噠噠噠噠噠噠……

從對面的走廊傳來了腳步聲。
是跑著過來的。是誰?A嗎?其他人嗎?還是……

果然是注意到剛才吵架的聲音了嗎?
我們四人停下腳步,準備確認腳步聲主人的身份。

不過走廊很暗,想看得清楚需要靠窗戶旁的月光照明。
所以我們退到能見到窗戶的最邊邊位置,等待腳步聲接近。

噠噠噠噠噠噠噠……

又聽見腳步聲,而且越來越接近……
不過還看不清楚樣貌。
然後,突然間對方現身了。

!!!!!!!!

「嗚哇!這傢伙是什麼玩意兒?」

「還是那傢伙啊?不是輪到A當鬼嗎!?」

「呀──!我不要啦……」

「不要過來!」

我們在確認對方姿態的瞬間一起逃跑了。
不逃不行。沒有錯,又是那傢伙。
那個渾身漆黑的樣貌,還有那對眼睛……
先前的恐怖感再度襲上心頭。

我只能拚了命地逃跑,完全沒有回頭。
害怕得不得了,不敢往後看。
一直跑到喘不過氣來為止。
也不曉得跑了多久,我在無意間跑進了某間教室。

「哈、哈、哈……」

已經跑不動,也喘不過氣來了……
我當場倒在地上。

大家都上哪去了?走散了嗎?
我一路跑上三樓,然後拚了命的跑到這間教室。

已經聽不到腳步聲。太好了,成功逃掉了。
不過其他人……大家,跑到哪裡去了呢?

難道說是被抓了……冷靜點,現在先考慮恢復體力的事情就好。
雖然很對不起大家,不過現在沒有餘力去擔心別人,
光是自己的事情就夠勞心費力了。

我做了個深呼吸,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兩腳忍不住直打顫……沒有辦法,
迄今為止從沒遇過這麼恐怖的事情啊。

過了好一陣子,兩腳的顫抖才停下來。
總算是恢復了冷靜,看看周圍,發現這教室是家政教室。

「家政教室的話,應該有什麼能派上用場的東西才對,有什麼呢?」

我將附著流理臺的桌子的抽屜打開,從裡頭拿出菜刀。
因為是家政教室,所以有料理實習用的菜刀。
如果那傢伙再來的話,就用這個把它給……

也是因為太恐懼了才會想到要做那樣的事情,現在想起來也不過就是個夢。
明明是在夢裡……不過實在太真實了,
那時的我完全把是在作夢的事情給忘了,
而且也忘了是在捉迷藏。
小學生的腦袋裡只想著『被那傢伙抓到的話就會被殺死,既然這樣我就反過來把他給殺死。』這類的事情。

應該就這樣躲起來就好嗎?還是應該去找大家呢?
躲起來雖然也是個辦法,不過我不想一個人待著。

一個人也沒有,又暗又靜的家政教室,除了自己的呼吸聲以外什麼也聽不到。
而且也不能開電燈……打開的話會被發現這裡有人在。
我就只能待在這樣的黑暗之中。

況且如果那傢伙到這裡來了,也無路可逃……
光想像就覺得非常恐怖。

驀然看向窗戶。
透過窗戶,越過中庭,可以看見對面走廊的窗。

「嗯?有人在跑步。不對,是在逃跑。是誰?」

透過月光我看見了對方的模樣。
是C,不過只有C一個人嗎?

!!!!!!!

我毫不考慮地把頭離開窗戶躲了起來。
在月光下,那一瞬間我看見了……

是那個渾身發黑的傢伙。

C現在正被那傢伙追趕著。那B、D、E已經被抓到了嗎?

不,被抓到的話應該就不會還是那傢伙在當鬼……
所以還沒有任何人被抓到嗎?

