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篇1~5回。
原文網址:(第六章開始)
http://horror.8.tool.ms/817/

夢鬼(6)

「〇〇君,怎麼了嗎?為何這麼急著要把E醬叫起來呢?
雖然說老師也覺得她差不多該醒過來就是了……」

我:「不,沒什麼……只是,有點……」

老師大概覺得我舉止可疑,便過來和我搭話。

老師:「再讓她睡一下吧。大概是第一次外宿太興奮,昨天沒有睡好的關係吧?〇〇君還是早點去吃早餐……」

!!!!!!

老師突然抓住我的手,那隻手上正捏著從E枕頭底下拿出來的照片……

老師拿起那張照片,翻到背面一看。瞬間,老師臉色大變。
然後把我拉到走廊,確認周圍沒有人之後,才開口說話:

老師:「這張照片是E醬的對吧?〇〇君知道這張照片是什麼東西對吧?是不是呢?快回答我!」

平常個性溫厚的老師突然生氣了……
我從沒見過老師這樣子的表情。

我:「不,那是……」

老師:「快回答老師!」

我:「是!那是E的照片!然後我也知道我的……不,我們的照片代表什麼意義。
不過老師,我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啪嘰!

話說到一半,老師突然揮了我臉頰一巴掌。
老師哭了,然後抱著我。
接著老師暫時把大家都叫回了教室。

老師:「大家先稍待片刻,在老師回來以前乖乖待在教室裡面!」

交代完之後老師握著我的手,把我帶到校長室去。
挨了老師一巴掌之後,我全然無法思考,腦海一片空白。
渾渾噩噩地跟著老師後頭走。

老師:「校長!這孩子,昨天晚上似乎進行了夢鬼的樣子!這張照片就是證據。」

老師邊說邊把照片拿給校長看,我的眼淚已經掉下來了。
校長把照片拿過手上一看,同樣臉色一變。

校長:「難道說……這群孩子玩了夢鬼嗎?怎麼會這樣?
自從那次事件之後,還以為絕對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啊……
你,詳細告訴老師昨天到底做了什麼!特別是和誰一起玩這遊戲的!
快點!」

校長也發脾氣了。果然老師他們這些大人,都知道夢鬼的事情吧。
我拚命地把昨天發生的事情說明了一次。

校長:「夠了,我已經知道了。
〇〇老師!(老師的名字)把這孩子說的,和他一起玩夢鬼的同學帶到這來。然後讓除了這些孩子以外的同學通通回家。
然後把E同學也帶到這裡來。」

老師:「我知道了,我也會告訴其他班級的老師,讓其他班的學生也回家的。」

校長:「絕對不要對其他同學洩漏任何有關夢鬼的事情喔。」

老師:「這是當然!」]

說完以後,老師快步走出校長室。
然後校長開始打電話……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急著把其他同學給趕回家,
不過關於夢鬼的事情一句也沒跟他們提起就是了。

啪噠!

片刻過後,老師回到校長室,背後揹著E。
A、B、C、D、F跟在後面走了進來。
他們好像還沒了解情況的樣子。

B:「喂!〇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

我沒有回答,腦海一片空白。
唯一感受得到的,只有深切的罪惡感。

老師讓E睡在校長室的沙發上頭,對校長說道:

老師:「校長,除了這些孩子以外的學生都回家去了。
我現在準備聯絡這些孩子的家長。」

校長:「明白了,請通知家長們到『那裡』去集合。
然後我和〇〇老師、訓導主任,一起把這些孩子也帶到那裡去。」

老師回到教務處去,過沒多久,其他班級的老師、訓導主任進來了。
大家臉色都很難看……事到如今,我們也理解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校長:「聽好了,你們幾個做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雖然你們還只是小學生,但也有義務了解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所以等〇〇老師回來以後,會帶你們去某個地方。
說不定會有其他學生的家長打電話來,除了我和〇〇老師還有訓導主任以外的其他老師,請留在學校對應。
突然把學生都趕回家,家長應該也會懷疑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屆時請老實地告訴他們有學生玩了夢鬼以後回來的事情。
而且也請提醒對方絕對不要跟小孩子們提起夢鬼的事情。」

交代完,其他班的老師們都回到教務處去。
片刻之後,〇〇老師回來了。

〇〇老師:「已經和這些孩子們的家長聯絡完了,他們會直接到那裡去的樣子。」

校長:「了解了,那我們也出發吧。」

說完以後,校長帶我們到老師們停車的地方去。
A和B和C撘校長的車,D和F撘訓導主任的車。

然後搭〇〇老師車子的是我,還有E。
〇〇老師讓E睡在後面的座位上,我坐在助手席的位置。
車子便載著我們,朝向某處發進……

我:「老師,我們會怎麼樣嗎?E她不要緊嗎?」

老師:「……我也不知道,現在還說不準。
我要是多注意一點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對不起呢,老師打了你……」

老師哭了,一邊流淚一邊開著車。
而我連正眼去看老師的臉都不敢。

我看向在後座睡覺的E,真的睡得很沉。
她會就這樣永遠醒不過來了嗎?
假使這樣的話,那都是我害的……是我碰了E的啊……
因為這樣E才成了最後當鬼的人……

她還一個人待在那個黑暗的學校裡嗎?

過了一陣子,車子停了。停下來的地方是在我們當地的一間小寺院。
我沒有來過這裡。
因為父母時常告誡絕對不可以靠近這裡的關係。
其他人大概也是一樣吧……我們小孩子,好像全都被禁止到這地方來。

老師:「到了,下車吧。」

老師揹著E,和我一起走進寺院裡。除了我和E以外的人也跟著校長和訓導主任進了寺院。
大家臉色都很難看……大概從校長和訓導主任那知道些什麼了吧……

寺院附近有一顆很巨大的岩石,岩石周圍圍著繩子,不准人進入。

校長:「我是打電話來的〇〇小學的校長〇〇(校長的名字)。
然後……這些孩子就是玩了夢鬼的孩子們。」

在寺院前等待我們的,是上了年紀的住持。這個人知道些什麼事呢?

