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自2ch洒落怖,原文網址:

http://syarecowa.moo.jp/9/507.htm

這篇真的很恐怖,真的!

--

《地獄的巴士》

這是發生在小學畢業旅行的事情。

我們搭著巴士一路前往目的地。

車位按照班級座位分派,隔壁的他因為情緒亢奮一路說個不停,

巴士之旅順利的進行…

 

然而,在搭上巴士大約一個小時過後,安川君安靜了下來,剛才的亢奮情緒像是裝的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暈車了嗎?」

我問他。

「嗯,好像有點暈。」

「要去跟老師說嗎?」

「不,不要緊,不用跟他說。」

「這樣啊,還有不舒服要說喔。」

「嗯。」

 

既然他都說了不要緊,也就沒再多做甚麼處置。

我也不想要因為他的暈車而把難得的畢業旅行的快樂氣氛給破壞掉,

便把他放在一邊和朋友高興地聊著天。

 

「老師,和田同學不太舒服。」

突然間後面的女生車位對老師提出了嘔吐警告。

但即使收到警告,老師能做的也只有說出「不要緊吧?」這種老調台詞還有把裝著嘔吐袋的嘔吐桶遞給他而已。


這對特技是「感染嘔吐」的我來說是非常危急的情況。

而且還有捲入隔壁的安川君引發「連鎖嘔吐」的非常情況的危險性。

 
可是,和田同學居然拚命忍住了暈車的難過!我好感動!

正想著危險警報解除的時候…


巴士如同預定順利行進,上到了高速公路。

高速公路沒有彎道和信號,暈車的情況不會進一步惡化。

我鬆了口氣,和朋友繼續沒營養的話題聊得天花亂墜,

就在此時,我隔壁的安川炸彈嚓一聲燃起了火花。

 
      「我想便便。
 

…不是暈車啊。他正全神貫注,與想要從括約肌束縛之中誕生墜地的「便便」孤獨地展開熱烈的戰鬥。

 
可是,即使被告知了那樣的事情,我也一點都幫不上忙。
巴士上當然沒有廁所,而且才剛上高速公路,下一個休息站還在很遙遠的前方。

「糟了,要告訴老師嗎?」

「不,不要說。」

他用像消失的蚊子般的聲音有氣無力地回答。


沒有錯,對小學生而言「大便」這種行為,是被列為跟伊斯蘭教徒吃豬肉一樣同等的禁忌。

可是看了他的樣子,我知道現在不是糾結那種事情的時候。


「這樣下去只會升級成『便便人』或是『烙賽人』而已啊!」

我想到這裡,便無顧他的阻止,告訴老師說「安川君說他想要大便」。

為了顧全他的名譽,我貼心的特意接近老師小小聲地在耳邊傳達。


然而老師並沒有發現我這一份貼心。用響遍巴士的聲音大聲地問出:

「安川君,可以忍耐嗎?還是快要出來了?」

安川君憤恨的眼光對著我直刺過來。

 

車內瞬間迎來了寂靜,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快要拉出來的安川君』身上。
老師移動到他的座位隔壁,隔壁的我移動到了老師的座位上。
 

「躲過爆炸中心了!讚啦!」

雖然不厚道但我當下的心境真的是這樣。


事到如今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只剩下祈禱了。

但如果祈求「請讓安川君能夠忍住大便」的話好像會觸怒神明所以還是算了。只能乖乖的在旁靜看事情自然發展。

 

我思考著,假使他說「已經忍耐不住了」,老師該怎麼辦才好?

幼年的我能想到的最佳解答只有『將巴士停下,在路邊大便』。除此以外也許還有其他方法沒想過,但一休和尚也會這樣回答吧。最佳的解答,我想當那一刻到來時老師也會這樣選擇的…

 

Time is come…那一刻終於到來。
當老師問「忍得住嗎?」時,他的頭橫向搖了搖。

 

Warning! Warning! 爆發倒數開始!乘務員請盡快避難!』腦海裡響起緊急警報。

但我們卻無處可逃。

 
我們就像追隨摩西的愚民一般等待老師的決斷。

從摩西的口中吐出了決斷的話語。

 

「安川君到最前面的位置去,前面位置的人都到後頭來坐!」

 

我們因為摩西的意外發言而愣住。光是移動座位能夠解決甚麼問題嗎?可是這個疑問因為摩西手上拿著的東西而在瞬間消失。

 

拿在摩西手上的東西…那是…

 

『桶子』。
 

對,就是那個當作『嘔吐桶』使用的桶子。

不愧是摩西,完全掌握了那個桶子的正確用法。

 

如同將海分開一般,摩西將『嘔吐桶』變成了『便便桶』。

 

在摩西的引導之下,民族大遷徙結束了。

 

可是事情不是這樣就結束,正相反,地獄才剛剛開始。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該說甚麼才好。

地獄降臨之際,眾人以最安靜的狀態迎來最糟糕的事態。


嗶噗!」
 

寂靜的車內揚起了撒旦誕生的聲響,惡魔之母的嗚咽驚響。
 

「噗嗶!噗叭叭叭叭叭叭!

      噗嚇!  嗶!  嗶嗶噗噗!

 

  噗嚇嚇嚇嚇嚇嚇─────嗶!」

那是只有撒旦才能發出的吼聲!

怒吼同時,來自地獄的臭氣蔓延車內!

 

瀧川君忍耐不住這種極限之下的狀況,開始發出笑聲!其他忍耐不住的人們也開始一起大笑!

 

噗噗嗶嘻嘻 哇──噗──哈哈噗嗶嗶哈噗哩噗哩噗哩哈哈!

 

    哇哈哈哈噗哩噗哩哈哈哈哈嗶嘻嘻噗嘻哈哈哈──哈哈哈噗」

 

撒旦的吼叫與臭氣與小羊們的笑聲,車內的地獄慘況又加深了一層。

 

首當其衝受瘴氣所害的,是暈車的和田同學。
賴以救命的嘔吐桶已經在巴士前方經由安川君的菊門煉金術轉職成便便桶。


忍耐不住的和田同學口中豪邁的噴出溶解液。

常言道前門有狼、後門有虎;如今『前門拉稀、後門嘔吐』的情況,恐怕古代中國的文人也沒考慮過吧。

 

車內的糞便惡臭與嘔吐惡臭混雜,拉稀的爆音與狂氣的爆笑漩渦之中,陸續出現哭了的女生與受影響開始嘔吐的傢伙。

 

「噗嘔耶噗噗嗶嘻嘻 哇~嗚~噗──哈哈噗嗶嗶哈噗哩噗哩噗哩哈哈!!

 

    哇哈哈哈噁耶哈哈嘔嘔哈噗哩哩哩哈哈哈 嘔
 

    噗哩噗哩哇哈哈哈嘔嘔喔耶耶 嗶噗 嘔喔呸哈哈哈哈哈噫

 

    哇哈哈哈噗哩噗哩哈嗚嗚哈哈嗶嘻嘻哈噗嗶嘔囉囉哈哈──哈哈哈噗嗚」

滿載著脫糞、嘔吐、嗚咽、爆笑、激臭的地獄巴士,絲毫沒有放慢速度,向著目的地前進。 

               ==終==

 

 

 

 

, , , , , ,
創作者介紹

RADIOFEET

saturn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