這樣也很奇怪,至少也應該已經抓到一個人左右了吧。
兩腳又因為恐懼而顫抖起來。
好可怕……明明只是在玩捉迷藏而已啊……

話說回來現在幾點了?
感覺上,時間應該已經經過很久了。
我看向家政教室裡頭的時鐘。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還在12點?」

對,時鐘一動也不動地停止。
難道是這裡的時鐘壞掉了嗎?那也太巧了吧。
我們從12點開始玩夢鬼,然後這時鐘也剛好停在12點。

難道說,會一直保持在黑夜的狀態嗎?
我本來還想說撐到早上情況就會好一點,所以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稍微冷靜一些之後就離開這裡吧,我不想再一個人待下去了……」

我自言自語著,等到體力恢復之後,右手拿著菜刀,走出家政教室。



夢鬼(4)

我右手拿著菜刀,從家政教室走出去。

有沒有其他人在呢?我不想一個人。不過,說不定會碰到那傢伙……

這時我注意到了,現在比起剛開始的時候,看東西視線要清晰許多。
不過週遭的黑暗其實沒有改變。

應該是眼睛已經習慣黑暗了吧,所以剛才才能立刻認出B和D。
不過,只有那個傢伙無法馬上認出來。

它幾乎和周圍的黑暗同化了,不近看根本無法確認。

除非有月光照明……還有腳步聲。
從現在開始只要聽到腳步聲就當作是那傢伙來了或許比較好。
等接近就太遲了啊。

一邊這樣想一邊謹慎地前進,一邊察看各教室的情形。
那傢伙說不定就在附近,要保持在隨時都能逃走的體勢才行。

這裡沒有半個人在……這裡也是。
一邊焦急地希望能遇見其他人,一邊察看各間教室。

就在來到六年三班的教室前面時,又聽見了腳步聲。

嘎吱、嘎吱。

說不定是那傢伙……
我一害怕,不經意躲入了教室裡。
不妙,如果在這裡被發現的話,可是無路可逃的啊……

別緊張,只要在那傢伙通過前不被發現就好了。

已經不能出這間教室了,離開的瞬間,說不定會撞上那傢伙。
在它的腳步聲通過之前只好繼續躲在這裡了。

嘎噠嘎噠……

突然間,聽見放掃地用具的櫃子週遭好像有什麼聲音。

是誰?有誰在這裡嗎?是那傢伙?
我戒慎恐懼如履薄冰地,朝講臺方向前進。
右手緊緊握著菜刀,如果是那傢伙就拿這菜刀戳死它。

一口氣接近之後,櫃子門打開了。

「哇!什麼啊,是〇〇啊……太好了……」

躲在櫃子裡頭,低聲啜泣的原來是E。
看來已經很疲憊的模樣,身子也不停發抖。

我:「放心啦,是我。是說,E,B和D到哪去了?你們不是在一起嗎?」

E:「嗯,其實,那時候我們是往一樓逃,可是被那傢伙追上了。在我以為要被抓到的時候,突然間,B把D醬她……」

我:「D怎麼了嗎?發生什麼事了?」

E:「D醬她、她被抓來當成人肉盾牌了……那時候D醬叫得好悽慘,可是B,還是把D醬給……」

我:「……這麼說,D和B都被抓到了嗎?」

E:「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趁那一剎那的空隙一路逃到這裡來。對那兩人見死不救,可是……真的好可怕呀……」

我:「我知道了,E。誰也不會責備你的,換了是我也會這樣做啊。」

說完之後E還是不停在哭,這也難怪了。
朋友就在眼前被那傢伙襲擊,自己卻見死不救。
一定感到很深的罪惡感吧……還有恐怖感。
換了是我也會哭的。

就在這時。

啪噠!

怎麼回事?
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
離這裡還有一段距離,看來是有人把各教室的門逐一打開的樣子……

啪噠!

又來了,比剛剛更接近。確實在朝這裡接近中……

啪噠!

現在走出教室的話肯定會被發現的。是那傢伙嗎?還是其他人呢?

啪噠!

馬上就要到這了。
不妙……這樣下去會被發現的。

我:「E,仔細聽好。我現在要從這教室出去。有人正在接近這教室,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會被發現的。
說不定來的不是那傢伙,但誰也不敢保證。所以我要去確認那個人的身份。」

E:「不行啦,太危險了……一起待在這裡啦。」

我:「假使來的是那傢伙怎麼辦呢?你跑不快對吧?而且要是有個萬一,我也還有菜刀,所以不要緊的。
不要緊的,我絕對還會回來,所以你在這裡等著就好。」

E:「嗯……知道了。你一定要回來喔,約好了喔。」

我:「嗯,約定好了。」

丟下這一句話,我走出教室。
走廊一個人也沒有,不過……

!!!!!!