住持:「這樣啊……是這些孩子……
她身上揹的這個女孩,是這次犧牲的孩子嗎?」

老師:「是的,這孩子好像是最後一個當鬼的。
還只是個小學生呢……」

住持:「果然是這樣,沒想到還有小孩子在玩夢鬼……
站著不好說話,請進去再談吧。」

住持帶著我們進了寺裡,
端出茶來,讓我們先冷靜一下。不過我沒有喝茶的心情。

大家都沒有喝茶,低著頭,沉默不語。

校長:「我們和這些孩子們的家長,在寺院門口等你們。」

住持:「這樣也好,那麼咱就把真相告訴這些孩子。在話說完之前請不要進入這個房間,當然,家長們也是一樣。
睡著的孩子就讓家長帶回家吧……這樣比較好……」

校長:「了解了。」

老師:「這是那孩子帶著的照片。」

老師把照片交給住持,然後校長們就帶著E出去了。

住持:「那麼……」

住持出了聲,坐在我們面前,開始說了起來。

住持:「首先,你們是從哪知道夢鬼的事情的?是誰告訴你們的呢?……不說話的話什麼也弄不清楚的。
我不會生氣,告訴我吧。」

我們朝D看過去,D泫然欲泣地說道……

D:「是我跟大家說要玩夢鬼的,夢鬼的事情都寫在這張紙上。
這夾在圖書館的書本裡被我發現,還有這張照片也是。」

D說著,把照片遞給住持。

住持:「爲什麼這東西會在這裡!?照片的名字也消失了,難道說……」

住持不知道給哪打了個電話。

住持:「……不行,打不通,這樣的話……」

住持不知道又給誰撥了另一個電話。

住持:「……是我!繼你們之後又有小孩子在玩夢鬼了!
然後那孩子的名字從寫著她名字的照片上頭消失了!
對,消失了!所以那孩子搞不好已經醒過來了。
在打電話給你之前,我撥了電話到那孩子的家裡去,但是沒有人在的樣子,電話沒人接。
所以你先到那孩子住的醫院去看看,確認一下她是不是醒過來了!
然後再到我這裡來,明白了嗎!」

喀嚓!

住持深呼吸後,這樣對我們說:

住持:「剛剛電話聯絡的是在你們之前玩過夢鬼的人。
然後他現在正要到當時最後當鬼的人的地方去。
接著不久就會到這裡來了吧……不過在那之前有些話不先告訴你們不行。
是有關夢鬼的事情。」

住持終於要告訴我們夢鬼的真相。

住持:「首先,所謂的夢鬼其實是俗稱,真正的名字應該叫『鬼封印』。
從前,這地方有惡鬼棲息……那個鬼帶著小鬼來到村里,幹了相當多的壞事。
那個鬼的力量不是人類可以應付的,也無從抵抗……惡鬼就無法無天地在村裡肆虐。

那時候,當年這間寺院的住持創造了『鬼封印』。
想運行需要某種儀式啊……那個儀式的內容是什麼我也不清楚。
而那所謂的『鬼封印』,就是你們玩的夢鬼。

住持向鬼提案,邀它進行比賽,如果自己贏了的話就放棄反抗,從此不管鬼說什麼都照聽不誤。
那個鬼完全瞧不起人類,覺得反正無論如何自己都會贏,就答應了那個提案。
當時那個鬼大概也有部分是為了好玩吧。

然後『鬼封印』就開始了,不過這是住持的戰略。
參加『鬼封印』的只有住持和鬼而已,然後住持把『鬼封印』開始後的事這樣吩咐寺裡的人:

馬上把我給殺了……這樣一來鬼就再也醒不過來,因為已經沒有可以讓他抓的對象在了……

於是當『鬼封印』開始之後,村人先把住持給殺了,再去了鬼的巢穴把小鬼們也殺了,因為小鬼也殺了不少人的關係啊。
然後把睡著的鬼運到這間寺院來,關進堅固的箱子裡鎖上,埋到洞穴裡,再用石頭壓住。

所謂的石頭就是寺院附近的那顆岩石。
本來事情應該就這樣結束了……但是沒有結束。

鬼的名字不管經過多久都沒有消失。
名字只有在醒過來時、或是睡夢中的人死去的時候才會消失。
可是名字並沒有消失,也就是說鬼還活著。
光這麼想,就讓人覺得很可怕。



夢鬼(7)

村人們很害怕,想確定鬼是不是真的還活著。
為了確認這點,只好再進行『鬼封印』,去的人是當時的村長。
要直接把它挖出來確認實在是太可怕了,沒有辦法這麼做……

村長為了能快點確認鬼的存亡,就在畫有自己家場所的地圖被面寫上名字,然後去了。
場地是在家裡的話馬上就能遇到鬼了……然後,鬼的名字就消失了。」

!!!!!!

我:「就是說……鬼醒過來了嗎!?」

住持:「大概吧……不過鬼並沒有出現。可能是因為睡了太久,氣力耗盡的關係吧。
如今是生是死也不曉得。
不過那個石頭底下有鬼這件事是事實。
已經幾百年沒出現,大概是死了吧。

不過故事還沒有完。
當時不像現在醫療設備這麼完善,當然連點滴也沒有。
就這樣任由村長繼續睡下去的話他必死無疑,所以村人們採取了行動。

那就是在睡著的人死掉以前,派別人去進行『鬼封印』,讓睡著的人醒過來。
村裡的大家同心協力,把行動持續下去。

然後村長醒了過來,對大家說:
在那裡面的不是鬼,而是全身黑呼呼的傢伙。

爲什麼鬼的模樣會變成那個樣子並不清楚。
不過繼村長之後去的人、再之後的人,都說裡頭有個黑色的傢伙。
所以大家就知道了,不單是那個鬼,所有進行『鬼封印』的人都會變成那副黑色的模樣。
不過最初在裡頭的是那個鬼的關係,大家就自然把變成黑色傢伙的事說成是當鬼了。

然後隨著醫療科技進步,從睡著到進入死亡的時間變得越來越長,變成好幾年才需要進行一次。
我年輕的時候也去過喔……
從那時候開始,就已經稱呼作夢鬼,而且也知道用照片也能夠進行了。」

我們:「……」

我們玩的夢鬼居然是從這麼久以前開始,而且是為了封印惡鬼才存在的。

而且故事裡的鬼,現在還封在那顆岩石底下。
父母不讓我們接近寺院也是理所當然的。

住持:「可是這終究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到頭來還是非得要有人犧牲才行。
為此必須要有人去進行『鬼封印』,然後就這樣死去才可以。
進行『鬼封印』,以鬼的身分死去,這就是結束『鬼封印』的方法。

後來,開了一場決定讓誰去犧牲的會議……我也參加了那場會議。
結果犧牲者決定出來了,是我的妻子……

妻子當時42歲,我45歲,是她自願自己要當犧牲者。
本來她就是個正義感很強的人,她說不能再讓更多年輕孩子犧牲了,所以自願參加。

我當然是反對的,可是妻子一點也不退讓。
與其讓妻子去做不如讓我來做……我雖然這麼想,但那是不可能的。

『鬼封印』有一項規則,凡是曾參加過一次的人,還有和去過『鬼封印』的人血緣羈絆強烈的人,就不能夠再參加了。
爲什麼會訂下這樣的規則呢?是因為不希望讓當初的鬼甦醒的關係。
否則假使小鬼們也參加了『鬼封印』的話,就會把最初的惡鬼給叫醒了。

