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跟之前翻過的那篇猿夢是類同概念的東西,建議看過猿夢之後再來看。

原文網址:
http://syarecowa.moo.jp/102/074.htm

 


叭哩叭哩


話說,我在前天做了一個恐怖的夢。想跟誰一起分享一下所以才決定寫在這邊,在留言板的過去LOG倉庫(指日本2ch網站)爬舊文的時候,發現和裡頭有一篇「猿夢」的故事內容非常相像。讀完那篇之後我本身相當吃驚,也猶豫了一下該不該把類似的故事給寫上來,但絕對不是抄襲也不是在編故事,請好好地閱讀。

我在學校裡頭。中學的學校,已經畢業了很久。
因為校內實在太過安靜的關係,我馬上注意到這是在作夢。
況且現在的我到中學學校也沒有事幹。
雖然有點詭異,但綠色的走廊和一走路就咿呀作響的教室卻令人懷念。
徘徊了一下,處在走廊一角的廁所映入眼簾。
「哈哈,真懷念。」
中學時代的我腸胃不好,上課中急急忙忙衝廁所的事情常常發生。
所以,這樣說很怪,但廁所於我是相當親近的存在。
「嘰」一聲打開門走進裡頭,還是一樣的骯髒。
我不知為何像被吸引一般走進了隔間。
一屁股坐到西式的馬桶上。
「為什麼,我要做這種事情呢……?」
然後終於發覺自己的行動有點異常。對啊,『為什麼我要在夢裡進到廁所的隔間裡頭呢?』
漸漸地恐怖感開始萌生。
「可怕……好可怕!為什麼我要進到廁所裡頭呢……!」
陷入輕微的驚慌狀態,不安地朝周圍探看。
然後從上衣的口袋裡聽見窸窸窣窣像有什麼東西在動的聲音。
想說那是什麼東西,拿出來一看,那只是不起眼的一張紙,皺巴巴的揉成一團。
打開來看,上頭有著像是我的筆跡留下來的文字。

『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

「叭哩叭哩……?」
不知道什麼意思。本來字就很醜的我,那裡寫的字更是比原來更醜,感覺像是慌慌張張寫下來的東西。
正感疑惑,頭上冒出個大問號的時候,最深處的那間隔間傳出了聲響。
「!!!」
嚇了一跳。我還以為沒有人在的說。聲音斷斷續續地持續著。
自然而然把耳朵湊向那一頭……

「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

我嚇到以為心臟要跳出來了。叭哩叭哩……紙上寫的是指這件事情啊。
不過這聲音是因為什麼原因發出來的我一點頭緒也沒有。能確定的只有:
這不是什麼輕快的聲音,而是感覺相當沉重的聲音。
我明明有股想要馬上逃跑的衝動,卻不知為何爬上了牆壁,偷窺傳出聲音的隔間。當然我很小心地注意不要發出任何聲響。
我看見了。因為是處於我隔間的隔壁、再隔壁的位置,所以沒有辦法一覽無遺,但是可以知道聲音是發自於人類的身上。那是個女孩子。黑頭髮。短髮西瓜皮。
對,就像大家印象中的「廁所裡的花子」一樣。
因為頭髮遮住看不清她在做什麼,那傢伙不知為何上下擺動著頭,同時又發出那陣「叭哩叭哩」的聲音。
我不知打哪生出一股不可思議,連自己都覺得驚訝的勇氣,將身子向上擠出隔間。
然後我就看到了。

少女正叭哩叭哩地啃著人類頭顱的頭蓋骨。
我失聲尖叫!已經顧不得形象了!要被殺了!
踹破門扉從隔間裡衝出去。一腳踩上男性用的馬桶,但已管不了那麼多了!
回頭一看,最裡頭的隔間門已經打開了一點點。
「不妙不妙不妙不妙!!!」
全力衝刺,一次跳三階、四階,從樓梯飛奔而下。轉眼間來到了一樓。
然後我見到異樣的光景。
鞋櫃前有少了一隻腳的少年、穿著和服的女孩子、還有其他像妖怪般令人不舒服的傢伙聚集成一群。不過他們只是很新鮮似地瞧著我,看來沒有敵意,不像是馬上會朝我襲擊過來的樣子。但我也沒有放心喘息的時間,立即奔向通往校園的門口。
第一道門上了鎖,打不開。第二和第三道門也是。
第四道門雖然也鎖住了,不過他上的是門閂?這只要稍微拉動一下就可以輕鬆解開。開了門之後,沒命死命地朝外飛奔而出。
「太好了!得救了!」
太好了,得救了……?突然覺得自己的話哪裡怪怪的。爲什麼只是跑到外頭而已,就說是得救了呢?
到這裡我終於想起來了。