從隔壁距離兩間的教室走了出來……是那傢伙!全身發黑的那傢伙!
仗著從走廊窗戶射進來的月光看得一清二楚。

不妙啊……快逃啊……快逃啊……快點逃跑啊……
可是腳動不了,因為害怕而動彈不得。

動啊、動啊、動啊!

噠噠噠噠噠噠……

終於腳可以動了,但是和那傢伙的距離已十分逼近,
這樣下去說不定會被追上。

我跑到走廊轉角的地方轉彎,停下,兩手握著菜刀等待。
那傢伙也在轉角拐了彎。

「哇──!」

我用力把菜刀對著它刺了下去,管它恐怖什麼的早就拋到九霄雲外。

「太好了……殺掉了……我贏了。」

由於實在太可怕的關係,我跌坐在地,提不起一絲力氣。
菜刀噹一聲落在地上,手忍不住直發抖。

!!!!!!

那傢伙沒有死!
像什麼事也沒有的樣子,朝我伸出手來……

不行了,要被抓了。不,要被殺了。
我想著,閉上眼睛,把臉埋進自己手裡。

「……」

咦?什麼也沒有發生,什麼也沒有發生耶。
我惶惶不安地睜開眼睛。

那傢伙不見了……看得見的只有落在地上的菜刀而已。

「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傢伙不見了。」

我弄不清楚狀況,確實剛才那傢伙就在我的眼前,我還以為要完蛋了。
可是現在不見了……消失了嗎?

手腳還在顫抖著。

「對了,E!」

我想起了E,敲敲發抖的雙腳,緩緩站起。
然後朝E所在的地方走去,無論如何希望她能平安啊。

她大概也很擔心我吧……不快點到E那裡去不行。

快步奔向E的所在位置。

啪噠!

走入教室,接近E藏身的櫃子。

我:「E,安全了!是我,我沒有事情。
剛剛被那傢伙追上,被抓到了,不過不知為何那傢伙突然就不見了。
所以我想大概那傢伙已經不在了吧,被我的菜刀刺到所以消失了嗎?
……E?吶,聽得到嗎?」

我對著E躲藏的櫃子說話。
不過E一點反應也沒有,好像沒有聽到我說的話的樣子。

我:「喂,E!」

我試著打開櫃子,可是打不開。
裡頭像是有人死命用力,不讓我打開似地拉著櫃門。

E:「不、不、不要……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這邊!」

我:「喂,E,是我啊。快打開啊!為什麼要把櫃子關上呢?」

我更加使勁拉著櫃門,努力想把櫃子給打開。

E:「不要……不要,你去那邊,不要過來!」

真的聽不見我的聲音嗎?

我:「所以說是我啊!冷靜一點吧!」

死命拉著櫃門,終於打開了櫃子。

E:「呀──!不要過來!!!」

我:「是我啊!我!〇〇啊!喂,E……」

我伸手抓住E的肩膀……

啪!

就在那一瞬間我醒了過來。這裡是……大家睡覺的地方。
大家還在睡……太好了,從夢裡醒過來了!

不過衣服已經被汗水浸得濕透了,枕頭也被眼淚弄濕了。
然後褲子……沒有濕,太好了……

對了,時間呢!現在幾點了?

一看時鐘,已經是早上六點。
天邊已經微微發亮。
總之,我捏捏自己的臉頰,確認一下。

好痛……太好了,已經不是在夢裡了。
這麼想著,安下了心,再度睡了下去。

乓、乓!

「喂──,大家,早上了喔。有沒有睡飽啊?來,起床了喔!」


夢鬼(5)

我被老師的聲音給叫了起來。
確認了一下老師的臉,再看看班上的同學。
太好了,這不是在作夢,已經回到現實了。
這麼一想就安心了。

「好了,大家,先去把臉洗一洗,恢復一下精神。
學校準備了早餐,等等到體育館集合用餐喔。
咦……E醬?E醬?起床了喔,E醬?」

老師走到E的旁邊,搖搖她。
E還沒有睡醒,其他人都起床了說……

那也沒辦法,我還很想睡覺,明明是作夢時發生的事卻搞到身體超級疲勞。
感覺就像真的到處逃來逃去玩過捉迷藏一樣。

「真拿她沒辦法,再讓E醬睡一下吧。
來,大家把被子疊好,早點去吃早餐囉。」

我們收拾著自己的棉被。
對了,照片,我從枕頭底下把照片拿出來。

「咦?沒有寫名字?昨天晚上確實有把名字寫上去的啊……」

應該寫在照片上的名字消失了。
只有我這樣嗎?我思考著,向除了E之外的五個人(因為E還在睡覺)確認了一下。
大家照片上頭的名字都消失了。

D:「吶,快看,這張照片上的名字也消失了,之前本來有寫的對吧?」

D所指的,是她最初連同那張紙一起拿給大家看的照片。
之前確實是寫了名字,不過已經消失了。
怎麼回事……E的名字也消失了嗎?