所以創造『鬼封印』的住持才立下這條規則,避免封印失敗。

參加過一次的人就不能再參加,是住持為了堅定覺悟而立下的吧。
萬一失敗一次的話,就沒有機會再把鬼封印了,所以非成功不可。

血緣的羈絆橫跨兩個世代,也就是從你們的爺爺、奶奶,算到你們的孫子為止,這是在長年進行『鬼封印』的過程裡發現的。

我的祖父曾進行過『鬼封印』,祖母也是,還有母親也是。

我們的祖先就是創造『鬼封印』的住持,所以有比別人都優先進行鬼封印的責任感存在。
我的妻子說不定也是因為這樣才自願要參加的。

還有一個重點,就是時間。
裡頭的時間是不會流動的。
直到醒過來以前都是處於黑暗的狀態。
據說那是為了要讓鬼覺得恐怖的關係。」


聽到這裡,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事情了。
把E變成最後的鬼的人是我,
所以我本來想要再進行一次夢鬼,代替E去當最後的鬼的。

但已經不行了,我們……已經救不了E了。
而且時間果然不會前進,就是說E現在還一個人待在黑暗的學校裡。

一直沉默的A開口說話了。

A:「為什麼?為什麼到大叔的年代還在進行夢鬼呢!?
以前的人犧牲掉不就沒事了嗎!?
爲什麼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人犧牲啊!?
如果早一點有人犧牲的話,我們就不會碰上這種事情了啊!」

A哭泣著朝住持怒罵。

住持:「最想知道為什麼的是我啊!我也想要知道啊!
可是事實上……『鬼封印』就是還在持續啊……」

住持邊說邊從眼裡流出淚水。

住持:「於是妻子成了最後的犧牲者,她最後對我說了『連我的份一起活下去吧』。

我沒有生孩子。
我想在妻子過世以前都待在她身邊,於是每天都到醫院去看她。
每天、每天……

每天都和睡眠中的妻子說話,直到探病時間結束為止。
大家為了讓『鬼封印』到此為止,都緊守口風,絕口不再提此事。

直到某天,事件發生了……妻子突然之間醒過來了。
那時妻子已經72歲了。

似乎是有人又進行了『鬼封印』……就是我剛剛電話聯絡的那個人。
那些人當時還是中學生,從謠言裡聽到『鬼封印』的事情。

謠言程度的風聲還是有的……
然後他們似乎又聽說了這間寺院裡有記載『鬼封印』真相的文書。
那文書上寫的,是歷代以來曾參加『鬼封印』的人的名字,還有過程紀錄。
當然連進行的規則也寫了……

那些人趁我到醫院去的時候,潛入寺裡,讀了那些文書,用舉辦試膽大會的心情進行了『鬼封印』。
文書多年以來都是放在寺院的佛像前當裝飾,
那些人連這個也知道的樣子。

於是又有新的犧牲者出現了,
也就是這張照片的主人……」

住持指著D從圖書管理發現的那張照片。

「那之後真是悲慘啊……
妻子因為長年沉眠的關係,變得不會說話了。
三年後便到了另一個世界去,從醒過來後一句話也沒有和我講過。

大家卻說了:要是早點把她殺掉的話就沒事了、
再也不要接近這間寺院了、
你要是把文書都處分掉的話就好了,諸如此類的話。
把全部的過錯都推到我的頭上……

人類真的是很過分的生物啊……對別人的事情可以毫不在意地惡言批評……

自己沒事就好了嗎?
以前的人也是這樣想的嗎?
妻子真的是個好女人,我真的愛著她。
至少在死前希望大家可以來探望她,
可是卻被說了『早點殺掉她就好了』這樣的話……真是過份的傢伙啊……」

我們:「……」

住持哭了,
我們也哭了。

真正的犧牲者說不定是這位住持先生。
假使我和住持的立場對調的話……想想就覺得胸口好痛。

真的是好過份……就連小學生的我也能感受到住持內心的痛苦。

換了是我說不定就因為痛苦而自殺了,
不過住持活了下來。

大概是因為住持的妻子最後對住持說的那句「請連我的份一起活下去」支持著他活下來的吧。
總覺得應該是這樣。

住持:「真抱歉……這把年紀了眼淚還流個不停,抱歉……
我在這張照片的主人成為犧牲者之後,馬上將那些文件給處分掉了。
然後大家,就真的再也不提『鬼封印』的事情了。

中學生犧牲了。
因為這樣而讓大家有所覺悟了吧。
然後決定讓這孩子成為最後的犧牲者。

大家都決定了,再也不要有人進行『鬼封印』,讓一切隨著這孩子的死而結束。
那之後誰也不再接近這間寺院,然後誰也不再提起『鬼封印』的事情。
然後萬一要是你們這樣的小孩知道了鬼封印的事情,會因好奇心而嘗試也說不定。
所以大家從小就讓孩子們對夢鬼感到恐懼,教導孩子們夢鬼是可怕的東西,就連用嘴巴說說也不可以。

不過你們還是這樣做了。
一切所為都變得沒有意義了……」

我們進行了本來應該要結束的夢鬼,創造了新的犧牲者。
真的是犯下了不得了的過錯。
然後E成為了最後的犧牲者……

已經沒有人會再進行夢鬼了吧?
E的父母辦不到,血緣羈絆太過強烈了。
我們也辦不到,因為已經參加過的關係。

至於其他人,也都強烈地希望夢鬼能早點結束。
所以大概沒有人會再嘗試了。
因為我們的關係,今後會控管得更加嚴密吧。

就算我們請別人去玩,大概也沒有人會玩了吧。
就算有人去了,也只是一再重複同樣的事情而已。
大家直到死為止都在那片黑暗之中,持續作著只有一個人的惡夢。

說不定會有人想要幫助E,
校長啦、老師啦……
不過應該會被阻止吧。
搞不好他們已經玩過夢鬼,或是跟玩過夢鬼的人有強烈的血緣羈絆也說不定。

況且說自己想要玩夢鬼,就跟想要自殺的意思一樣,別人不會放著不管的。
最優先考慮的,還是不要再增加新的犧牲者了。
都是玩了夢鬼的人的錯,自己的責任自己承受。
最後當鬼的人就是犧牲者,要負起一切的責任。
其他人大概會這麼說吧……

在我們之前玩夢鬼的那群人,最後當鬼的人,就是擁有這張照片的主人吧。
從那個人換成了E……
事情只不過就是這樣。

不過還有一個疑問留下。
對,就是D發現的紙張和照片!
這些東西是誰放的?沒有這些東西的話,E也就不會玩夢鬼了啊!