「……我,曾經作過這個夢……」

對,我以前也夢過一次和這相同的夢。那個「叭哩叭哩」的紙條也是在之前的夢裡自己寫下來的東西吧。
出了那個門後,右手邊不遠處有個用籬笆隔成的簡陋小門。之前的夢就是在出了這個門的瞬間醒過來的。所以說,我是意識到已經接近終點了才脫口說出「得救了」的話來。就算有誰追了上來,我也有全力衝刺便不會被趕上的自信。
這麼盤算著,我朝門的方向看去。
說不出話了。
我之前通過的時候,那扇門是保持在打開的狀態。可是現在門卻緊閉著,而且還加上了一把大鎖。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的吧!別開玩笑了!」
我完全給忘了。最近的小學和中學都有些騷動事件發生,所以除了上下學的時間以外全部的門都是關上的。我之前作這個夢的時候還沒有這一條規則,所以門才會全天候開放。
我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仰天長嘆。然後,感覺到似乎有人正從廁所的窗戶瞧向這裡。
目光對上了叭哩叭哩。
我起了雞皮疙瘩,像是渾身毛孔都被打開一樣。背脊一陣惡寒,體溫急遽下降。
「不逃不行!不逃不行!不逃不行!」
總之我拔腿就跑,不離那傢伙遠點不行。接著我想起來了。
確實有個門是專供學生餐廳的車輛出入用的,那個門高度不高,應該可以爬得過去。
我拚了命朝那裡奔去。連回頭確認都不用,便可以知道叭哩叭哩正在後頭追著我跑。而且速度比我還要快。那勢頭感覺不到50公尺內就可以追上我了。
我已經幾乎失去所有知覺。只是全力跑著,看見門,然後動員全身的力量爬上門,最後像跌跤一樣身體摔出門外去。

「得救了,這次是真的。」
我是這樣覺得的。沒有任何根據,只是有種自己絕對已經得救了的安心感。
我的視線從外側轉回到學校的方向,為了確認自己和叭哩叭哩的距離到底縮短了多少。回頭的那一瞬間,我渾身寒毛直豎。
叭哩叭哩和我幾乎是零距離。眼睛和鼻子的前方就正對著那傢伙。兩手伸向我,保持著即將要往我頭蓋骨抓下的狀態凝結在半空。
然後那傢伙說了。

「我還打算這次一定要把你殺了的呢。」

然後我就醒過來了。
理所當然地全身被汗水溽濕,還有點輕微的暈眩。
醒來後我的第一個動作,是為了不忘記夢的內容而拿起筆記本想要紀錄下來。因為這個夢實在太嚇人了,準備以後要跟別人講。
不過我平常沒有什麼作筆記的習慣,一下子找不到筆記本。
好不容易在書櫃的深處找到一本老舊的筆記本,打開的瞬間,我無言了。

「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叭哩」

筆記本的最後一頁確實是這樣寫的。我因為極端的恐怖暫時動彈不得。
對第一次的夢幾乎已經沒有記憶,印象中似乎還蠻輕鬆就逃掉了。
第二次就像現在說的這樣。
可是第三次……光想想都覺得害怕。
老實說,下次再夢到那個夢的話我已經沒有信心能夠逃得掉。
假使今後在新聞上出現關於「在睡夢中猝死的人」的報導,那個人說不定就是我。
雖然我不希望它發生就是了。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毛控
  • 這故事是因為校園霸凌而產生精神分裂之類的情況嗎?
    我覺得看起來是如此
  • 呣,這我就不清楚惹(′.ω.‵)

    saturnshu 於 2013/05/30 00:11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