我們把照片收進包包理。
然後洗了臉,去吃早餐。
昨晚一起玩夢鬼的六個人(E還在睡覺)聚在一起吃著。
談論起昨晚夢鬼的事。

A:「是說,真的好可怕啊,夢鬼。不過現在想起來又覺得好有趣,雖然我馬上就被抓到了……」

B:「對啊,真的不像是在作夢。果然那之後你就被抓到了啊。
話說回來,大家真的都夢到同一個夢了,好厲害啊!」

C:「對呀對呀,我也是在走廊被那個黑色的傢伙抓到了,不過被抓之前一個人也沒有碰見,只有聽到聲音而已。
後來我遇上了〇〇,但是一出聲叫他他就馬上逃走……最後還用菜刀刺我。
不過什麼事也沒有就是了,畢竟是在作夢嘛。」

等一下……我雖然在家政教室看見了C,但是沒有碰面啊……
而且,菜刀?我用菜刀刺的不是C,而是那個全身黑的傢伙才對啊。
感覺哪裡怪怪的……

D:「我和A君、B君、和〇〇君、還有E醬碰面了喔。不過B君居然把我……」

B:「抱歉抱歉,真的對不起啦。不過那是在夢裡發生的事嘛,原諒我吧。
不過我以為你被那個黑色的傢伙抓到了,你卻突然消失了說。
然後就換我被那傢伙給抓了……
之後我有看見C,C不知道爲什麼逃跑了。
追過去一碰到C,我就醒過來了。」

C:「啥?我沒有遇上你喔!我只有碰見〇〇和那個黑色的傢伙而已。」

D:「我知道那個黑色的傢伙消失了沒錯,可是我沒有消失喔,我還在喔。
然後我一碰到B君以後,就醒過來了。
結果當鬼的只有那個全身發黑的傢伙而已喔?這樣子不是很奇怪嗎?F醬有碰上什麼人嗎?」

F:「我一開始是在一年一班的教室,一出教室就碰到大家說的全身發黑的傢伙了。我害怕得動不了,以為要被抓到的時候,全身黑的傢伙就消失了。
然後我聽到玄關有鏘鏘的聲音,以為有誰在那邊,走到玄關一看一個人也沒有。不過滅火器掉在走廊上,可能這之前有誰在吧……」

等一下,拿滅火器想要敲碎窗戶的人是我啊。
然後我和E躲進了能夠窺視玄關的櫃子裡。
但是來到玄關的不是F,是那個黑呼呼的傢伙啊。

F:「然後我聽見了有人的聲音,往聲音的方向走去,就看到了A君。A君一看到我就大叫著逃跑了,所以我就追了上去。喊著:『是我啊、是F啊』,也沒有半點回答……
直到A君跌倒的時候,我一碰到A君,然後就醒過來了。」

A:「咦?我沒有遇到F啊。我一開始遇到的是D,再來遇到了B。
之後沒多久就被那個黑色的傢伙給抓到,不過那傢伙不知道爲什麼就消失了。
後來我又遇到了B和D和〇〇和E。說起來那時候你們也是拚命從我身邊逃走呢……
我追上去了之後,B把D當成人肉盾牌來擋我。
爲什麼要這麼害怕呢?來的人是我啊。
然後我一摸到D,就醒過來了。〇〇遇上了什麼人呢?」