這時候,有人走進了房間。

「住持!她果然醒過來了!……這些小孩就是玩了夢鬼的……?」

男人一邊說,一邊急急忙忙地走進來。
看年紀大概在20幾歲後半。

住持:「這樣啊……果然醒過來了啊……對啊,這些孩子就是昨晚進行了夢鬼的孩子們。
然後你們,這個人就是在你們之前玩過夢鬼的人。」

!!!!!!

這個人就是在我們之前玩過夢鬼的人嗎!
這個人……不,要是沒有這傢伙的話,E也不會……
我朝這個人衝了過去。

住持:「住手!做這種事情也沒有半點意義!
這傢伙的心情和你們也是一樣的!
迄今為止懷抱著怎麼樣的罪惡感活到現在,這點你們應該也清楚!
況且你們也有錯啊!」

我:「……」

確實是這樣……我們也犯了錯。
責備這個人也沒有意義。

男人:「真的很抱歉……
因為我們的關係,害你們也……不過你們是怎麼知道夢鬼的事情的呢?
我還以為在我們那次之後就已經結束了……」

住持:「因為這個的關係啊……
看了這東西,這些孩子們才知道夢鬼的事情的。」

住持把D拿到的紙和照片拿給那個男人看。

男人:「為什麼這東西會落到孩子手上?住持,難道說……?」

住持:「是啊,大概吧……為了確認這點,我在等你來了之後到那個女孩(E之前的犧牲者)的地方去一趟。
你們幾個也一起跟來!」

說完以後,我們就走出了這房間……


夢鬼(8)

「〇〇!」

我們從寺裡出來。等待在寺院前的,是我們的父母和老師們。

母親看到我,叫了我的名字,抱著我。
不顧一切地槌打著我,從眼眶裡流下淚水。

母親:「你這孩子真是的!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嗎!
明明就告訴過你夢鬼的恐怖了,你卻……」

我:「對不起,對不起,媽媽……可是我,我……
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對母親說的話,我只能哭著回應……我真的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而且真的好可怕……
感覺好像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媽媽的臉了。

爸爸在媽媽的身後站著。爸爸沒有看我,往上盯著天空。
大概是不想讓我看到他的眼淚吧。

穿著西裝的父親,大概是上班中直接過來這裡的吧。

大概只有那時候我才稍微忘記了有關夢鬼的事情。
看著父母親,有種非常安心的感覺。

不過安心感也只出現一下就消失了……

E不在。

我看看四周,在現場的只有E以外的父母、還有老師們、住持、和那個男人而已。

E的家長、還有E都不在……

其他人也被父母抱在懷裡哭泣。
大概大家都和我有同樣的感覺吧。

我:「E呢?E到哪裡去了?」

母親:「E醬她……被E醬的媽媽帶回家去了。
不想被大家看到吧……E醬,已經醒不過來了。

E醬……已經見不到自己媽媽的臉了。
想到這裡,媽媽就覺得很難過。」

媽媽邊說,一邊用力把我抱在懷裡。
然後爸爸也過來抱著我。

三個人暫時抱在一起,什麼話也沒有說。
而我則忘情地放聲哭泣。

就在此時,住持開口了。

住持:「各位家長,我知道你們的心情,不過這邊就到此為止吧。
這些孩子和我,還有非得要去不可的地方。
結束之後,這個人和我會把孩子們平安地送回家。所以在此之前,請諸位先回家去等待吧。」

住持說著,用手指向在我們之前參加過夢鬼的那個男人說。

父親:「住持,這個人是誰啊?我們在這裡等孩子們的時候,他突然急急忙忙就跑進寺裡去了……」

住持:「這個人啊……是在孩子們之前去過夢鬼的人啊。
就是當年那個事件的當事者。」

!!!!!!!

聽見那句話的瞬間,父親臉色一沉,上前抓住那個男人。

父親:「就是你啊?你就是那時候的傢伙嗎!爲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啊!
如果不是你的話,這些孩子,還有E醬也不會遇上這種事情了啊!
都是因為你,這些孩子才會……」

老師:「請不要這樣!這個人的確是犯了錯,但是……但是孩子們也同樣有錯啊!
而且……沒有仔細照顧好這些孩子的我……也有錯……」

父親聽老師這麼一說,就放開了那個男人。然後說了:「這種事情我也知道……我也一樣有錯……」說完這句話,當場攤坐在地上。

那麼急躁激動的父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住持:「這位家長,我很能夠理解你的心情。不過,這個人迄今也是懷抱著苦痛的心情活著的。
一直處在後悔與反省之中活著的。
這點希望各位能夠體諒。」

父親:「不過,不過住持。我、我沒有辦法原諒這個男人……」

男人:「我明白,真的是非常的對不起。
讓孩子們捲入這樣的事情,通通都是我的責任。

我不敢冀望能夠得到原諒,畢竟我們做了無法挽救的事情。
這不是你孩子的責任,也不是你的責任。
全部都要怪我,真的……非常抱歉。」

男人這麼說著,在我們的面前深深地下跪道歉。

我也不能夠原諒這傢伙,可是我們也有過錯。

我沒有資格去責備這傢伙……
可是我除了看著這傢伙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父親:「那是當然的!做了這樣的事不要以為還能得到原諒!
……住持,我們會在家裡等這些孩子們回家,
請你保證一定要安全地把這些孩子送回家。

還有你!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不要再第二次出現在我的面前了!明白了嗎!」

男人:「我明白了……真的是非常的抱歉……」

住持:「我保證一定平安把他們送回家。
所以這些孩子回家的時候,請好好地歡迎他們。」

父親:「我明白了……. 〇〇,爸爸和媽媽會在家等你回來的。」

父親說完,便回家去了。其他人的家長也是,還有老師們也一樣。
家長們回去後,住持把我們集中起來,開始說話。

住持:「我現在要帶你們到醫院去。在你們之前參加夢鬼的犧牲者現在就在那裡。
對你們而言說不定會有點難熬,不過我有非得要確認不可的事情,你們也有知道這件事情的義務。」

住持這樣說完,帶著我們到那個男人(以下稱為G)的車上,讓我們撘上車,往醫院出發。

坐在駕駛座上的是G,助手席上的是住持,我們六個人全部坐在車後座上。
因為G的車是箱型車,所以可以讓全部的人都搭上去。

接下來我們就要去見之前的犧牲者了。
光想想就覺得可怕……
爲什麼要去見她呢?這時候我們還不知道原因。

車子出了寺院,往醫院前去。

G:「你們,接下來要跟你們說的,是當年我們玩夢鬼那時的事情。
這件事情,希望能讓你們也知道……」

G一邊開車,一邊把故事原委告訴我們。

G:「我們玩夢鬼那時,是在中學三年級的時候。
那時候還謠傳著夢鬼的傳說。
然後關於記載夢鬼真相的文書在那間寺院裡的事,也是從謠傳裡聽來的。

我們還是中學生,想在中學最後的日子製造一點回憶,所以大家決定要去玩夢鬼。

包括我在內,參加者一共有十個人。最初是由我和另外一個人,潛入寺裡,讀了文書紀錄,然後把方法抄寫下來。

因為我們怕會有人回到寺院來,所以只有讀了進行夢鬼的方法、裡頭已經有鬼在、還有被那傢伙碰到的人就要當鬼的這些事情。

把這些事情告訴大家,大家也做了筆記。
然後在討論夢鬼的話題時,有一個人這樣說了:

『這個,不就和捉迷藏一樣嗎?』
迄今為止參加夢鬼的人數都不多,都是獨自前去。
可是我們有十個人參加。

被最初的鬼抓到的人就會變成下一個鬼,
這樣想起來,就跟捉迷藏一樣啊。

我們抱持著參加試膽大會的心情,進行了夢鬼,約好一開始當鬼的人要進行懲罰遊戲。

討論好之後,就決定進行這恐怖的捉迷藏遊戲。

然後我們就把我們的中學定為舉行夢鬼的場所。

然後拍了照片,發給大家。
進行夢鬼的時間是在潛入寺院的三天之後。

各自在那一天的夜裡,進行了夢鬼的手續。

然後真的成功地進行了夢鬼。一開始大家都很興奮。

大家都夢到了相同的夢境。
不過也有人沒有成功。
根據後來住持說的話才知道,那傢伙大概是和曾參加過的人有強烈的血緣羈絆,所以才沒有辦法參加。

參加者包括我一共九個人,然後夢鬼就開始了。

但是鬼完全沒有現身,比起恐懼害怕,我們還更期待早點見到鬼的模樣。

所以大家就找起了鬼來,明明是在玩捉迷藏才對啊……

然後過了不久,我們發現了鬼。
就是你們看到的那個黑色的傢伙。
不過鬼沒有來追我們,反而逃跑了。
不管我們怎麼追,鬼就是逃個不停。」

我們:「……」

那時我偶然看見住持的臉,住持正對著遠方的景色眺望。
但是眼眶裡有淚水打轉……

G:「過了一陣,我們終於追上了鬼。但是鬼一點也沒有要抓我們的意思。

然後其中一個人就自己硬是過去讓鬼碰,
說是再這樣下去,一點都不好玩。

那傢伙被鬼一碰,馬上變就成了那副黑色怪人的模樣……
不過自己好像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變成黑色怪人的樣子。

同一時間,最初的那個鬼消失了。我們大家一害怕,就四處逃跑。
雖然我們知道被鬼碰到的人就要當鬼,卻沒有想到會變成那副怪模怪樣的黑色。

然後一個人接著一個人地當了鬼,直到現在我們要去見的人當了最後的鬼為止。

我是第四個當鬼的,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參加夢鬼的兩天後了。

我並不覺得已經經過了兩天,因為身邊一直都被黑暗籠照的關係吧,
對時間的感覺就變得遲鈍了。

醒過來以後,我就被家人帶著,去了剛才的那一間寺院。

然後和你們一樣,從住持那裡聽說了夢鬼的真相。
然後再被帶到最初我們碰見的那個鬼,也就是住持的夫人所在的地方去。

住持的夫人已經睡了將近30年的時間,
身體變得十分消瘦,讓人不忍心多看。

我們當場就理解到,我們讓這個人迄今為止的一切努力全都給白費掉了。
讓應該要結束掉的悲劇,又再次發生了。

所以我們……我們……就算想要償還、就算想償還,也無從償還起了……」

G說完之後,他就哭了。

住持也哭了,然後開口說道:

住持:「妻子沒有辦法說話,這些人去到醫院的時候,只有眼淚流個不停。

『我把這些孩子們捲進這件事情裡……
又讓年輕的孩子們犧牲了……
真的好不甘心,好難過……』

妻子用這樣歉疚的眼神看著眾人。
看到這樣的妻子,我真的……真的好痛苦……」

住持的夫人為了把夢鬼做個了結,自己自願當了最後的犧牲者。
可是……她的希望卻沒能達成。

又有新的犧牲者出現了。
住持的夫人到了最後,一定是想要自我了結了吧。
就算為此要把幾條年輕性命也一起捲進來……

所以她才會拚命地逃跑。
可是,還是換了別人當鬼。
然後,另一個人當了犧牲者。

住持的夫人在逃跑的時候,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呢?

獨自進行著永無止盡的夢鬼,突然眼前出現了一群參加夢鬼的年輕人。

為了令一切結束,只好連這幾個年輕人的性命也一起賠上了。
除此之外別無辦法。

可是,希望終究破滅了。
結果犧牲者還是只有一人。

現在想起來,只有一個犧牲者,說不定是不幸中的大幸。

然後我們……E她……又一個人當了犧牲者。

只有這件事情上,什麼都沒有改變。


夢鬼(9)

然後在到達醫院之前,我們一路沉默無言。

接著我們到了醫院,前往我們之前的犧牲者所在的地方。

來到一間病房的外頭站著。

病房外寫著的名字,
跟D從圖書管理拿到的照片上的名字一樣。

在這扇門的後面,我們最初遇上的那個鬼就在裡頭。

裡面有兩位女性,和一個像是醫生的人。
其中一個女性(以下稱之為H),看上去容貌消瘦,躺在病床上。
從窗戶眺望遠方的景色。

從她身上穿著醫院準備給病人的衣服,看得出這個人就是在我們之前的犧牲者。
不……就算不看服裝,光從樣貌也可以知道是她。

然後還有另外一個女性(以下稱為I),稍有年紀,應該是這個人的媽媽吧。
猜得沒錯,I對著住持,開口這麼說:

I:「住持先生!我的女兒醒過來了喔!所以我才一直告訴你,我的女兒遲早一定會醒過來的嘛!

……然後,你!(她指的是G)我不是告訴你不要再來這裡了嗎?
剛剛也是突然跑來……
都是因為你的關係這孩子才變成這樣的啊!」

住持、G:「……」

醫生:「睡了這麼多年,到現在為止不僅不能說話,連身體都不會動。
卻突然醒了過來,連我們醫生都嚇了一跳啊……」

住持:「這樣啊……不好意思,可以請你稍微離開一下嗎?
我們有重要的話要討論,不想讓人聽見……」

醫生:「我了解了。」

醫生說著,就走出了病房。

I:「話說回來,住持,這些孩子們是?」

住持:「……這些孩子們,又進行了夢鬼啊。
因為這樣,這孩子才會醒過來的……」

住持這樣對I說,我們走到了I和G的跟前。

I:「是這樣啊……」

然後I就站到我們身前,一個接一個摸著我們的頭。

「你們幾個救了這個孩子呢,真是謝謝你們。」

!!!!!!