又來了……我沒有遇到A啊。和B、D、E在一起的時候碰上的,是那個黑呼呼的傢伙才對。怎麼回事啊……

我:「我遇到的是B和D和E,還有黑色的傢伙而已,除此以外誰都沒有碰到。我雖然有從家政教室看到C,可是沒有和C碰頭。A也是一樣。
我一開始遇到的是E,一起走到玄關去。本來想到外頭去,試著想把走廊的窗戶給打破,但是沒有用,玄關大門的玻璃也敲不破。
然後我聽到有人跑步的聲音,太害怕就和E一起躲進櫃子。從櫃子裡窺視,看到了全身黑的傢伙……然後有聲發出了一陣聲音,那傢伙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然後我們從櫃子裡出來,上了二樓,在那裡碰到B和D。
和B、D、E再一起的時候,那個黑呼呼的傢伙又出現了……」

A:「所以說那個是我啦!我聽到很吵的聲音,走近一看發現你們在那裡。
可是你們居然都逃跑了……」

D:「等一下,那時候我們看到的不是A君,而是那個黑色的傢伙啊。
而且我還被那傢伙給抓了……〇〇君後來去了哪裡呢?」

我:「我逃到三樓,然後一路逃進了家政教室,在那裡拿到了菜刀。
那之後去了好幾間教室,然後聽見腳步聲……
我很害怕,就躲進了六年三班的教室。
結果E也在那裡,不過走廊上傳來開門的聲音,漸漸朝我們接近。
我怕萬一來的是那個全身發黑的傢伙,我們兩個就會被發現了。
所以跟E說我要去調查一下讓她待在原地,就出了教室。
剛走出教室那個黑色的人就從附近的教室走了出來,所以我就逃了。
想說要是被抓到就完蛋了……我就拿菜刀刺了那傢伙。
但是那傢伙居然沒有死……我想說這下死定了的時候,那傢伙突然就消失了。」

C:「那是我啦!那個黑色的人消失了之後,我想看看有沒有其他人在,就一一察看了各間教室。
走出六年一班的教室時,看到〇〇在走廊上。
出聲叫你你也不回應,而且還逃跑了。想說好不容易追上你的時候突然拿菜刀刺了過來……
然後我摸了你之後人就醒了。」

什麼啊……大家講的情況都不一樣啊……怎麼回事……

F:「〇〇君後來怎麼了呢?」

我:「我後來回到了E所在的地方,她躲進了櫃子裡頭。
不過我出聲叫她她也不回應……
努力了半天櫃子也打不開,好不容易打開了,她突然就尖叫了起來。
然後我碰到E之後,人就跟著醒了。」

D:「等一下!剛剛開始大家講的話都兜不上邊啊!大家都在說謊嗎?」

A:「才沒有說話勒!我說的話都是真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開始吵了起來。
我並沒有說謊,大家大概也沒有說謊吧。
那爲什麼大家講的話通通都不一樣呢?
唯一能確定的只有大家都在學校,玩夢鬼這件事情而已。

稍微把大家的話整理一下:

首先A說他先遇到了D,然後遇到了B,之後被黑色的人襲擊。
之後黑色的人消失,遇上了我和B和D和E。
之後碰了D的身體,就醒了過來。

B說他一開始遇上了A和D,但是A被黑色的人襲擊之後,就和A走散了。
接著遇到我和E。
四個人被黑色怪人追趕的時候,把D當成了肉盾。
然後D消失,只剩下黑色怪人。
接著被黑色怪人抓到,黑色怪人也消失了……
後來遇上了C,一碰到C之後就醒了過來。

C一開始碰上了黑色怪人,被黑色怪人追上來抓住。
然後黑色怪人消失,在各間教室調查的時候遇上了我。
之後被我用菜刀一刺,卻沒有受傷。摸到我之後,他就醒了。

D一開始遇到A,然後遇到B,A被黑色怪人襲擊之後就和A走散了。
之後和我還有E碰面,被黑色怪人追趕。
接著被B拿來當肉盾,被黑色怪人抓到。可是黑色怪人卻消失,只剩下B在。
碰到B之後就醒了。

E最初先遇見我,然後兩個人一起到了玄關,碰到黑色怪人。
接著遇上B和D,又遇到黑色怪人,趁著B和D被襲擊的空隙逃到六年三班的教室。
又遇上了我,我被黑色怪人襲擊,回去的時候她還在那裡。
之後怎麼樣就不曉得了,能快點醒過來的話就好了……