謝謝你們……
謝謝你們……

爲什麼要跟我們道謝呢?我們可是玩了夢鬼,害E變成犧牲者啊!
完全沒有任何值得道謝的啊!

但這個人卻說謝謝我們。
說我們救了這女孩……

而且還說這女孩遲早一定會醒過來的……
就好像是,早就知道她會醒過來的樣子……
難道說……

住持:「夫人,我有話想要問你,有關這個東西……」

住持說著,把D從圖書館得到的照片和紙拿到I的眼前。

住持:「夫人,這張照片是這個孩子(H)的東西。
當時夫人說這是女兒最後遺留下來的東西,所以把這照片給拿走了。

不過這照片卻到了這些孩子的手上,現在才會在這裡。

還有這張紙,上頭寫了夢鬼的進行方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實說吧!夫人!」

I:「……」

I沉默了一陣子之後,走到H的旁邊,摸著H的頭開始述說……

I:「我啊……無論如何也想讓這孩子醒過來。

明明還只是中學生,卻到死為止都只能這樣睡著……
我實在不能夠接受。
可是已經沒有人能救這孩子了。

誰都不想要參加夢鬼,我自己又沒有辦法參加。

那……就只好讓別人來進行夢鬼了。
所以,我才把這張照片和紙夾到圖書館的書裡。

這孩子的日記裡,寫了有關夢鬼的事情喔,就是這張紙。
知道有關夢鬼事情的大人們是不會參加的,所以才把它夾在小孩子會看的書本裡。

不過事情進行得不是很順利呢。
放在太有人氣的書本裡的話,說不定馬上就會被圖書館的職員給發現。
所以才夾在沒有什麼人氣,鮮少有人借閱的書本裡頭。

只不過,要是在小孩子拿到手之前被什麼人發現的話,計畫就不能進行了。

所以我去了圖書館好幾次,不斷地確認。
可是照片和紙都還夾在原來的書裡頭沒有人發現。

所以我又好幾次換到別本書裡夾著,等著誰來把它拿走。
然後,終於書被人給借走了。

假使事情順利的話,這孩子就能醒過來。
我是這麼想的,然後這孩子果然醒過來了。

住持先生,我做的事情或許是壞事。
但那也是這些孩子自己要玩的啊。

我只不過是把照片和紙夾在書裡而已,
又沒有拜託他們照著做。
是這些孩子自己要玩夢鬼的啊。

多虧如此,這孩子才能醒過來。
孩子們,真的是非常謝謝你們呢。」

住持:「你……你知道自己幹了什麼好事嗎!
因為你的關係,把這麼小的孩子也捲進這件事了喔!」

I:「那些跟我無關!我只是要救這個孩子而已!

況且,要說責任的話,本來不是你太太的錯嗎!?
不就是因為你沒有馬上殺了你太太的關係嗎!

還有你這傢伙(G)的關係!
這孩子一點過錯也沒有!

所以不應該由她來犧牲!
所以我做的事是理所當然的!」

住持沉默了片刻,一副哀傷的表情,對著I開口說:

住持:「說得也是……這也……不能怪罪任何人……
也許……一切的過錯都在我身上。
夫人,我不會再到這個地方來了。」

I:「好的,請你不要再到這來了!」

話說完,我們就離開了病房。

這時我們都搞不清是什麼狀況,只是安靜地聽從住持的話,從病房裡走了出去。

我們做的事情毫無疑問,是壞事。
因為這樣,犧牲了E這麼一位重要的朋友。
這點是絕對沒錯的。

可是……可是卻被人給道謝了……

明明做了這麼壞的事情,卻有人感謝我們。
總覺得……好可怕。

對I而言我們做的事情,說不定是好事。
可是……可是我卻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所做的是好事。

我們只不過救出了一個犧牲者,然後製造了另一個犧牲者而已。
說不定……只是這樣而已。

然後我們搭上G的車,回家了。
G在送我們回去的途中說了:

「H的媽媽(I)在去年,丈夫過世了。
我不知道原因,但我想大概是自殺。

自己的孩子醒不過來,這對父母來講真的是很痛苦的事情吧。

從那時起,那個人就開始對住持說:『那孩子會醒過來』。

因為她不准我們去探訪,所以只能從住持那邊知道H的情況。

沒有想到I居然會做下這樣子的事情。
只覺得她的精神狀況有點不太對勁而已。

丈夫過世後,除了長睡不醒的女兒以外就什麼也沒有了的關係吧。
在H發生事情之前,她其實是個很好的人啊……

大概是忍受不了獨自一人的寂寞,才會做了這樣的事情吧。
讓她變成這樣的,是我們……你們什麼過錯也沒有。

從現在開始,你們也會遭遇一些難過的經歷吧。
我也是這樣。

不過不管遭遇什麼樣的痛苦,也絕對不能逃避。
要像住持那樣,直到最後都背負著責任,努力生存下去。

我的同伴之中也有忍受不了痛苦,而選擇自殺的人。
但是不管多難過,也絕對不能死!生存下去,是唯一能夠做的補償。

這是,住持告訴我們的話……

還有,真的非常抱歉……」

他這麼說了。
住持則是直到最後,都沒有再開口。

大概是對沒有能夠預測到I的行動的自己感到懊悔吧。
然後因為這樣,又出現了新的犧牲者。
被說成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夫人的錯,說不定也傷到他了。

而這時,對這句話真正的意義,我還完全不明白。

然後我們就回到了家裡。
我家的玄關,父母親都在那裡等待。
然後,又將我抱在懷裡……

進到家裡之後,我把剛剛發生的事全都告訴他們。
然後從母親口中,突然說出讓我意外的話。

母親:「說這種話或許不太恰當,不過……
媽媽覺得,犧牲的人不是你,真的是太好了……

雖然對E醬不太好意思,但是媽媽在乎的是〇〇你啊。
然後,對於E醬之前的犧牲者的媽媽的心情,我也非常能夠理解……
媽媽也……假使和那個人立場相同,
說不定也會做一樣的事情。

〇〇,所謂的父母啊,是比起自己,更在意孩子的事情的。
等到〇〇也當了爸爸,那時就能理解了。」

母親這樣對我說,又抱著我再度哭了起來。

是這樣的嗎……只要是為了孩子就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嗎?

那麼,E的媽媽,也會做這樣的事情嗎?

結果不是沒完沒了了嗎?
我那時,是這樣想的。

從那以後,難過的日子在等待著我們。

總是想著E的事情。
每晚都夢見那個夢。
E最後,害怕地看著我,發抖的表情離不開我的腦海。

我總是懊悔著,流下眼淚。
每日都在後悔,後悔做下無可挽回的事情。

而我只能忍耐著這件事活下去。
想到這裡,就覺得很可怕,還有……非常難熬。

學校也不去上了,老師也經常到夾裡來探望。

「〇〇君,我知道你很難熬。可是啊,最難熬的人是E醬喔。
所以〇〇君,你不振作起來是不行的喔。
不連同E醬的份一起,努力活下去是不行的喔。」

老師的話安慰了我。只有在那時候,才稍稍感覺到內心被安慰了。

我也是煎熬著、苦痛著,好幾次都想要逃避現實。
可是那時候,G說的話就會在腦中迴響。

活著是唯一能夠做的補償。

對呀,E比我們忍受著好幾倍的痛苦,比較起來我們的處境還算好的啊。

E在那黑暗之中,一直孤零零地待著。跟那比起來,我們……
每想到此節,不管再怎麼辛苦,我還是活了下來。

只有在E的生日,我們才能去探望E。
大概是不想見到把自己的孩子捲進這種事情的傢伙的臉吧。

不過E的母親,只有在她生日的時候,准許我們去見她。
她說至少在生日這天,希望大家能熱鬧地獻上祝福。

E說她將來,希望可以當老師的樣子。
說自己也要跟老師(我們的班導師)一樣,當個親切的老師。
可是,這個夢想,卻被我們給破壞了。

這件事,會跟隨我們一輩子……

E很小的時候,父親就過世了。
那之後一直都是和母親兩個人生活著。
那位母親,卻因為我們的關係變成孤單一人。

這件事也,會跟隨我們一輩子……


然後,在我20歲的那年。
E還是沒有醒過來。
而就在E快要迎來20生日的時候,
事件發生了……


夢鬼(10)

2009年,11月15日,E死了。
正確來說是被殺了……被自己的母親給勒斃。
因為這件事牽涉到夢鬼,所以沒有對外公開。

E的母親似乎生了很嚴重的病。
自己的女兒一輩子都醒不過來,為此受到的打擊說不定是造成生病的原因之一。

E的醫藥費,全部都是由她母親出的。我們的父母也因為責任感的關係,每個月都提供一點點贊助。
E的母親似乎每天下班後,就去醫院照顧E的樣子……
每天、每天,都握著E的手,跟她說話的樣子……

大家都希望夢鬼可以早日完結,
所以地方上的人從來沒有提供過金錢援助。
只要E一死,一切就能隨之結束……

大家,都盼望著E可以早點死掉。
因為上次發生過的事情,大家都注意著E的母親,監視著她的樣子。

「萬一我死了之後,就沒人照顧E了,會去探望E的人再也沒有了。
這樣E就真的只剩下孤單的一個人。
就這樣被別人拋棄,孤零零地等死了也說不定。

與其如此,乾脆我把E給殺了,然後我也去死……
我想把E從那個惡夢之中給解放出來。
解放的方法,只有讓E死掉一途。

我不想再見這孩子受苦了。
E……請原諒媽媽。
然後,在那個世界,帶著笑容活下去。」

這是E的母親留下來的遺書上寫的內容。
似乎誰也沒有注意到,她考慮得那麼深。

E成為夢鬼被害者的事情,除了一小部分的人知道內情,並沒有告訴其他的人。
那是為了不讓E被人殺掉,還有爲了保護我們。
H那時候也是這個樣子。

H在那之後搬到了很遠的地方去,這是從G那裡聽來的。
似乎是個空氣清新的地方,和I住在一起的樣子。

醫生似乎也不知道H是夢鬼的被害者,所以當H醒過來的時候才會大吃一驚。
E發生事情時,似乎有讓他知道原委的樣子。

住持在那五年之後過世了。
我們每年盂蘭盆節的時候,都會到住持的墓前去參拜。
住持和住持夫人葬在同一個墓穴裡。
在那個世界,兩個人一定又說上話了吧……

每年,我都在墓前合掌這樣祝福著。

我們六個人出席了E的葬禮。
E和E的母親就躺在彼此的隔壁。
看了E的臉……

真的是像睡著一般的面孔。
怎麼看也不像是已經死掉的人的臉。
已經,不會再看見那個惡夢了吧?

這樣子,說不定比較幸福一點啊……

在E的葬禮上,有說了「終於死了啊」「這樣一來真的結束了呢」的傢伙存在。

真敢講這樣的話啊……

E她……E她可是一直孤單一個人,
在那個黑暗的學校裡頭待著,
一直忍受著痛苦的啊……

她沒有理由受這種苦的。

明明還是個小學生,
從那之後卻一次也沒有醒過來,就這樣死了。
不管是戀愛,還是她的夢想,什麼事情也沒能夠做。

害她變這樣的是我們。
就好像,是我們親手殺了E一樣。

我們握著E的手,除了道歉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我們在E的葬禮結束後,去了晚上營業的家庭餐館,大家討論了起來。

E就這樣被遺忘了。

要是我們死了,E的事情就誰也不會記得了。
因為我們是知道夢鬼的人裡,最年輕的一輩了。

這麼悲傷的事情,不希望大家忘記。
這麼悲傷的事情,在現實裡發生,還將很多人給捲了進去。
這件事情,就算只有少數人,也希望能夠讓大家知道。

在我們討論過後,我決定在這個網頁把「夢鬼」的事情給寫出來。
因為害E當了最後的鬼的人,是我。
所以我決定要來寫。
聽我這樣講,大家也都接受了。

雖然我決定要寫了,不過想到當時發生的事,果然還是覺得很難過。
太難過的關係,所以寫得不是很順利……

不過總算還是來得及趕上。

今天是E的生日,20歲的生日。

無論如何我也想在今天把這件事給寫完。
也沒有什麼太複雜的理由,就是想在今天寫完。
然後,想要說一句,生日快樂。

我現在上了大學,以成為老師為目標。
其他人也朝著各自的夢想而努力。

想成為老師的理由,一來因為那是E的夢想。一來也因為被小學時的導師給拯救了的關係。
我從老師那裡,學到了很多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也想要成為一個教師。

然後把這些事教給孩子們……

一點點的好奇心,可能導致一輩子的後悔。
一點點的好奇心,可能帶來一輩子的不幸。

然後,當你覺得自己不幸的時候,一定還有比你更不幸的人存在。
所以不過多麼辛苦,也絕對不能夠逃避。

我想把我學到的事情,也教給孩子們知道。
因為那是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當然,我不會把夢鬼的事告訴他們。

我想教導孩子們,關於活著這件事情的難處,還有它的重要處。

我不覺得H的母親和E的母親做的事情是正確的事情。
不過兩個人做的事情,都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著想。
還有,從前村長們所做的事,也是為了別人著想。

所以我沒有辦法責備這些人的所作所為。

然後,我也絕對不會忘記我有一個重要的朋友犧牲了的這件事情。

「E,生日快樂。」

 