F最早就先碰上了黑色怪人,以為自己要被抓了,黑色怪人就消失了。
之後碰到了A,摸到A的身體就醒過來了。

然後是我,一開始遇到E,之後去了玄關,從櫃子裡看到黑色怪人。
之後遇到B和D,被黑色怪人追趕。
一路逃到家政教室,拿到菜刀,在各教室間巡視。
在六年三班的教室碰到E,出教室的時候又碰上黑色怪人。
用菜刀刺向追來的黑色怪人,對方卻沒有死,然後就被抓到了。
接著黑色怪人消失,回到了E那邊。
然後摸了E,就醒了過來……

以上。

等一下……思考,仔細思考。

目前知道的事情是,被黑色怪人抓到後,黑色怪人便立即消失。
被抓到之後再碰到其他人的身體,就會馬上醒過來。這點大家都是一樣的。

而且被抓到之後別人似乎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還有,被人看見後,只要一靠近對方就會馬上逃跑……

!!!!!!!

難道說……被黑色怪人抓到了之後,自己也會變成那副黑呼呼的模樣嗎?

仔細想想,這是在玩捉迷藏,被鬼抓到的那個人就要當鬼。
捉迷藏本來就是這樣玩的。
所謂當鬼……就是變成黑色怪人的意思嗎?

也就是說,只有本人不知道自己當了鬼,變成全身黑色的樣子,四處去追其他人嗎……
從話裡的情報看來實情就是這樣吧。黑色的人就是鬼,這點絕對沒有錯。

而且抓到下一個人輪到別人當鬼的時候,就會醒過來。
這樣講起來的話就合情合理了……

等等,不過D說鬼一開始就在裡頭了。除了我們之外還有鬼在才對。
一開始的鬼啊……
我又聽了一次大家的說法,思考,整理了一下。

最初的鬼是F遇到的那個黑色怪人。
理由是因為誰也沒有見到F的關係。

接下來,當鬼的順序是A、D、B、C,然後是我。
最後是……E。

E是最後一個當鬼的,然後E還在睡覺……

難道說……

我走到E的身旁。

「喂!E!起床啊!快點起床!」

不行,不管怎麼叫她怎麼搖她都沒有要睡醒的跡象。

大家當了鬼之後,都是碰到別人,然後就醒過來了。

可是E還沒有醒。

難道……E還在夢裡面,玩著捉迷藏嗎?

可以抓的對象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啊……

這時我從E的枕頭底下,瞧見了露出一小角的照片。
於是我把照片拿出來,往背面一看……

「名字!上頭有寫名字!是E的名字!」

E的照片,名字還寫在上面。

我們大家照片上的名字都已經消失了說……






--
目前翻完前五章,後半段五章銳意趕工中(ゝ∀・)⌒☆

是說翻譯這件事,這幾日深深體會到:
讀得懂、和翻譯出來、和翻譯出來讓別人看得懂,真的是三個很不一樣的境界。
要翻譯得好,那又更不簡單了。

努力中(.ω.)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だから何故急にDが夢鬼と口にしたのかが気になった。
    因此對於為何D突然間提到夢鬼感到在意

    您少翻了一句,感謝您的用心,辛苦囉:)
  • 噢噢,真的,居然漏掉這句。已經補上了,感謝提醒!

    saturnshu 於 2014/07/06 11:07 回覆

  • 晴雲kame
  • 最讓我驚訝的是,這既然是事實
    本來以為是猿夢或是一個人的捉迷藏的小說
    (最佳喜歡後者的小說)
    沒想到是另一個不那麼廣為人知的傳說
    而且好淒涼

    原本以為是被抓的人的身體被吃掉
    所以沒看到人,只看到黑鬼
    結果既然是這樣........
    雖然個人比較喜歡
    剩下兩個人
    鬼來了,然後不義之友拿朋友當肉盾
    結果成為最後的鬼,這樣的........
    不過事實總是最無辜的人吃虧
    我也不得不承認這就是事實

    只是主角他們都舒緩了一件事
    一開始有說
    [直到剩下最後一個人]
    那就代表被抓的人會消失,原因不明
    最後一人的下場也可能是悽慘的

    這篇很有可看性
    一直是驚喜(嚇)連連呀XDD
  • 應該是用竟然不是用既然XD

    唔,我不覺得這是事實啦,怎麼看都像小說,不過代入一些煞有其事的敘述讓讀者認為真有此事。
    是個有趣的故事,謝謝你回了這麼多的心得,也很高興你喜歡他。

    saturnshu 於 2016/06/09 2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