(完)


後記:
讀到最後的人,真的非常感謝。
雖然只是把當時的回憶給寫下來,可是寫到一半,果然還是覺得很難過,一度有想過要放棄不寫。
不過畢竟還是想讓更多人能知道E的事情,所以一路寫到了現在。

這是現實中實際發生的事情。
那間寺院和那顆岩石都是實際存在的東西。
所以,我只是把體驗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寫下來而已。

由於是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文章,說不定有看不太懂,錯字或是漏字的地方。
因為是初次在這樣的網站投稿,剛開始還犯了一點技術上的錯誤。
然後為了把當時的狀況詳實描述,所以才寫成這麼長。
對於此事,在此深表歉意。

然後,在最後,還有一件事情非得道歉不可。
那就是進入夢鬼的方法……

說不定已經有人注意到了。
就是在進入夢鬼之前唸的咒語,那個其實是假的。
正式的咒語,唸的不是「夢鬼先生」,而是唸壓在那個岩石下頭的鬼的名字。
所以說不定有人會覺得奇怪,爲什麼夢鬼這個名字只是俗稱,進行夢鬼的咒語卻會包含有「夢鬼」這個名詞。
爲什麼要刻意寫假的咒文,是爲了不讓讀了這故事的人去玩夢鬼的關係。
畢竟,說不定還是有人會因為一時好奇而去嘗試。

現在已經沒有鬼存在了,所以萬一進行了夢鬼,說不定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又或者,什麼事也不會發生了也不一定。
況且,我只是為了E的事情才寫的。
E的事,就算只有少數,也想讓更多的人知道。
所以為了讓故事容易明白一點,才寫了假的規則上去。
關於這點實在很抱歉。

然後,我直到現在,也還是會做那個惡夢。
但是我從今往後,也還是會努力地活下去。
因為這是我唯一能夠做得到的補償。


-END-



--
結束了>▽<

真的是一個很悲傷的故事Q_Q
然後又臭又長。ㄇㄉ窩下次再也不要翻超過一千字的東西了!
總字數居然達到兩萬九千多,淦!
爲什麼我剛開始翻譯的時候會以為它只有一萬多字呢XD


是說折騰了幾天,整個就是為了第九章登場的黑幕,那位噁心巴拉的母親我才決定把它翻出來的。
夢鬼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自私自利的人性啊!!!


然後補充一下:
日本人所謂的「鬼」(Oni),跟我們說的鬼其實是不一樣的東西。
我們說的鬼通常指阿飄,阿飄在日本不稱鬼,而是稱作「霊」(Rei),靈。

日本說的鬼就是我們在桃太郎故事裡或其他漫畫裡看到的:頭上長角,青面獠牙,身披獸皮
,手持狼牙棒的形象。或是像靈異教師神眉裡頭藏在鬼手裡的那一隻,比較接近大型妖怪的
概念。
日本有句俗諺「鬼に金棒」,給鬼金棒,就是說「鬼已經夠威了,你再給他一根狼牙棒,他
就更威了」,如虎添翼的意思。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NAMI
  • 好不真實
    可是好悲傷....

    謝謝你的翻譯讓我能看到E的故事:)
  • ( ゚∀゚) ノ♡很高興有人喜歡,我是看到最後被扭曲掙扎的人性打到所以才翻的。
    是個好故事,真不真實我覺得就無所謂了。

    saturnshu 於 2013/02/17 05:27 回覆

  • Deb
  • 是一篇好故事,謝謝你辛苦的翻譯:)我是在google打上「2ch翻譯文章」而找到你的網站說。
  • 很棒齁~我也是偶然在日本網站看到這篇故事,不知不覺就看完,情不自禁就翻上來了。
    很高興你喜歡,我日文只有半桶水程度,翻譯不好的地方請多包涵喔~

    saturnshu 於 2013/10/31 02:55 回覆

  • 會飛的翅膀
  • 謝謝翻譯,我是從飄版連過來的:)

    是說...那個媽媽真的超恐怖的啊 ...囧
  • 原來如此,想說部落格人數怎麼突然就暴增了 囧a

    saturnshu 於 2014/07/03 08:38 回覆

  • 路路
  • 翻譯得好用心,感謝你!!!
  • 是故事本身好看,感謝原作者吧 ̄▽ ̄

    saturnshu 於 2014/07/03 08:39 回覆

  • 訪客
  • 謝謝你!這是個好故事,雖然故事我不喜歡啦(惡有惡報的我才欣賞..)^_^
  • 可能帶著一點遺憾的故事比較容易被人記住吧...........吧?

    saturnshu 於 2014/08/22 01:37 回覆

  • 葉月陸
  • 謝謝! 故事很啟發! 有種"啊啊,果然是人性啊"的心情
  • 我覺得最無奈的是,如果換個角色,自己站到那位媽媽的那個立場,我也不敢很肯定的說自己不會做出跟他一樣的事orz

    saturnshu 於 2015/11/07 06:45 回覆

  • Lu_Ren
  • 其實這故事沒有說得很恐怖,但是永遠起不來太恐怖了(昨天晚上沒睡好
  • 嗯啊,而且又黑又孤單又沒地方跑,待在那裡應該會瘋掉。祝好眠。

    saturnshu 於 2016/01/28 02:46 回覆

  • 晴雲kame
  • 看完有點想去救她
    可是我也不想自己被封在那裡面

    如果我是那個媽媽的話
    我會直接一刀讓女兒解脫
    然後去請求高人超渡她
    然後自己也不會逃避法律的責任

    小時候也聽過大人對他人的災難莫不關心
    同時看見他們以為為親人做壞事就是情理之中
    當時也痛狠這樣的觀念
    看到住持的妻子奉獻自己卻被人期盼早死
    還連世間唯一的親人都因此受類
    感觸很深刻
    那些人真的不知道妻子逃離新玩家須要捨棄多大的希望,要下多大的決心

    我自己也是寫奇幻文學的業餘作家
    我是寫傳統那種惡有惡報的
    不過看到這篇,我覺得這才是人性,才是事實
  • 其實他也不單是寫出人性的黑暗面。
    像住持夫人的行動就也表現出了人性的善面,所以我覺得是善惡並存啦,也不用太過悲觀。
    只是這個故事給的結尾給出的是無能為力的無奈,所以才比較容易引大家往負面的方向去想吧。
    不過故事難得的還是能夠誘發人去思考,我認為讀完之後能讓人凝聚出一些想法的故事就是好故事。
    雖然我不是女生也沒孩子,不過我覺得把我放到故事裡的兩個媽媽的立場,我都很不容易去抉擇要怎麼做就是了。

    saturnshu 於 2016/06/09 23:4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